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烟花的视频平台

      公元1279年,宋朝灭亡,已经六十多岁的李平陆背负双手,缓缓走进元大都,走向忽必烈的皇宫,他要最后为大宋做一件事情。

      道旁数万蒙古精兵严阵以待,如临大敌,这并非他们胆怯或是如何,而是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只要他愿意,这几万最精锐的蒙古怯薛军根本无法阻挡,甚至要付出性命。

      李平陆的内心并不如他外表那般平静,这些年来,自己做了那么多事,到头来还是无法挽回大宋的灭亡,不过自己这一生倒还算对得起良心,想起自己初入江湖,邂逅珠儿的情形,他苍老而清癯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一抹笑容。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李平陆还只是一个懵懂少年,为了追寻属于自己的剑道,也为了完成为国效力的心愿,他身穿粗布衣裳,腰挎一把木剑,便毅然踏上了征程。

      当他走得双脚起泡,到了双熊县的时候,遇到了人生的第一场战斗,并在这里遇上属于自己的真命天女。

      李平陆走了一天路,哪怕他身为准一流高手,也是疲累不堪,当下急需找一家酒店吃饭。

      他乡下人进城,两眼一抹黑,身上又只有半两白银,只能找最朴素的饭馆,看着那些装潢精美的店家,只得望洋兴叹。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正大呼小叫,追着一个绝美少女。

      那绝美少女倒是腿脚利索,大汉身体肥胖,一时之间竟追她不上。

      “喂,臭丫头,你再不站住,休怪我无情了。”

      绝美少女听到他威胁,忍不住回头一看,这一看,就倒了大霉,但某些人就走上了桃花运。

      “啊!”

      绝美少女感到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一张洁白无瑕的花容,眼看就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李平陆嘴角抽动,自己也太倒霉了,正站在一家酒店面前,犹豫要不要进去,这妮子居然踩了自己的脚,虽然不重,但还是很疼。

      但见死不救,非侠义道本色,李平陆一个猛虎扑食,已从背后搂住少女,随后一个潇洒的空中转身,后背着地。

      他背部肌肉一阵弹抖,整个人已身在半空,飘然落地。

      怀中少女痴痴的望着李平陆,只觉从未见过如此眉清目秀的男子,一颗芳心噗噗直跳,如小鹿乱撞。

      李平陆淡然一笑,做出个自以为很帅气的撩发动作,正要说话。

      “啪!”他脸上挨了一记重重的巴掌!

      李平陆转头一看,那个满脸横肉的大汉站在自己面前,嘿嘿冷笑道:“臭小子,你倒会英雄救美,这丫头得罪了老子,要和老子回去。”

      李平陆面带询问的望着少女,少女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狠狠摇了摇头。

      李平陆心下了然,定是这大汉贪图她的美色,随便找个由头来追杀她。

      想到这里,他打量了大汉几眼,果然不像个好东西,一对眼球只是盯着少女曼妙身姿,上下乱转。

      李平陆冷哼一声,他平生见不得别人欺负弱小,此时初出江湖正是年轻气盛,且不说打脸之恨,就算不被打脸,他也万不会坐视不理。

      “你放了这个姑娘,我饶你不死。”

      大汉闻言一怔,然后哈哈大笑,半晌才言道:“小子,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这一条街都在老子的阴影之下求生存。”

      李平陆嘿嘿冷笑,不再说话,只是慢慢拔出了插在裤腰的木剑,做出个开山迎客姿势。

      天下高手五等:顶级高手、一流、二流、三流、普通高手。

      李平陆年纪虽轻,却已是当世准一流高手!距真正的一流只有一步之遥!

      区区恶霸,自不会被他放在眼里。

      那恶霸冷冷看着李平陆拔剑,心中不屑,这把破玩意,还能杀人吗?

      “小子,你要么拿剑杀了老子,要么从老子裤裆底下钻过去,我可以饶你不死。”

      李平陆陆没有说话,他用实际行动回答了恶霸,只见木剑已透入大汉腹部,直没至柄。

      大汉眼珠都快要暴出来,狠狠瞪着李平陆,嘴里满是鲜血,不断滴在自己的胸口。

      李平陆拔出木剑的同时,踢开大汉,在他身上仔细蹭干净木剑,这是爷爷亲手削制,以供自己练剑,可是自己的心爱之物。

      少女已吓得晕了过去,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面善的公子,竟会在言语间拔剑杀人。

      李平陆摇动她的肩膀,只觉触手温软,忍不住心中一荡。

      她只是不醒,李平陆无奈,只得将其背在身上,他不放心将一个昏迷少女丢下不管。

      突然,道旁涌出五十名官兵,将李平陆团团围住。

      原来这恶霸的手下远远看见李平陆和恶霸对峙,偷偷去告知了官兵。

      恶霸能横行乡里,鱼肉百姓,自然不是那么简单,这带兵的军官是他的小舅子,听说姐夫和人发生冲突,忙不迭地前来助威。

      李平陆低声下气说明事情原委,只盼这军官能明白是非曲直,不要和自己为难。

      哪成想这军官却冷笑道:“你,杀了本官的姐夫,必死无疑,这小女子倒生得美丽,可给我做一房小妾,哇哈哈哈。”

      李平陆闻言,气得额头爆出青筋,他不是为了自己,谅这区区五十官兵也奈何不了自己,只是这颠倒黑白,见色忘义的行径却让他忍无可忍。

      以他今日之功力,镇江剑法使将出来,二三百官兵也不够杀的,别说这区区五十人。

      但他此番出门是为了投军保国,不愿多生事端,也就强行压下了杀心。

      李平陆的祖上乃是当日单人独船去救项羽的乌江亭长,名为李真。

      项羽一生未尝败绩,又伤心八千子弟兵之死,已是心灰意冷,丧失了斗志,从最强顶级高手,跌落到准顶级高手。

      他为了报答李真的深情厚谊,将乌骓马和自己的内功心法霸王心经悉数交付,其中另有一个天大的好处。

      李真本人也是当世剑法第一,有一套镇江剑法、掌法、轻功流传下来。

      李平陆仗着家传剑法,突破了敌人的包围,但他定力有限,终究还是不小心宰了一个官兵,当下脚底抹油夺路而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