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男女下载最新版

      玤弓凯歌还不知道他已被“师妹”视用为一只ݑ需要被打丌发的“苍蝇”,䃯只知道“师妹”쬣对自己的剑法很感兴턩趣,并且还善解人意地提出让师弟门一起入院,让自己有机会婯在师弟们쥍面前长脸。灌

      ꊥ 他心中喜悦,连声道,“好好好,我这就去将他们一起叫来。”

      良童才便去了后院,等了片刻,ᬈ就见팸弓凯歌带着几位外门弟子进来。

      那几位外门弟子看见良才,一个䐳个失神落魄、连吞口水。

      ꋊ 良才暗自好笑,这些人是没见过美女还是咋地?想牢想自己当初见到苏冷晴,不过是有些惊艳罢了。

      没见识!

      弓凯歌对良才一抱拳,“冷师妹,为兄献丑了。”

      他旋即拔出腰间长剑,一招一式演练起来。

      只见他身若蛟龙좴,矫健敏捷,宝剑挥舞之际,仿佛有风雷쐳相伴,空气中时不时传⩇来一阵尖利的破空声。

      几位师弟也是头一次看到这等剑术,햻都摒住呼吸,努力记忆,䷱连大气都不썯敢出。

      ボ 良才也是脸色凝重,这剑术䂬不愧是大宗门嫡传,不比自己的玄天斩灵剑法差多少。招术玄妙自不必说,剑招之下,仿佛隐藏了一层更深的奥义。

      只可惜弓凯歌并未得到这套剑术的精髓,没有把这皜套奥义发挥出来。

      剑法是不错,但使剑的人,却差了点意思!

      弓凯歌一套剑术使完,便听到师弟们如雷般的掌声,他得意之际,问良才道:

      “师妹,我这套剑术如何?”

      簨良才略一沉ﻏ吟,“剑法虽好,可是你本事不济,恐怕连我也打不过。”

      ↑弓凯歌脸色剧变,“⯪看来师妹也۳是剑术行家,就让为兄见识一番如何?”

      他已有真元二重的修为,眼看؛“师妹”只有㐷炼气九重的修为,却口出狂言,这口气,实在咽롦不下去。

      良才道,“可以。不过我的剑术可不是花拳绣腿,你想见识,只有比剑。”

      “正要见识师妹的高招。”ᓆ

      弓凯歌感觉自己受到极뛸端蔑视,男性的自尊让他难以忍受,当场就答应了。

      ☟“可以。不过若是我伤了你,昷你可不要⚤找我麻烦。”

      츚⤰弓凯歌简直폰快气네炸了,他平⟯生还没有被人如此蔑视过⸂,尤其是蔑视他的人还是他在意的美女。

      “冷师妹᳙,我有绝对把握控制分寸,既不会让你伤了我,我也不会伤了你。你要伤了我,是我本事不㡒济,弓某绝不怪你!”

      3良才暗自好笑,男人,真是太好面子了,尤其是在女人面前。

      “那行,我们开始吧。”

      良才便从储物袋抽出一把宝剑,这把宝剑乃是从紫霄宗宝库中顺来的最好一把。

      这㝬剑通体赤红,仿佛ᗪ正在燃烧一般,仅仅是直射,就能感受到强烈的灼热之意。

      观战的쩴弟子惊叫道,“这是一把法器,上好的法器!”

      法器,不及灵器,却比凡间的神兵利器燐胜出不知多少䎁倍。

      젦 良才因넣为要将修为压制到炼气九重,对付真元二重的弓凯歌,并没有万全的把握,所以要借助法器之利。

      弓凯歌倒吸一口凉气,“你竟然有一把法器。”

      法器,往往是金丹期才能持有,真元境能够拥有法器的凤毛麟角,这“师妹”才炼气九重就拥有一把法器,她是什䭁么来㨗头?莫非是某个大家族子弟?

      “鲕弓师兄,你怕了吗?若是你磕头求饶,倒也可以免去这场比试。һ” 왾

      弓凯歌脸色涨得通红,“冷师婥妹,你莫要小瞧了我!弓某男子汉大丈夫,岂会怕你一个弱女子?我修为本就比你高得多。即௤使你拥有一件콌上品法器ᘡ,ㅏ依然无法弥补修为的差距,我还占着便宜。”

      䁛“既然你没有异议,那就出手吧!”

      “不,你先出手!”

      良才暗自好笑,这弓凯歌还真是要面子到了极点。

      他也不说什么,只悄无声息提升自己的气势。

      一股如山般的沉重气势向四周弥漫开来。观战䙽弟子都感到心里十分压抑,忍不住就想逃离这个不善之地。

      首当其冲的弓凯歌就更难受了,他感到真元似乎都不听使唤了,运使起来十分滞涩。

      꽓 他不知这是良才剑势之故,只知道这样下去会对自己越来越不利。

      䟧于是厚着脸皮喊道,“师妹,既然你迟迟不肯进⁜攻,那么为兄也只好动ࢷ手了。”

      弓凯歌挺剑便刺,只觉这剑沉重无比,完全没有往日的灵动。

      他忽然看见一道火光闪过,仿佛一道火龙向自己直扑而来。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觉得喉间一痛ᓶ,像是被锐利的物品顶住。

      “弓师兄,缓你输了。”

      此刻,良才手中法剑已指到弓凯歌喉间,剑尖染上了丝丝鲜血,只须手엯劲一送,这弓姜凯歌就会丧命当场。

      “我输了。”弓凯歌颓然扔掉宝剑。

      万万没匱想到,“师妹”的剑术如此厉害,自己连看都没看清楚,就已经输了。 

      “承让。”良才收了法剑,放回储物袋。

      ꅒ 쇬观战弟子你看看我看닾你,一个个目瞪口呆。

      “探天⭦啊,大师兄竟然ヤ输了!”

      “大师兄连一招都没接住就输了,晡我连她怎么出招的㩑都没看见。”

      駘“这个师妹真的太厉害了。”

      “如此厉害你还爐敢叫她‘师妹’?以后得改口叫‘大师姐’了。”

      “是煦是是,得叫‘大师姐’。”

      暴外门쭜之中并没有严格的师徒关系,也没有严格的座次排行。所以通常按照年龄、修为、战力区分໏尊卑。到底按照那种标准,싿那就因人而异了。

      反正在成为正式弟子之后,这些都不算数了。 ꙿ

      只有正式弟子,才有严格的辈分、座次。ᕆ

      弓凯₩歌听到师弟们的议论,面红耳赤,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还好,良꟡才并⿴没有刻意羞辱他。

      塢 “我还要闭关修行,你们都退下吧!”

      “是是是,谨遵大师姐号令!”

      几皉个弟子屁滚尿流地退下了甥,칁唯恐良才找他们麻烦。

      打发了弓凯歌,良才过了几天安稳日子。

      一连数日,都无人打扰。

      这一日,良才照⠒常出关,忽然听到侍女禀报:

      “小姐,有位客人拜访。”

      良才接过名帖,只见上面写着“外门弟子万永福컲”几个大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