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悬疑探险>

      李文平把饭端上饭桌以后,大驱家伙就上了餐桌。而文友利吃饭却有点心不在焉。这让马云飞明白了,文友㑬利真的有事要告诉自己,虽然说让孙掽嘉쇪懿留下来了,但是梁子已经结上了,以后还是得小心点才好。突然,文友利拍了一下桌子焒。菜⊇少的盘子直接蹦了起来。

      “我终于想起来了!”ᓕ说完,文友利站了起来。“马云飞,磏工地那边出事了燞,今天早上工地那边开进来了两辆车,一来就说是你的朋友,然后让他们打电话他ꀯ们还没有你的电话,会락不会是你的仇人上门了。”文友利想了一会,和马云飞商量了起来鲠。马云飞也是纳闷,门口的安防怎䈪么做的,这就把人放进去了。想着,马云飞也站了起来。“咱们看看去,越耽误越容ᗅ易᳘出事!”说完,文友利和马云飞穿上了外套。

      临走前,文友利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别看了,解决完事咱们去饭店吃!”뢡说完,马云飞和文友利下了楼。下楼以后,马云瓑飞从角落里翻出来一根棍子。文友利没툍有拦樟着,让马云飞把棍子펼带上了车。一路䄆上,马云飞和文友利都捏了一把汗,毕竟真打起来了他们两个只੣有挨揍的份。而且对方身份不明,㉬真的打起来人家啥背景都不知道。

      正想着呢,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车。文友利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但是看着车前面㽙的栅栏,责繛备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马云飞,咱们现在송只能徒步︕了!”说完,文友利看了看栅栏。栅栏摆在正前方쾫,칥开车压ぅ过去也箌不行。二人下车以后,숔文友利让司机去转转,毕竟猡他感觉气氛不ﻡ一般。一会打起来牵连到司机也不值得,毕竟人家就是一个打工的,也没有犯错,就挨了一蛮顿즯打,说不龔过ះ去。

      욐ꉮ二人下车以后,气氛的诡异让文友利打了个冷颤迥。一旁的马云飞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二人还是走了进去。一进去,马云飞看着熟悉的场景,开始和文友利慢慢的转起了圈。走了一圈又一圈,马云ꟽ飞感觉到了不对劲,以穌前这个路他走过ꩤ,刚才走了这么久,一个半的路程都应该走完了,怎么还在原地。文友利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这不כֿ对劲啊,怎么走了半天还没到地方。”文友利发了一句牢骚。突然ꤻ,马云飞发现一へ把ꓽ刀直奔文友利。马云飞赶夥忙推开了文友利。然后用棍子挡住了刀。“文叔,鮰来者不善啊!”刚说完,几个人站在了马云飞面前。

      “你叫马云飞啊?”说完,和ᅰ马云飞扭打在了一起。虽说对面有四个人,但是马云飞丝毫没有落下风,几个人见萂不敌马云飞,直接逃窜了。只㈃剩下做梦一般鞪的马云飞,文友利看着这一幕,也非常害怕,但是驷还不好意思表达。马云飞掏出来了平板电脑。看着微弱的一格逷信号,马云飞搜索了起来。破掉幻賆阵的方法就是毁掉阵眼。看到这个答案,马云飞犯ꌫ了难。阵眼能被找到,可就是怪事了,哪个弎布阵的傻,把阵眼放在外面。想着,马云飞开始对着幻境的物品进行了破坏。

      文友利看着马云飞破坏,也没有阻拦,不知道打到什么的时候,周围的场景一下子变了。马云飞看着门口的狼藉,䑪很是纳闷,门口的保安也没了,东西也被砸왧了。看着一片狼藉的㞏门口,╰马云飞走了进去。刚一进去,一根箭飞了出来。马云飞赶忙举棍抵挡。看着棍子上的箭,马云飞冲了进켴去。刚一冲进去,对面就发射了好几根箭。马云꟱飞赶忙让文友利去找掩体。马云飞也艰难的推进着。无奈射出来的箭力道还挺大,马云飞走到了房间里,看着几个用线操⠧纵的弓弩,直接把线剪断了。这样弓弩就没法在射箭了。

      “不愧是唰马云飞,果然有点刷子。”三个人从暗处走了出来。“你们三个是谁,为什땖么嫌麻烦?”说完,马云飞看了看前ⲟ面的人,有点纳闷。毕竟马렑云飞的印象里,自己没有一个这样的仇家啊。正想着呢,马云飞开始感应了起来。感觉到附近不止一个人时,马云飞的棍子握的更紧了。那个人见马云飞警惕的样子,笑了。“想不到马云飞惂的警惕性不错,不过你放心,我们会让你死的非常快乐஽。”说完薨,三个人琳走进了暗处。文友利也走了进来。看到握着棍子的马云飞,小声地问起了情况。

      “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仇家,可是他对我的情况挺了解!”说完,又一根箭飞了出来。看着飞来的剑,马云飞没有犹豫,直接把气外放。然后就追射箭的人去了。追到了人以后,马云飞直接把他打晕。突然쓡,四面八方爞都射来了箭,马云飞赶忙把文友利推䌎了出去。看着箭插在马云飞身上,文友利的眼눪泪瞬间流了出来쥃。可是他没有注럸意,箭头只不过擦着肉滑了过ଘ去,根本不是直接射进来肉里籲。

      文友利哭着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枪,朝着马云飞丢了过去,接过枪的马云飞朝着几个地方放了几枪,随着噗通几声。那个人又橤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马云飞没有犹豫,两枪放翻了身后䃒的两个。那个人也没有生气,马㼈云飞再想开枪已经没子弹了。马云飞ࡒ看着棍子上的싐箭,把棍徚子对准了那个人。随着马云飞内力的灌入,棍子上的箭嗖一下朝着那䊐个人飞了出去。那个人明显一惊,想躲可是箭已经扎进去了。随着他的哀嚎,又有几个方向射틩来了箭。

      马云飞没有管身后飞来的箭。“今天我就送你见如来䗡去!”녟说墎完,马云飞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踧子。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引擎声。马淌云㹟飞先疎是纳闷,随后,一队人冲了进来。“你小子还有援兵?”说完煐,为首的人朝着马侏云飞敬了个礼。“马组长,我们来晚촴了!”说完,这些士兵开始抓捕这些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