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宝宝直播间

      一边在心里咒骂,那个CP一边扶起了还趇在龇牙哀嚎的ᴈ同伴,终究还覸是颤巍巍的跟了上去,生怕慢了半点儿。㧥

      エ ⃘敢不去,面前那个‰疯子可是会直接杀人的。

      “比斯塔队长,前面有情况,海⹑军分兵了。”

      䙷 隆隆炮火中,一个穿着马甲,露着大肚子的海贼向着面前的比斯塔大声说道。

      頸比斯塔捻了捻自갂己弯曲的ƚ胡子,头上戴着一顶高顶圆礼帽,身后的披风随风摇曳,他无时无刻不显露着自信的笑容涁。 沑

      “蒂奇他们在干什么?”

      볞 比起面前的海军,他更关心的是黑砑胡子蒂奇的情况。

      那个男人可是得到了足够击败艾斯的力量,他不认为自己会比艾斯强。

      “፱蒂奇?”大肚子ᒞ海贼拿着望远镜在海面上寻找了一阵,发出惊呼,“找到了♆,⨛蒂奇那个叛徒⨖就在军舰不远处的海面上,正在向战场边缘移㗽动᥮,看样子是没打算介入这场战斗唺。”

      “是么?”比斯塔沉吟一阵,眼中利芒一闪,㌧“靠过去,吃掉这支海军,就当给艾斯收点儿利息。”

      “是。”大肚子Ⴁ海贼应了一声,随后大喊道:“比斯塔ꪖ队长有令,靠过去,吃掉这支海军!”

      “靠过去,吃掉他们,为了艾斯!”

      ᜵“为了艾墻斯!”

      “……಄”

      海面上逐㧺渐沸踎腾了起来,他们可是白胡子海贼团,在这大海之上,他们就是无冕之王,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也没有人足䔄以让他们恐惧,其他的四皇海贼团不行,海军同样也不行。

      西斯紧盯着这一幕,眸色阴沉如水。谩

      这里可不是新世界,就算是꿠白胡子海贼团,未免也太嚣张了点泐儿吧!

      “左满舵㻧,不要靠近,远距离开始炮击。”

      “是,左满踬舵,远距离开틎始炮击!”身边的海军两腿一夹,敬了个军礼。

      轰轰轰!

      又是一轮炮火声响起,双方你来我往,人头大小的炮弹四处乱飞,火炮越打越激烈,硝烟甚至遮蔽了一整片海域。

      西斯从怀中掏出一根香烟糖,叼在嘴里,这样比较应景。

      他爚没有贸然出手,见闻色∿霸气锁定着周围所有人,他得先确定其他人的䁢状态后再说。

      黑胡子?

      黑胡子的木筏越划越远,那张毫无品味的脸大迼笑着,正饶有兴致냿的看着啦西斯和比斯塔的热闹。

      “啧哈哈哈,你说他们谁会赢?”

      葈 “比斯塔,当然是白胡子海贼团的䡢五番队队长比茵斯塔,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的混小子怎么可能是比斯塔的对手?”巴沙斯一边划着木筏,一边大叫道。袀

      “命运,这一切的相遇都是因为뤠命运。”奥卡冷着脸,依旧故作神秘。

      “不,我倒是觉得海军那小子会赢。”拉非特扶了扶自己的礼帽,对着黑胡子说道。

      “哦,怎么说?”黑胡㑜子眼狴睛一斜,看向了拉非特。

      拉非特一手撑着手峒杖,鲜艳的红唇上露着淡笑。更

      “当然是因为火,现在可是在海上,船没了,还谈什么赢不赢。”

      옹“那比斯塔就不能用剑气ꢖ劈断军舰吗?”巴沙斯反唇相讥道。

      噣“好了,好了,别争了,谁胜谁负,我们看看不就知道了吗?”黑胡子打了个庱圆场。

      说完,几人的视线重新投ᤱ了过来。

      兀 木筏还在渐行渐远,但他ﲛ们强大的目力足以支撑这次窥探둛。⨵

      ᓱ 西斯收回目光。

      챌看样子黑胡子海贼团暂时没有出手的打算。

      CP?

      那两人依偎着躲在角落里,一手按着那只变成了干柴的胳膊,看着西斯的眼挤神中满是怨毒,一边颤抖着身子,一边喃喃㨰自语。

      “西斯那个混蛋,那个馀杀千刀⣴的混蛋,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绝对,等我回了司法岛,我一定禀告瑞金斯大人,让你生不如死!”

      ꥱ西斯扶了扶额。

      司法岛的一大特点,自以为是。

      有些事情在心里尹想想不就好了吗?非得挂在嘴上,还真以ꙮ为别人听不到。

      两眼一眯,握紧了刀把,

      “你们两个跟我过来。”

      䥨“啊?”

      那两人身体一颤,你看園看我,我看看你,茫然不知所措,原本怨毒的目光ʽ换成了恐廬惧,

      “你…你还想干什么?我们可是已经…已经听从你的安排留了下来,你不能对付我们?杀我们是犯法的䌆,你不能那样做!玫”

      첶那两摾人的双腿都在打颤,这可能是他们过去几十年的从政生涯中最屈辱,最黑暗是时刻。

      现在有多恐惧,今后想起来就会有多愤恨,不仅是西斯,就连船上的海军,他们都想一起干掉,这可是见证了他们黑历史的人。

      “杀聗你们?”西斯翻了个白眼儿,摊了摊手,“你们在开什么玩笑?我西斯可是个诗人,心胸宽广,怎么会做这种知法犯法的⸓事情。”

      那两人松了죷口气。

      不杀就好,不杀就好。

      翦只要今天能活着回去,不管䀰有多屈辱都是值得的。

      今天所受的一切屈辱,改天都能十倍,不,百倍的还回来。

      想着,两人攥紧份了拳头。

      强行压下心中᝟的羞耻与不安,继续卑躬屈膝,低声下气的说道:

      “西斯大人,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只要是我们做得到的,我们都绝不会推辞޶。”

      “哦,是吗?”

      “켪您尽管放心。”两人努力憋出了一个严肃的表情。

      西斯的嘴角微翘,

      턾“本来还以뇜为你们俩不肯跟我一起去,现在有你们这句话我可就放心多了。墽”

      “去哪儿?”孝 曁

      两人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问道,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来。

      西斯右手扶刀,眸子蓦然变得墹无比冰冷,

      “去哪儿?自然是和我一起去袭击比斯塔,莫非我请你们两个上来是看戏的吗?⡙”

      뵃 “袭击比斯塔?”他们两人的脸都绿了,嘴唇不停的上下抖动,“不…不,西斯,你不能这样,你说好不杀我们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턄,你明明都说好了的……”

      Ⲕ“说好了的?对呀,燨我有说过要杀你们吗?我只是想让你们陪我走一趟而已,莫非你们两个不愿意?”西斯的瞳孔中泛起黑色的涟漪,里面尽是杀意。

      㪳“不,不,不!”那两人都快疯了,红着眼睛,指着西斯大叫道:“威尔逊·西斯,你不能这样做,我们可是瑞金斯大人的人,不,你不能这样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