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紧身裙女教师大乔未久

      上午9点,西郊某商务街。

      看着眼前的龙江豪客来上门家电维修公司几个字,林尘黑着脸反复䤰看了好几遍手⺻机上的地址,扯了扯嘴角,“这Ὣ个西郊执行者小队报道处伪装也太扯了吧。”

      还豪客来?!

      但一㭚想到整个龙江总部伪装的那⁡德行,好像这什么家电维修好像还能接受。

      罪“林哥,是这儿没错了吧。”跟在一边的罗胖也满脸蛋疼地问道。

      “是这儿了,算了,别纠结这名字了,赶紧进去报道吧。”林尘想着,最好报道完,ᝆ给辅完拖欠的飯信纸和血雨衣,最好老死不相往来,编外也挺好的。

      㺓 一想到这,浑身轻松的林尘敲了敲门。

      一阵好听的女声从门后传来,“请进。”

      门后是一间不大的客厅,两张深色沙发并排着摆在窗口处,一张类似公司前台的桌子摆在最中间,四处贴着鹅黄色的墙纸,整艫体呈现出暖色调。

      べ“你好,请问是有什么电器需要维ᙃ修吗?”询⺁问的是一位坐在桌子后的ᶞ女孩,㭠看起来很年⠞轻,不超过三十岁,化着淡妆,偏深棕色的卷发,五官精致ɛ,肤色不算鑧太白,整体还算很耐䳌看的女孩。

      錊 “你好,我是林尘,他是罗胖,都독是来报道的新人,呃,这是徽章。”说着,林尘伸手将两枚徽章递给了女孩。

      女孩接过徽章后묃,飞速扫了一眼还给了林尘,语气微不好地回廧道:“你们叫吴文就行,队长就在隔壁1号办公室内,你们直棐接进去找他就行。”

      “好薇,呃鏡,我感觉你语气有点奇怪,怎么了?”林尘敏锐地察觉到,女孩似乎对俋他偐们来报道并不是很开心。

      “没什么,”吴文顿了顿,说道,“只是希望你们헎不要逞能,灵异世界比你靼想象的还要危险。”

      罗胖听到这职业病发作,还想继㭩续问什么,被林尘强行ĝ拉了过去,“谢谢你的劝告,我们会量力而行的。”

      听到这,吴文明显开心Ԏ了点,微微点了点头便接着伏案看文件了。

      走到过道后的罗胖才忍不住低声问了一句,“林哥,你是不是想到了什꿾么?”

      林尘头也不回说道,“那天在嵘现场的时候,你没仔细听吗?牺牲的小肍队队长也性吴,”说딾到这,篰林尘不禁微微叹了口气,“灵异世界可不是书上看着那么简单的,鬼怪可没你想的那么弱智。”

      罗胖跟嗷在林尘后面,默默没有说话。ᕃ

      ……

      “哦,你两就是今天新来的执行者ă吧?”坐在桌子另一边的邓姚挑了挑眉,问道。

      “是的,呃,怎么称呼?”

      玫“邓姚,叫我邓队就行,”邓姚笑着伸出了手,看得出,裹在身上的西装明显隆起,到处都是肌肉的线条,林尘目测了一下,邓队的臂围起码有他两倍粗。

      好家伙,这家伙是吃蛋白粉长大的吧。林尘暗自腹诽了两句,笑呵呵伸手跟邓姚握了握手。

      嘶~

      林尘表情痛的一阵扭曲,这家伙在和他比手劲?!要脸吗?

      “啊哈,”邓姚眼瞅着林尘额头青筋都要暴起了,榣笑了声放开了手,“还不错鋲,小子,力量还行齂,多练练。”

      “呵呵,我可谢谢您,ꤝ的指点。”林尘倒吸了好几口凉气说道。

      “哈,东西都在那边桌子上,不过,你还不能斟拿,因为你两还不是我ዀ小队正式成员,”৏邓姚说着从柜子里抽出一份文件仍在桌上,“这里面是一份餏最新的灵异事件,只有你们两解决了,才能正式入职小队。”

      “嘶,”林尘听着一阵牙疼,“我能不嘕做吗?我还只웕是个编外的。”

      “可以啊。”

      “哈?还真的可以?”林尘褀一脸惊喜。

      邓姚笑容更浓了,像是在自言自语道,“后໙果只不过是因为非法持有枪支被判刑几十年而已罢了。”

      我就知道给我们分配枪支没安什么好心!林尘内心早就把陈川骂了个狗血淋头。

      “好吧,我接受ꅞ这ऻ个任务。”林尘伸手准备拿起文件。

      “哦对,你们现在䗽是两个人是吧,这样的,任何除灵小队最起码抯需要三个人,正好,再给你配一个观测员,负责记录你们除䷙灵表现。”

      躰驁 “怎ⳏ么样,给你个小特权,礐你来挑谁来给你当观测员,这是我们这춭空的队员,”说着,邓姚把一张表格递给了林尘。

      卌 结果林尘嘴角一阵上扬,看都没庅看表格,咧着嘴笑道,“邓队,不用看了,我想好是谁了。”

      “谁?”

      ᥟ “嘿嘿,陈川。”

      ……

      夜晚11点,龙江市风华区,快活꽾林酒吧门口。 齅

      “喂,啊哈哈哈,是我啊,老胡!”一个浑身酒气慞的年轻男人衣衫不整地背靠在路灯旁,红着脸,醉醺醺地打着电话,“害,没事,咱们夜还长!换个地方咱,咱接着喝!”

      震耳欲聋的夜店舞曲Ⰿ从大门处时不时飘出来,整条街道笼罩在一片粉色的快乐气氛里,五ᛩ颜六色的霓虹灯甚至把这里彻底装饰成了真正不夜城。

      “喂!哎!哎!我听不清!”男人掏了掏耳朵,眼睛都赚有点睁不开了,他醉的太厉害了,恍惚间,他看到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向他驶来。녖

      “哎!我不说了!我打的车来了!说好了!不䘟醉不归!嘿嘿!啥?屁!我醉个屁!等着我来!我先自罚三杯!”男人说着随意将手机揣进兜里便上了停在一旁的黑色轿车。

      “喂鉢,司机,嗝,走吧。”男人连安全带都没系,说䶐完就就斜靠在后座上,头微微后仰,没几秒,竟然开始打起了酒酣。

      ؖ ꙵ男人甚췦至都没察觉到,当他开了车门那一刻,车里竟然都没亮起小灯,就好像,司机不愿意让人看到他模样쾹的样子。

      黑色轿车毫无生气地启动了,平稳地向前驶去,奇怪的是,周围的车似麐乎都没发现这辆车,只是当黑色的车影从轿车中穿过时,那些车里的人突然感受到一股难以描述的凉意。

      不知道过了贼多久,男人总算醒了过来,他醉着眼,仔细分辨了一下,自己竟然还뀸在车里。诡异的是他根本看不清外面,车窗黑的如同最纯粹的夜晚一样,甚至连男人脸庞倒影⠾都没有。

      男人看了一眼ᭁ时间,现在竟然已经凌晨两点了,他怒了!

      这个司机一定在绕远路錥!

      ѹ“喂!你怎么搞得!”男人高声骂道,“会开车吗?!绕你TM的远路!”

      司机没有说话,仍然ਾ安静地开着车。

      “喂!我跟你说话呢!”见司䛴机毫无动静,男人随手就抓起手机猛地楖往司机头上就砸了下去。

      嘭!

      车停了。

      司机熟练地挂上空挡,拉上手刹,拔訖下钥匙,缓缓转过头看着男人,声音沙ቋ哑地问道䭹,“你为什么打我?”

      “啊ꠞ?我TM就打你……了,”男人盯着司机,突然酒醒了一大械半,原本还算红润的脸庞猛地变得苍白无血,颤抖的嘴唇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黑色的眼瞳中清晰地倒影出了司机ᓜ的模样。

      蒯 茗一张爬满蛆虫的焦黑脸皮。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