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号链接

      陈耀东到家퐕的时蒈候㶗,已经八点半了。

      吃过晚饭,天早就黑了。

      本来还在琢磨怎么说服老爸,早点打听一下包地的事슭情ᴻ,结果不等他问,陈爸就主动告稙诉他,包地的事问过了,队里有几个愿意包,但壷地租要的高,一亩地要七百。

      슊陈耀东是喜出望外:“爸你同意让我包地了?”

      묩 陈建斌道:“总比你卖那东西⁓强。”

      陈耀东愣了下,瞬间明白了夺,感情老爸是因为自己卖罩罩才同意包地的,早知道这办法管用,自己还跑去打什么零工啊,白白遭了三天罪,现在肚皮还疼呢!

      不过,这租金有通点贵啊!

      㠪陈耀东问:“谁家的地,租金不是五六百吗?”

      陈建斌道:푪“ほ崔老四,周老三,祁老大和高长发的地,还有高븭长友和周老六的,这两年包地的多,去年六百,今年说是又涨了熻,焃不过说一下六百应该能包下。”

      坐地起价嘛!

      陈耀东懂了,道:“得准备多少钱,家里有钱吗?”

      陈建斌道:“得十万,家里就五万,还得贷五万。”

      陈耀东问:ᔷ“能贷上款吗!”

      “能贷上!”

      陈建斌道:“农业贷款国家有렊政策,五万块钱没利息,一年还掉就行了。”

      那ℑ就没问题了。

      十万块钱쮊差不多了,成本什么的陈耀东心里有本账,家里年年种地不可能氚不清楚。地租六百,水费加地膜两百,农药加化肥三百,种子算一百,耕地加人工少的两百,多的⒚就不好说了,要看怎么种,种成什么样,种植大户使的人工多,普遍比小户要高휬。

      不过水费农药种子化肥地膜这些东西是农业公司给提供的,农户不用掏钱,等年底结算的时候从玉米曞钱里扣就行了,所以农民只需要承担土地租金和人工费用。

      不然十万肯定不够。

      陈耀东算了算,自己要是一直在二哥那干,过完年应该也能存个一万多块。就目前的营业额来看,一个月薪底加提㏺成应该能有三千,就是开销有点大,不然至少能攒两万。

      城里啥都要钱,攒钱实在难啊!

      农村的夜生活有点单调,天没黑的时候,会串串门,在村子里溜达溜达,或者三三两两的蹲䢫在南墙根里扯会蛋,东家长西家短,农村的八卦就是靠这种途径传讧播ᡉ的。

      天黑之后,回屋看看电视就睡觉了。

      精神生活极度匮乏,所以年轻人受不了,都跑城里去了。

      城里有酒吧夜ꘔ总会,ѧ有网吧游戏厅,还有迷人的软妹纸。

      农村啥也没有,只适合中老年人种地和养老,不合适年轻人。

       瀋隔天周末,村子里比平时热闹。

      主要是学生放学了,街上不少娃娃追榝来逐去。

      滪 陈耀东跟餰着陈爸跑到地头看了一圈,吃过午饭就闪人了,村上大多是中老年,年轻的没几个,跟这帮中老年油腻男没啥好聊的,还老有人笑话他卖罩罩,还是城里挺香。

      얛 ꀥ 到老햧城中心十字的夏娃之秀总店看了下,八十多平的店面相当气派,光是营业员就雇了三个,没见到二哥,陈耀东也没打电话,就站在外面看了看。

      “人真덧多啊!”

      跜 陈耀东咂咂嘴,新华路是ⶁ景安最繁华的地段,也是景安人流量最大的꼪一条街,他在外面站了十几分钟,三个店员忙的团团乱转,根本没有闲的时候。

      要是新区那边有这么多ۨ人,一天得卖多少货。

      Ở离开中心十字,陈縺耀东没地方可去,也不想去店里,骑着电摩在街上随意溜达,脑子里乱七八糟,一会琢磨ꕵ着除了包地还能干点啥,猝一会又想着啥时候才能买辆车。

      在二哥这里卖罩罩也只是权宜之计,卖的再好䖌一个月也就挣个几千块钱,打工只能没养活自Ⴣ己,发财不可能,这个认识他早就徺有,他的目标是自己当老板。

      而且是大老板,不是陈二哥这种开店卖罩罩的老板。

      逼格看小,他看不上。

      不过梦想是挺远大的,可惜都不太好实৏现。

      ̈ 最大的问诺题还是没钱,一脑袋的想法就只能是想法。

      哎,还是先努力挣钱攒点资本再说。

      溜达一圈,兜里没粮ଵ,也不敢找同学浪,还是老老实实去了店里。

      新区一如既往的冷清,跟中心十字的总店那边的人流如潮形成鲜明对比。

      刘燕也在店里,正和新找的店员盘点账目存货。

      新来的店员叫焦海丽,一个三十岁的少妇,颧骨比较突出,下巴也挺尖细,看人的眼神带着审视,看着不是个好相与的,不像嫂子刘燕一看就是个好相줢处的人。

      刘쯭燕问陈耀东饠:“你不䮻是回开阳了吗,咋这么快就下来了?”

      陈耀东道:“家里没啥事,我也待不住就下来了ꎙ。”

      刘燕就道:“这边的店暂时你先负责,不过新区人少,这边鎒留下一个人就够了,你尽快给焦海丽交接一下,让她熟悉上一个月,到时看你哥让你去哪。”

      陈耀ꦅ东怔了빞下,忙问:“我不椻看这个店了吗?”

      刘燕笑道:“你又不一直干这个,指不定哪天就走了,看你哥咋安排吧!”

      磻陈耀东来了劲,搓着手道:“那我去中心十字总ᰡ店吧,那边人多,卖的应该糗多。”

      刘燕点头碰:繥“回头我给你哥说下,看他怎么安排。”

      这个要的,必须要去。

      看了中心十字的总店那边的人流,他就不太想在这边待了。新区这么荒,他都能卖个两三千,要是去了总店卖的肯定会更多,一天卖个五六千估计不成问题,提成更多。

      哪挣钱往哪走,不能一蓀直守在这里混日子。

      콘 캜刘燕又蔴给焦海丽交待:“耀东做销售是一把好手,虽ᅜ然他过来还不到半个月,但这个店昨天的营业额已经超过了三千,让他带上你一릤个月,你好好学。”꠽

      焦海丽答应着,心里却有点不信。

      新区和老城那边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极端赍,老城啥郥时候伾都不缺人,这边的马路上劉经常看不到人影,周末虽然好点,騻但跟老城比起来差的实在太远。早上十点开门到现在,进店的人还不到三十个,大半是闲逛的,只看不买那崏种䟔,才卖了三百来块钱。借

      就这狗都不来的地方一싅天能卖三千多?

      傻子才信。

      刘燕交待了一下就离开了,既然陈耀东回来了,她待在这也没啥柠意思。

      得去总店看着,那边才是大头。

      新来的这个店员不熟,陈耀东跟她没啥好说的,麓问了问情况,店里又来了人,就忙招呼上帝,不知捙道霦是륉最近推销水平见涨,咡还是来的人都有钱,每켊天卖出去的罩罩和内内里高价位的比例߱也越来越高,今❞天넎也不例外,费了一番口舌,卖了两盒328的套㵧装。镁

      两位阿姨豪气,一ꖘ人买了一盒。

      焦海丽看的惊讶万分,这就卖出去了?

      前后还不到三分钟吧?

      自己和老板娘早上开门到现在,一䲬共才卖了三ᤙ百ꊰ,这家伙一单就六百多了,本以为老板娘在胡说八道呢,没想到还真的有两把刷子,这个必须要삱学,还得好好学。

      一天卖三千多,一个月下来得有多少提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