把我埋在你的体内

      ᳢明明上个世界还是呼风唤雨的皇帝,到了这个世界鲁苏就完全变成野人了。只见夜晚中的鲁苏怀抱着几团巨大树叶,用来遮挡身体取暖。

      倜角色变化得太快,一时让人目不转睛。

      뙷 荒野求生并不有趣。

      即便对于强大的鲁苏也是如此。

      电视机前的我们可以看到《荒野求生》中的贝爷极为浪漫地远足在无人小岛上,用自制的鱼叉和艰难生出的火͘苗求㑪生。

      夜晚돽看着美聞丽的星싟星,笑眯眯地同观众分享自己用陷阱捕获的猎物。

      详 쐼但是当鲁苏亲身体会到这一切之后,就会感觉到一切都要比那糟糕得多。

      坚硬而又不平整的地面,无数不⪰在的飞虫蜈蚣。

      以及即使是夜间也不间断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动物的、昆虫的绔。

      嘶吼捕猎的,狼狈逃窜的。

      这些声音有的来自附近,有的来自远处,它们混合在一起,像是一群嘈杂无比的蜜蜂同时涌入了鲁苏的耳☻朵里面。

      他的听觉能力又很强。

      基本上是小到昆虫扑砸扇翅膀,大到野兽威胁嚎叫,基本上都能听得见。

      这一种对意༠志力无比的折磨,有几次鲁苏都差点睡着了,突然从林间传来一声狼嚎,把他又弄醒了。

      当时媯气得鲁苏差点想要冲过去,给这只乱Ɏ叫的野兽放放血。

      理智阻止霕了他气急败坏的行为。

      夜晚的禁林比白天要恐怖得多、也复杂的多,因为不少黑暗生物都是昼伏夜出的,鲁苏没有办法判断嚎叫的究竟是一只狼,还是狼人。

      如果是狼人的话需要费点功夫,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是鲁苏担心自己就算解决了这一只狼人,也还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狼人是群居动物。

      只有老狼才会离开族群。

      要是他打完一只,又来一群就不好了。

      这样的战斗实在是太过于显眼了,鲁苏喜欢击倒别人的靶子,但是肯定不希望自己变成禁林里面明晃晃的一个大靶子。

      鲁苏裹了裹身上的叶子,然后躺在一片干娄燥的落叶堆上。

      秋天的落叶既干燥又暖和,如同一条用各色的叶片织成的毛毯,就뿮连背ﰰ部也被落叶堆托举得很舒服。

      他的头锆部枕在一块绿色的老树根之缎上。

      坡 和鲁苏之前看到的绿树是一个品ԓ种。

      밇它的树根不算发达,只是到达地下三䜭米就结束了。

      但体积却是异常的肥大。

      从质感上来多,树木的根系和树干都极为粗壮、富有弹性,但是却不影响生长。֪这是因为附హ近泥土所含的营餁养成分过于丰富,导致其合成的淀粉物质不由自主聚集在下面。

      如果鲁苏现在把它切割下뀴来,还可以当作口粮吃。

      和一般的植物不同,这岼颗怪异䧆的绿树的光合作用的主畉体是树皮。鵛

      当然用绿皮树当作口粮还是太浪费了,它茎叶的熬出来的汁可以用来解毒和止血,树心则可以用来充仑当许多魔药调配的材料。

      这个时间在哈利波特的世界里已经是夏天了。

      昼夜温差大。

      半夜的冷风微微䀕吹过,从树冠⅑上折下一片青叶飞到他的脸上。

      鲁苏丝毫不为쟡所动,眼睛闭得紧紧的。

      变异的身体让他并不觉눿得寒冷,甚至也很难察觉得到累ꡄ。

      鲁苏之所以给自己的盖上一层落叶,也只是为了更好的隐藏自己的而已,他可不希望自己半夜被某些生物偷袭而䡹突然醒来。륌

      不过幸好,被鲁苏杀死的猫熊余威还在。

      难得有大型生物廋走过附近,所以他度过了一个还算덜安逸的夜晚。槥

      第竻二天,天刚刚蒙蒙亮,鲁苏就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了。

      他先是看了一䐨眼面西北方向上多出来的一块,足足有半人大小的脚印,随后朝着周围空地上的新鲜空气深深吸了㽶一口。

      稍微修整了一番,ᕒ然后便离开了。

      天空上的太阳很快㄁就行走到了适合人类午餐的角度。

      쮳垂直而下的光线,被附近的树冠牢牢挡住,然ᦣ后在枝叶交错的缝隙中,显露出波光粼粼的焦散效果。

      这里的树木比之前的要少很多。

      这让他大为振奋,但是更让人高兴的事情还在后头。

      在鲁苏奋力劈砍出来的路途前面,有一道不大不小的小溪,水流很浅,几乎是就是泥潭上几缕清泉,乍一看和沙地上쯍偶然发现几个透明塑料袋子一样。

      但爚它是流动的。 먖

      有水流,很有可能就有集市。

      稳定的水源是人类文쏵明发展的重要依靠。룤

      虜 㭼 顺着水流继续往前走,他就能够看᭹到一个足足有4百公顷的天然湖。

      这条湖地貌较为复杂,不잼是单纯的深水湖。

      天然湖是一径个内凹的形状,里面贯穿着许多相互连接的岩土小岛。

      这里的水并不深,浅水岸附近떕就连大多数刚刚上的一年级的小巫师都能脚踏实地碰到,所燑以对于这些岛屿上的原住民来说,行走在这里根本不是问题。

      更别提这些原住民的身高比起䢍普通的人类要高上许多。

      湖⇇边上有一块部落,里面行走着许多的半人半马的生礼物。

      他们之中雄性不着寸缕,具有结实웻的肌肉和挺拔的上半身,喜欢将榆木或者白蜡木做成的弓箭背在身后,昂然挺立地在四周围寻视。

      只有其中的雌性会用荨麻纺成的布来来遮挡自己的朮关键位置。

      这些生巅物叫做半人䬩马。

      是魔法世界善于占ܽ星和됯射箭、治疗魔法的神奇生物。

      他们对ഞ于人类普遍不是很友好。在很久之前,魔法部簍想要将半人马归类于人类中的一员,但是被直截了当的拒绝了,因为比起做人,他们更愿意成为野兽。

      鲁苏第一次在电影中看到半覀人马,还是很久之前的《纳尼亚传奇》。

      那里面的半人马是几乎完全和人类一致智慧种族。

      武力、战争、智慧...

      还有趋同游猎民族的社会制度。

      鴋J·K罗琳的原著小说中将ʟ半人马描述得和《纳尼亚传奇》的差不多,并且额外赋予了他们高深莫测的预言能力,但是《哈利波特》的电影里面这些神奇生物却更加贴近为面貌古怪的原始人。

      鲁苏现在看到的正是电影展现的第二种。

      暴躁、隐蔽、原始...

      他们似乎以络腮胡子为荣,头发如同鬃毛一样,交缠编制在一起,几乎长成了콁一颗卷心菜。

      半人马的鼻子和眼睛很宽,有几分像马,但更多让人联想到历史课本上面的山顶洞人。

      雌性的半人马虽然具有衣物,但是裸露身体似乎仍然是她们慎的天性。不少年长衰老的且具有一定地位的⦅雌性半人马都丝毫不介䶦意将自己的身体裸露,她们甚至会光明正大地哺乳。

      那场面,啧啧啧...

      鲁苏曾经远얃远地看过一次。

      那是第一次他打从心⩃底,觉得自己的观察能力太好是Ʂ一个错误。

       值得一提的是,半人马的同样具有不错的感知能力,他们甚至能够感觉到树林里面来自其他生物的窥视目光。

      㷷鲁苏被他们发现过几次。

      在连续被弓箭驱赶之后,他才不得不远离了这个地方。 贤

      但是在之前探查的过程中,鲁苏已经打听到了有关救世主的消息踞。

      戴 一位雌性长老作出预言。

      “上天眷顾的塔吉会一个月后퉅飘落到群星闪耀之地。”

      塔吉在半人马的文化中有希望之星的意思。

      电影里的半人马也讲英文。

      不过鲁苏虽然熟练掌握了十几种外语,但是对于半人马文化中的代称还是不太清楚的,幸好部落里面也ꀄ有不学无术的半人马,帮鲁苏问出了他想要了解的问题。

      上面那段话可以鲁莽翻译为:

      “大难不死的男孩还有一个月就会来霍格沃茨上学了。”Ꙣ

      “一个月?”

      他喃喃自语地看着四周围的树林草窝,心中莫名沮丧。

      脚下不远处的草丛里面住着几只蟾蜍和一堆蚯蚓,甲虫在树皮上嬤一刻不停地鸣叫。

      附近水沟里面漂浮着几坨不知名动物的排泄物,同时还有一只黄鼠狼竟能够无视一切趴在旁边喝水。

      这里到处녒都是昆虫博物馆,和复杂旺盛的食物链。

      雄赳赳的野生鹰头鸡闪电似的从草地里面捉起来一条蚯蚓吃掉了,不久它又啄死一只蟾蜍。

      鹰头鸡屁股上的尾巴十分显眼,以至于黄鼠狼不怀好意地跟在后面。

      “我还要在这里呆上一个月的时间﭂。”看着四周围的一切,鲁苏觉得头痛,但是不得不忍受。

      毕竟这是为了能让自己在魔法世界收获好处的前期条件,鲁苏主观上还是愿意接受现有的不舒适的。

      都是为了将来!

      鲁苏心里给自己打气!쥫

      “最好自己能够拿到霍格沃茨的魔药,电影里面的不少魔药都能活死人肉白骨。”

      “当然,如果能学到魔法就更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