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女?春护士爱情电影院

      新的一天到来。

      典韦睡了一个好觉,早早起床,按部就班开始新的一﨡天。

      굦 当!

      当!᰸

      黄金骰子在地氝上停下,结果是3点。

      “开始蓄力……”

      “蓄力0.01%,0.02%……”

      㩟 典韦伸个懒腰,骑上毛驴,一如往常前往穃苍桐镇,嵹先是来到卖早点的摊位硩吃早饭。

      돸不多时,来吃쵠早点的人多了。

      “昨晚上,永宁坊那边失火了,烧了半条街。”

      朾“是啊骰,我听说有两个帮派火拼ȋ,为了抢地盘。”

      ﬛ “对,一个是黑虎帮,另一个是铁手帮,火拼得挺厉害,似ꅁ乎死䁃人了。”

      “我听说死了六஄个……”

      议论纷纷的,典韦听得皱了皱眉,他对苍桐镇已经有了很多了解。

      这个镇子,居然真的没有官府衙门的存在。

      没错,这里就是一个无法之地。

      惠镇子上,王、宋、郑、鲁四大教头,强大绝伦,宛若四座大山压在百姓的ᕏ头顶,但他们并不直接统治苍桐镇。

      四大教Ą头㟄教斶导出来的徒弟,凭Ⰻ个人实力拉拢人员建立帮派,划分地盘,收保护费。

      谁的地盘大,谁的势力就大。

      如此一来,抢地盘便成为各大䤔帮派的日常。

      有趣的是,四大教头从来不干涉帮派之间的火拼ꦽ,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谁的本事大谁当老㜶大。

      乍一看,苍桐镇帮派林立,似乎是乱糟糟的。

      但事实却是,几个较大的帮派,彼此间势力稳固,不会随意开战,大多数百姓廤的生活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上层势力뛷,基本固化。璻

      敢打敢拼的,基本上是那些小帮派,或者新鯧组建不久的帮派,他们为ୀ了一条街,夭或者一个摊位的保护费,斗得你死我活的,只是寻常事。

      ⩛典韦不是第一次听到帮派火拼,与他无关,他不是镇子上的人,不会卷入其中。

      住在乡䞻野间,没有那么多的麻烦。

      当然,苍桐镇附近最肥沃的土地,你也分不到。俩

      像典韦所在的二道村,山谷的土壤相먘对贫瘠许多,种出的庄稼自然不会长得太好,收成不到沃土的一半。

      而且,住在穷乡僻ី野,安全也是一大问⒳题᝟。

      吃好早饭,典韦直接来到郑府。

      正在热身之际,一个侍女姐姐跑了过来缝,叫道:“那个典韦,郑老叫你过去。”

       典韦怔了昣下。

      郑老头这人平时非常懒散,除开指点几个修为高的学徒,平时根本不会理睬其他人。

      像典韦这样还处在练习基本功阶段的学徒,郑老头甩手交给孙山来教导,他自己懒得쥨多看一眼。

      典韦很是狐疑。

      无缘无故的,郑老头找我干什么。

      典韦不由得想起另一件事,土턬地公拜嶤托他带一句话给郑茂,他到现在都没有说。 騹 ⲱ 不说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能看到“阴神”,这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也就是说,他楧可能是一个异类。

      这䳽点,如果暴露了,可能引发不可想象的后果裂。

      万一,有人把他当퀮成小白鼠抓去研究呢。

      总之,典韦不想让人知道他可以看到阴神,装作平凡是最稳妥的生存之道。

      ꠝ“姐姐,郑老找我什么事?”典韦连忙问道。

      “我哪知道,你自己问吧。”侍女转身去了,不知是不想说,还是真的不知道。

      菽典韦擦了擦汗,整理一下ᶱ身上的粗布麻衣,这才来到堂屋里。

      想放眼一看,发现郑䫰老头正在会客죒。 鉜

      客人是中年男人,身穿一袭简单的儒袍,文绉绉的,温文尔雅,似乎是一个读书人。

      典韦走上前,施礼道:“郑老,弟子来了。”

      郑老头转过头看他,笑道:“典韦,你识字对不对,字写得怎么样?”

      问我书法?

      典᭜韦有些犯难,这个世界使用的全是古文,能勉强认出来就不错䵵了,哪里会写。

      回道:“一般般吧,很多놐字我还不会写。”

      䲠 郑老头听后,转头看了뉩眼中年男人,后者笑道:“没关系,不会写可以练,我可以教他。”

      旽 郑老齅点点头,冲典韦道:“这位是我的朋友,姓秦名明,人称秦先生,他身边缺一个书童,我想安排你去,有钱赚的,怎么样?”

      蔡 턗典韦不想给人做什么书낙童,连道:“弟子一心练武,而且住在乡ﯷ下,恐怕不太方便。”

      ➉ 玘“你放心썅,不会耽误礏你练武的。”

      秦先生温吞一笑,“你每天申时到我的府뎃上,管你晚饭,如果你想留下过夜,也可包吃包住。此外,每个月再给你二两银子,怎么样?”

      典韦一听,条件相当不错〳嘛,不禁䑀讶异的问道:눹“具体做什么?”

      秦先饗生:“我双⌤手不太方便,需要人帮我写信,誊抄书文之类的。”

      典韦看了眼秦先生的手,这一看,他居然没有找到秦先生的手在哪里。 뽰

      仔细摅一瞧,典韦心头一惊。

      쥧 秦先生的两条长꒳袖里,空空荡荡,居然是双臂残缺!

      典韦心头迅速明了,点头道:“弟子愿意。”

      “很好,今晚你就过来吧。”秦先生相当满意的样子,Ὂ留下了地址。

      典韦记下了,之后便回到院子里练功。

      ḩ “典韦师弟,那位客人是谁,为什么叫你过去?”孙山几个人凑了过来,满脸好奇道。

      典韦说了。

      没提二两银子,也没提包吃包住的事。

      但没想到,大家都不认识这位秦先生,甚甐至没有人听说过他。

      䂹“我也会写字啊,郑老暦怎么没找我?”一个青年闻言,有些酸溜溜的道。䨢

      “可能是你长得丑哲吧。”孙山牾奚落了句,逗得众人哄롖堂大笑。

      大家很快对这件事失去꯱了兴趣,各自练武。

      멪到了申时。廜 禇

      典韦循着地址来到了一座大院前,抬头看了眼大门上。

      “秦府”二字格褕外醒目。

      典韦敲门。

      不久,大门开了。

      门房ᆢ是一个壮汉,左脸颊上有一块大黑痣萹,齬一릺只眼睛惨白无神,似乎是瞎了。

      典韦自报家门。

      “原来你就是先生的书童,快请进。”门房脸上浮现笑容,放典韦进门。

      典韦进门放眼一扫,这才发现这座秦府很大,青石铺地,ꄭ楼阁重重,回廊道道,水榭歌台,雕梁画栋,俨然是一座豪宅。

      “不比郑府差。”

      典韦猜测,秦先生的身份非同一般,能做郑老饞头㿱的朋友涜,这本身就不简单。

      一路来到书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