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自熨叫床视频HD高清完整电影

      “吼~吼”两声叫声越发的无力,而后,“大地棕熊向你主动缔结宠物契约,是否同意收容大地棕熊为宠物。”

      “早说自己服了嘛,还让我这样麻烦的问。”摇了摇头,“是,缔结契约。”

      “叮,契约缔结成功,恭喜获得宠物—大地棕熊。”

      大地棕熊:黑铁阶,幼生体

      特性:大地亲和:立于大地之上,可以吸取地气回复状态。

      技能:狂暴:陷入易怒状态后狂化,获得大幅度状态增益。

      技能:大地之甲:大地棕熊独特的内气与地气结合后在体表形成一层防御力恐怖的铠甲。

      技能:镇魂吼:通过怒吼震荡敌人灵魂。

      技能:泰山压顶:双臂力量获得大幅度增益后锤向敌人。

      一个特性,五个技能,这家伙有点儿强吧,怪不得自己打的如此的艰难呢。

      要知道,这家伙变身后的一击,自己纯靠力量竟然接不下来,经过淬体丹,龙血的强化,他的力量已经到了一个相当恐怖的地步,就算如此,在不用内气的情况下,自己竟然干不过这小家伙。

      成功契约后,他能够明显感受到自己和小家伙有了一股神秘的联系。

      尝试触动联系,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小家伙的情绪。

      现在的小家伙情绪有些低落,或许是因为刚刚被他打败,平缓的安抚了一下大地棕熊,而后拿出一个急救包,自己刚出手可不轻。

      绿色的光辉不断萦绕在大地棕熊的双臂,小腹等受创的地方,很快鲜血止住,便是连他使用气劲摧毁的骨骼,血肉,也在不断的归位,恢复,就好像是一台精密的手术台在操作一般。

      很快,大地棕熊的伤势被治疗完毕,还好都是外伤,急救包的效果相当有效。

      在治疗完成后,它的胳膊已经能够正常活动,只是伤口处新长的肉芽还有些脆弱。

      不过,接下来这家伙的动作却是让他心中一动,只见大地棕熊涡在地上,看上去好像以一股奇异的状态与大地融为一体,紧接着一股黄色的气流自地面涌出,不断进入大地棕熊体内。

      随着气流的进入,它身上本来还有些嫩芽的伤口瞬间长出皮毛,随后好像看不见是战斗过的样子。

      看着这家伙的状态,他突然感觉自己刚刚的行为是不是有些浪费。

      他也没想到,所谓的回复状态这样强悍。

      看着陷入沉睡的大地棕熊,他也知道了这家伙使用天赋也不是没有代价的,现在的“轻度疲惫”状态可不是假的,这一天赋,应该相当消耗体力。

      盘坐在小家伙旁边,也感受着自身的状态,内气消耗接近一半,体力消耗并不严重,这样强度的战斗,还可以再来一场。

      感受着旁边大地棕熊的呼吸,他趴近了盯着它,远处龇牙咧嘴的模样看起来相当凶恶,现在仔细看了看,好像也不是那么的凶,反而觉得有些可爱。

      盯着盯着,突然一双熊眼挣了开来,一时间大眼瞪小眼。

      “饿了~”

      这是,“小家伙,是你在说话?”

      “饿了,爸爸。”

      等会儿,爸爸是什么???

      他可没做好准备,更别说一头熊叫他爸爸了。

      愣住的他并没有注意到他没有理会的小家伙表情有些失落。

      “饿~”

      这下陈风确定了,感受到了声音里的委屈,而后敲了敲脑阔,有点儿脑阔疼。

      不过,看了看可怜巴巴的小家伙,他还是把个人空间中的人巨蚺肉拿了出来,“吃吧,小家伙,吃的给你,以后能不能别叫我爸爸,叫哥哥,主人,甚至叫我名字也行。”

      却不想这句话一出,刚咬了一口肉的小家伙直接停了下来,直勾勾的看着他,这眼神让他有些心慌。

      连忙到:“行行行,叫爸爸,叫爸爸,都随你。”

      这句话一说完,小家伙才继续低下头解决手里的肉肉。

      虽然被一头熊喊爸爸有些不适应,但是看着小家伙的反应,他的心底反而有些温暖,孤儿出身,长年浪迹荒郊野外,丛林草原,让他的性格避免不了的有些孤僻,现在突然有个孩子一样的家伙如此依赖他,一时间竟然激起了他心底的,父爱?

      看着吃的正香的小家伙,他又想了想,“总不能一直叫你小家伙吧,要不然给你起个名字。”

      自言自语的他并没有得到小家伙的回应,“你不出声我就给你取了,眼睛这么大,不如叫你“大眼?”好像有些不好听,不如叫你大头吧。”

      看着小家伙毛绒绒的脑袋,他决定了,小家伙就叫大头了。

      谁也没想到,多年后叱咤整个世界的妖王“大头”名字就是这个家伙如此草率的起的。

      “大头,慢点儿吃,还有很多。”

      看着狼吞虎咽的大头,陈风有些心疼,这孩子,看来没过过几天好日子。

      又是两块肉取了出来,放在大头前面。

      “吼~大头。”大头并不觉得有哪里不对,第一次喊出了自己这个伴随一生的名字。

      “大头,吼别对着我的脸,喷我脸上了。”某人有些狼狈的说到,脸上的肉沫证明了他遭受了某种摧残。

      一个脑瓜崩打在大头的头上,“以后嘴里有东西不许对着我。”

      也不管它有没有听懂,陈风取出两个单位的水源,清洗了清洗。

      清洗完毕,看着还在埋头苦干的大头,他抽了抽嘴角,走到它面前蹲下,又摸了摸它的头。

      大头有些享受的蹭了蹭,随后又“吼~”。

      “大头,说好的不许对着我的脸。”又挨了个脑瓜崩的大头表情有些无辜,又继续埋头干起了饭,让陈风一点脾气也没有。

      足足吃了十份肉的大头满足的卧在角落,幸福的眯着眼睛,在它的记忆中,自己很久没有这样幸福了,又将头向身边的家伙蹭了蹭,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看着睡着的大头,陈风也是摇了摇头,随后,靠着大头的身体,也缓缓睡去。

      野兽的危险感远比人要强,他并不担心睡梦中被偷袭。

      不过,移动堡垒得尽快制造出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