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童网站

      穆力的旁边,之前开口干瘦男子,狼头佣兵团的二团长甘慕试探道:“大哥,那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去查,查啊!”

      穆蛇暴躁的痂转头吼道:“这小子敢来架我穆蛇的梁子,难道就这么算了,那外人怎么看我狼头佣兵团。

      穆力、麛甘慕,明天给我传令下去,将这小子抟的所有来历翻个底朝天,一定要确定他功法睐斗技的来历,他若背后有人咱就先看看。

      要是没人,黂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正好我还觉得自己的风翔杀修炼起来有些慢了,说不定还会是个换功法的机会!”

      “是!”

      穆力和甘慕二人连忙躬身称是,对于穆蛇做出这般决定他们并不意外,他们狼头佣兵团,可不是这么容易就併认栽的呢!

      “穆蛇团长的火气,倒是不一般的大啊!”

      穆力和甘慕䎀正准备下去安棅排工作,忽然一䬮个陌生的声音在厅内传开,在座的几人同时循声看去,就见겸一道笼在黑袍当中的影子从灯光暗处走了出来ⲧ,非常自然的来到他们的眼前。

      燕青山含笑而立,明亮的烛火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微笑道:“穆蛇团长,第一次鵕见面,对您我可是仰仗已久啊!”

      穆力上前一步,面容不再阴沉异常狰狞,“燕青山,你居然敢来我狼头佣兵团找事㿃!”

      “你就是燕青山,好胆量!”

      㽇 穆蛇看着缓缓从阴影中行出的걇燕青山,显露出一丝狰狞色彩,“쓚这白敢天才架了我狼头的梁子,大晚上还找上门来了,难道你真的把我穆蛇当成泥捏汢的了!”

      燕青嵛山的嘴角带쥨出一丝讥嘲笑容,“不不不,穆蛇团长,我不是针喢对你,我是想说,你们狼头佣兵团,可不就是泥捏的么!”

      “很好,小子,你好胆,我不管你到底什么来路,背后有什么人。今天,你,可以永远的留下了!”

      ⚋穆蛇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变得无比狰狞与怨毒。

      燕青山踱步往前似乎要和穆蛇面对面,“穆蛇团长,话可不要说的太满啊!”

      穆蛇还没有动作,穆力身ሎ边筜的甘慕先行一步走了上去,“小混蛋,你小子居然敢和我们团长这么说话,还真是胆大包깭天啊!”

      燕青山笑眯眯道:“狼头佣兵团的二⻘团长甘慕,九星斗者,这个年纪还在斗者打混,你怎么好意思跑出来丢人现眼呢!”

      “小子,你惹怒我了,不要以为练了高级功法就能肆无忌惮!”

      甘慕说话之间,淡绿色的斗气迅速自体内暴涨而出,一对铁拳拳头,逐渐的化为了枯木般的颜色。

      “不好意思,你似乎忘了,我也是木属性的斗气,同属性的压制,有些时候比异属性还要更加明显呢!”

      燕青山的身影一动,瞬间拉近了和甘慕的距离之后,一只手重击在他的胸腹之间,将他的护身斗气摧垮多次进击。

      憲 “噗~~”

      甘慕趓胸膛上一声炸响,汹涌的劲气让他连连后退的过程当中狂喷鲜血,脸色苍白的摇晃着站起身子,从背瓔后抽出一根精钢所制的铁棍之后再度冲了过去,“你小子不要太猖狂了,宰了你之后,你的高级功法可就是我的!”

      甘慕飙射而出,手中的铁棍舞出一道碧色的旋风气劲,燕青山⠠身影一闪交错而过,戳掌正中甘慕的胸膛膻中,再度将他打的飞了出去。 皶

      二者的纸面数据虽然相近,ᕭ但甘慕和燕青山都是木属性的斗气,同属性斗气若是功法等级相差过大,很容易形成压制性的局面,更别说燕青山现在还是用Ṧ的高级斗技之中的手段。

      埮“热身鑺,差不多也应该结束了!” ᬕ

      燕青山和甘慕几度交手,甘慕节节败退处于下风,再一次击退对方之后,燕青山抖擞了一下身子积蓄斗뽒气,斗气翻腾间,竟然是隐隐的形成了一个仰天狂啸的能量狮头模样。

      “狂狮吟!”

      “风刃刀舞!”

      狼头佣兵团的团长穆蛇终于在最为关键的獺时候插手了瘒战局,飞身拦在甘慕的薎身前,手中的大刀,骤然狂舞了起来,一把把青色的大刀残影,在面前一把接一把的不断浮特现

      轰隆~~~

      穆蛇面前组成了一片密集的묑刀网,咆哮的狮头散布着能量波动,二者碰撞的覥瞬间,整个宅院都轰然爆发出惊雷般的炸响,地面为之一震,泥砖翻涌纷飞,两个人几鱕乎是同时后退。

      穆蛇稍退一步缓了缓身子,燕˹青山ﲩ连退数步最后施展了凤翔步才勉强卸去脚上的劲㍾道。

      他现在的纸面数据接近修炼黄阶功法的九星斗者,配合玄阶斗技甚至能够轻易反杀,但这种实力在斗师面前差距还是太大了,更别说是施展了玄阶斗技的斗师。

      穆蛇的整体数据至少在7.0以上,除了精神力之外其他的都是燕青山的魟三倍左右,一加一就远䣹大于二,更别说是一加一加一了,若不是燕青山刚才施展狂狮吟的时候还蓄劲了쎈一阵子,只怕连卸劲的机会都不会有。

      另外一边的穆蛇实际上内心震撼更大,这风刃刀舞可是他的压低箱王牌,玄阶低级,凭借着这斗技,他曾经几度取得青山镇最强者的称号。

      而现在面对着燕홙青山,为了保险起见,穆蛇在让甘慕先出手试探,自己则是在观察之后有些把握衶了再下场,一出手就动用了最强的底牌玄阶斗技,却不曾想到是这卺么一个结果。

      漫天的泥屑,终于是落尽,燕青山的身影再度出现,穆蛇阴着个脸看了看周围,都已经传出了这么大动静居然还没有一个手下过来,很明显燕青山在过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

      ౖ燕青ስ山看着对面的穆蛇,嘴角咧开一丝笑容,斗者与斗师间的差距巨㍮大,玄阶高级的狂狮吟不足以填补,但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对他而言已经足够了。

       燕青山看䅖着穆蛇笑笑道:“穆蛇团长,不用看了,你的那些手下,在你们几个商量着怎么对付我的时候,被我摸上门全解决了,不会有人来打扰撥我们的。”्

      “小子,你够狠的곙!”噅

      穆蛇看了看左右,一片的寂静无声毫无脚步,很可能就是燕青山所言的那样,真的是没人了,“我有点不明白,我们狼头佣兵团今日之前和你无冤无仇,就为了白읹天的事情,你就要灭了我狼头?”

      “当然……不是就这么简单,算你们狼头佣兵团倒霉吧!”

      燕青山立定之后开口道:“这段时间我需要万药斋的资源办一件事,但你们狼头却盯上了万药斋,原本我还想着该怎걇么说服姚老板,瞌睡了还숿有人送上了枕头,我还得感谢你们呢!

      至于我为什么今晚就找上狼头,这只能说你们狼头的名声够烂,白天的时候瀞不止一个人提醒我小心你们报复,听的多了当然就……我做人就是这样,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至于为什么今晚就找上鿟你们,你都没想到我今晚就会动手,不趁着这样的大好机会,难不成拖着给你们留下时间去准备㽩么!”

      “做绝?你也得有做绝쟼的……咳咳……怎么回事……”

      ꔦ 穆蛇闻言冷声一笑,正准备放两句狠话的时候忽然脸色一輩变剧烈咳嗽了两声,捂着嘴巴咳出了一滩血迹。

      䓛“父亲!”

      穆力看到自己的父亲受伤之后大惊,连迈数步还没走到一半就一个踉跄扑倒在地,整个人的脸上浮上了一层七彩晕色,大口喘息之间,呼吸᷌异常困难,气息也是不断᧞衰弱。

      “你……下毒!”

      穆蛇看着自己死去的儿子,回头才发现甘慕和赫蒙两人也是差不多的情况,一个⾭个都倒在了地ꌫ上,再联想起刚才自己无缘无㒆故的咳血,他哪里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ẑ

      可是他更加奇怪的是燕青山到底是怎么下毒的,他穆蛇也不是蠢蛋,居然到现在都没能发现一点端倪。

      “医毒不分家,你应该能够想到我会下ꠂ毒的。白天的时候你儿子和赫蒙各中了我一掌,当时蛰他ᶂ们的身上就留了抲一剂䪭几乎无味的药物,和他们待릳的太久就会沾染上这药性。”

      燕青山缓缓向前,看着穆蛇笑了笑,“这位药物无毒,但是和另外一味药物混ॻ合的话,就能起到极好的效果,不过这东西对ᵳ于斗师的效果也很一般,但是你的运气好。

      今晚我刚好取了一味绝世奇毒,就拿你试了试效果,想不到居然这么好用,倒是省却我不少麻烦,不然的话턀,就算是以我的⶟底牌,想要解决掉一个斗师,也得费一番手脚呢!”

      회“混,蛋罷~~~”

      穆蛇艰难挤出这两个字,疯狂的运转斗气试图驱毒。

      可惜他的脸上很快便是充满了骇然之色,随着斗气的运转,他察觉到自己身上的气力消失的更快,而燕꣼青山的影子也已经盖到殘了他的脑袋上。

      “不要白岺费力气了!”

      燕青山走到穆蛇的身前蹲下,看嫵着这个艰难抬头的一星斗师,眼中没有냕半分的怜悯,“这毒一旦发作,就已经是毒入体髓的表现,毿基本上没的治了。

      说起来,还真得感Ê谢你的谨慎,若是承你见到我的那一刻就直接动手,说不定,我还等不到你毒发的这一刻呢梿!”

      “잀你,你,你……呃……”

      ꍁ穆㏰蛇抬头⁇看覅着燕青山㿞,颤抖着手指着他想要说些什么贪,燕青山的手掌搭到他的脑袋上,只是稍一用力,这个曾经稳坐青山镇第一高手之位的斗师强者就这么没了声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