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跑车多少钱

      “21舷世纪初期,仇恨和争斗逐渐减少,大自然正慢慢恢复她美丽的容貌,这个星球上所有生物的愿望——和平,似乎终于逐渐降临了……”

      这句台词李奥쑄曾퓺经听过很多遍,乃是《迪迦奥特曼》第一集开头的背景介绍。 흄

      꺱而原主留在他脑中零碎的记먅忆碎片表明쾀,此言非虚。

      彞 但,李釭奥一路过来,他发现所谓的‘逐渐降临的和平’仅仅能够形容国际形势而已,具体到一座城、一条街、一群人身上时,争斗与恶意却从未有盥过停息的痕迹。 赭

      兴许是他对地形不熟悉而走了许多弯路的原因,在阴暗的、偏僻的小路和角落里,他见到了强往奸、抢劫、互殴、家暴以及三角感情的修罗场……

      对于直接的暴力,能阻止的他岈都阻止了。毕竟没看见也就罢了,既然不巧的撞上了,有能力解决事情的他,没有不管的道理。

      但另有一些光靠拳头解决不了的事情賶,他也没有办法。偶尔有那么一两秒他会多愁善感地去思考到底怎样的恶意才会催生出种种无端残忍的行为……

      就比如他误入的这个公园中,为什么会有人拿着棒球棍或者钢管这种东西,去殴打一个睡在长椅上的流浪汉,嘴巴里还涌出开心得諔不得了的笑声。

      李奥记得哐自己在某部日漫里看过这样的剧情,虽然他已经记不起那部番剧的名字了,但吵翻天的评论区却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关于“街溜子打死流浪汉到底对不对”这件事。

      明天就要工作的流浪汉在虐待下的悲惨模样引起了许多人的同情,他们纷纷怒斥那几个施暴者。

      与之相对的,则认为流浪汉是社会中的不稳定因素,长时㧅间在一处逗留很容易摸清앬周됔边居民的信息,极有可能在某些情况下发生犯罪行为。

      再加上,那些施暴者打人的时候也说过:

      “让你整天盯着我家弟弟”

      “每天在门口徘徊真的很恶心人啊”쐎

      “简直是社会里的湿垃圾啊!”

      ……之类的话。

      所以他们认为,施暴者虽然手段狠辣了些,但动机是好的,起码不该像评论区说的‘直接枪毙’那样严重。

      הּ李奥记得当时自己是很纠结的,从观影情感上✹来讲他是憎恶那些施暴者的,可他自身也曾暴打过闯入自己家中的␼流덣浪汉⍲——那时候他还是初中生且只有一个人在家。

      那迨时候他认真地看了许多人的軖观点,却始펶终没有找到心中的答案。

      “没想到会真的遇上这种情况。”

      此时此刻,他已经不再为此먎纠结,这不是说ꋯ他找到了答案,只是想要凭着感觉去做。

      长椅旁,三个十八九岁模样的青年嬉笑着将伤痕▌累累地流浪汉,从长椅下方拖了出来,㏽接着一边说車着不堪入耳的话语,一边高举手中的棍棒狠狠地落在后者身上。

      那破官烂衣物包裹着的身躯卵随之颤抖,两只忬手猟抱着脑袋,连求餉饶哭喊声都变得模쭪糊不清。

      “停手吧。畝”

      忽地,身后响起一道声音。

      쏾 “哈?”三个青年循声而去。

      便见一个雄壮挺拔的男人慢跑过来,趁着公䡑园微弱灯光,还能看到这个男人浑身冒着热气,锁骨上的汗珠在光线下晶莹剔透,坚实的肌肉膨胀凝实,仿若呼吸一般。

      他整个人就好像徐徐靠近的猛兽一般,体格ᜐ与气势上的差距让他们心底充满了强烈的压迫感。

      一滴汗水从黑崎段眉眼处流下,作为三人中的老大,他自然不会承认这是冷汗。

      想着着肯定是殴打流浪汉时体力消耗而致,便眼睛一瞪:“你这混蛋是在跟我说话吗?”

      李奥的目光落在蜷缩着的流浪汉身上:“你们继续的话,他就要死了。”

      “哈哈哈!你脑子有问题吧?”黑崎段用余光鄙夷地瞥了眼地上的流浪汉,旋即看向李奥,“这种事情我们当然知道了,倒不如说㑂我们今天的目的就是为社会清理垃圾!”

      “别觉得身上多二两肉就能自以为是啊混蛋!我们黑崎组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另一个手持棒球棍的青斎年语焙气嚣张。

      铉 “社会垃圾啊……”李奥走到他们面前三米处,“你们这么엲判断的依据是什么?因为他不事生产还影响市容吗?”

      ꄫ “还用说吗?标准溊当然是老子的心情啊!”黑崎挥舞着手里的高尔夫球棍,扯着脸皮大笑着说道。

      说完,他忽ᵫ然发现李奥正盯着他看。

      ﭽ那灼灼目光让他心里发虚:“你、你看什么?!”

      他发现自己竟然结巴了一下,还当着小弟캎们的面……顿时是恼羞成怒

      댶正馂当他再想说点什么挽回颜面的时候,李奥忽然开口道:

      “你的卫衣和长裤都价值不菲,尤其是你脚上的那双鞋,我家里也有同款的,价格似乎在28万左右。”

      黑崎段不㋼明所以,骂道栙:“你个白痴在说些什么屁话?我的衣服怎么样跟眼前的事情有关系吗?还是说你頻想通过阿谀奉承让我放过你?” 

      李奥无视了他的话,继续说道:“这说明你并没有经济方面的困扰。而你这两件衣服上的袖口헍和小腿部分有不少脏污,但其他地方却整洁一新,包括你的鞋带삂也系的非常整齐漂亮。

      偷 再加上你嘴边的油污,说明污浊是你的本质,身上的整洁都是别人功劳;虽说你的衣着都不便宜,但也没有到达能够雇佣到……能帮你系鞋带的家政或㧮者保姆的条件。

      所以我推陜测,你今天起的挺晚,最后还是父母把婰你叫起来的,然后穿上妈妈昨天洗好熨好的衣服。

      接着在她躮的恳求下随便吃了点早餐,出门的时候换上了父母出钱买的新鞋柝子,兴奋的你只想快点向身边的这两位朋友炫耀,潦草的系了鞋带。

      但妈妈觉得不好,最后在你恼火的抱怨声中,她给你鞋带给你系成੾了这样的蝴蝶结……我想在你出门的时候,㠞她一定说了‘早点回来’之类的话……”

      “你到底是什么人?!”ℌ黑崎段惊怒交加,同时心底还浮现一禑丝恐惧,“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ﱷ说你也是‘偷窥组’的人!你在我家按了摄像头!”

      李奥继续无视他,自顾自地说댨:“可怜的늊女人啊……她可能永远也想不到自家的儿子,正穿着她亲手清洗熨烫的衣物,在残忍的夺走一个无辜的生命吧,并且……”

      他的目光定格在黑崎段的肩膀上,在旁人看不到的世界悥里,那里正趴着一个七窍流血的女人,这个女人身上还长着一个婴儿脑袋。

      “你又在看什么?!”眼见李奥的目光跨越了自己的肩膀,⦯那里分明空无一物。可冥冥之中,他总觉蚑得李奥的眼睛的确看到了什么东西。

      “你不觉得愧疚吗?”

      “愧疚?如果傇你的目的是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我会让我心爱的球棒好好照顾你那张狗嘴的!”李奥的无视让他怒火中烧。

      这次,李奥总算正面回应了他:“我看你也有20岁了吧,你妈到现在还能给你系鞋带,显然是很爱你的;难道你在辜负她的期望和啃老的时候就一点练都不䚒愧疚吗?”

      薉 “真是可笑!我为什么要愧疚?他们生我下来本就该挣钱养活我!没本⍬事的老家伙䐮们只能把我쨙生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家庭,本来就是他们的过错! 鏘

      还整天跟我说什么衣食无忧就好了,都是些懦弱的屁话!照顾的再好有什么用?现在不给我搞来大把的钱,等他们老了,还怎么保证我的生活水准?”

      李奥拍手鼓掌:“你对家庭的想法观点我大概明白了。那么惠子呢?你和你的朋友杀了她之后,是什么心情呢?是爱上杀人的感觉了吗?所以今天才会试图取走一个流浪汉的性命?”

      此言一出,黑崎段三人登时脸色大变。

      从惊愕到害怕再到愤怒䩶,最后黑崎段쇒却阴狠地笑了:“你连这事也知道?”

      李奥抬了抬下巴指向黑崎段肩膀:“这事是惠子母女俩亲퍼口告礌诉我的。”

      三人闻言登时汗毛倒竖,那两个小弟当即怪叫一声ꙥ远离了黑崎段。

      “惠子说的?简直鬼话菳连篇!”黑崎吼道,但他其实也动摇了,毕竟惠子怀孕的事情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就连身边恲两个小弟也不清鏘楚。

      “可、可……”一个小弟结巴道。

      “可什么可!今天绝不能让他走了,否则咱们都得完蛋!”

      李䕸奥道:“哦?你要杀了我?”

      “你真觉得自己说出那样的话后,还能活着离开?”

      “这个……我保密好不好,而且我要쌔跑的话,你们也拦不住。”

      “呵呵,现在知道怕了?跑的了和尚跑不蓰了庙,你想报警的话总得去警局吧!”

      “跑了你们也要追杀我?”

      “当然!”

      “你们又不认识我。”

      樭 “你是觉得的你的特征还不够明显吗?”

      “你去自首好不好?”

      篹“梦话还是睡着了再说吧!放心,你那么尊敬母亲这个群体,我肯定会让你놹妈跟你一块下地狱的!如果她长得不错的话,说不定还能给你带下去一个弟弟妹妹呢!”

      “你真的不愿意去自首?”

      “废讠……”

      “砰!”

      枪声传入众人耳朵的时候,子弹已经在黑崎段脑门绽放出一朵朵血花。

      㺭 昙花一现,血液落地,黑崎段瞳孔发散的同时重重摔在地上,红色的血泊自他脑后蔓延,在黄色的灯光下却显得有些刺眼。

      原主心声:“惠子姐消失了那么久,居然是被黑崎这家伙杀了,只是被警察抓走坐几年牢的话也太便ꡤ宜他了,真希望有超级英雄啥的弄死他。”

      【你弥补了委托人的一个遗憾,获得“恒定智能手机”、“士兵强化药剂2”】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