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视频下载超清

      “前世今生?。”

      “真怕他下一秒拿出一副塔罗牌来,然后给我们每个人算上一卦,收一点手续费,最后和剧院五五分账。”

      “哈哈绝了。”

      前世今生什么的,信则有不信则无,但若是街上有陌生人和你扯这个,那基本不是蠢就是坏。

      “前世今生?塔罗牌?拜托啊,别来冷读热读那种无聊透顶的东西。”月见里橘衣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她打了个呵欠,颇有些意兴阑珊,“可恶的沃夫,浪费我整整一个小时。”

      作为姜述在孤城少有的熟人,沃夫自然也拿到了一张演出的亲友票,但在演出开始前一个小时,他突然查到了新的线索,便将亲友票给了警署的技术员橘衣。

      为防止橘衣沉迷研究无意出门,他还用了一种极为欠揍的说法:“喏,我们顾问的魔术表演,我觉得你也该去学学,不然下次要是再有什么诡术案,你还是一点忙都帮不上。”

      说完这句话沃夫就跑了,丝毫不管实验室里快要咬碎一口银牙的橘衣酱。

      在姜述出现之前,沃夫曾兴致勃勃地拉着她——孤城第七警署最好的技术员——讨论次元传送门的可行性,以证明狐狸其实是发明出了次元门才做到了隔空取钱,而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自然是被橘衣一通嘲笑,结果现在这居然成了她无用的证明?

      明明是你自己思路有问题啊!

      “可恶,不就是魔术么?”橘衣颇有些不服气,她打开了义眼的录像和放大功能,右眼随即变为蓝色,“等我识破了你的把戏,看沃夫还有什么可说的!”

      台上,姜述耸耸肩道:“前世今生,其实我也不信。”

      然后,他看向观众席上某个位置,那里坐着素面朝天的若姐,精致的脸上只有冷淡,在她边上,一左一右的位置都空着,那是小八和小五的位置。

      出门在外的若姐都是一副高冷的冰山模样,不过姜述知道,这种冷或多或少和她的社恐有关,冷惯了也就真成了高冷。

      “我昨天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女孩,我记得她的一切,却唯独记不清她的脸。”他缓缓开口,声音里满是遗憾,“醒来后,魂牵梦萦,怅然若失,于是我将她的一切都写在了这个信封里。”

      他展示着手中的信封,然后放在桌上。

      “如果这是我的命,我觉得我能找到她。”姜述的语气逐渐坚定,他从桌上拿出三架纸飞机,“接下来我会丢出这三架飞机,接到飞机的嘉宾请上台来。当然,千万不要争抢,我真的不想看见站在台上的是三个壮汉,这会直接告诉我,梦碎了。”

      台下传来一阵笑声。

      接下来,姜述闭上眼,转过身去连续抛出三架纸飞机,纸飞机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然后分别落在三个女人的腿上。

      “是我么?”

      “那我上去一下,稍等。”

      三个女人各有风情,她们对身边的同伴笑笑,款款上台,然后站成一排,用着或好奇或恬然的神情看着姜述。

      “好的,看起来我的命运很好,三位美丽的女士你们好,和我们的观众打个招呼吧。”姜述笑笑,带动她们向观众挥挥手,“首先,我可以确认,我们之间都不认识,对么?”

      “对。”三位女士点头。

      “好,接下来千万不要透露你们的个人信息。记住,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姜述继续说道,取来桌上纸笔,“虽然我不知道那个女孩的模样,但我知道我们心有灵犀。”

      “现在,我会在我的纸上写一个一百以内的数字,当然,不会让你们看到,就像这样。”

      他将纸拿到自己背后,写下一个数字,然后自己看了看,稍有些遗憾道:“果然,背后写的字会很丑,不过能看出来是什么。”

      随即,姜述将纸放进自己的口袋,抬头看着面前三个女人,“现在请你们闭上眼睛,在黑暗之中,你们看见了一些模糊块,它们将会慢慢地凝聚成数字,现在告诉我,这个数字是什么?”

      “85。”

      “24。”

      “54。”

      “嗯,我似乎已经找到了,这位女士的数字与我最接近。”姜述取出口袋中的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83”两个数字,然后他礼貌对着下台的楼梯做一个“请”的手势,“看起来是我唐突了,似乎这两位美丽的女士都是有男伴的,那么谢谢你们的配合。”

      台上剩下的女孩约莫二十岁,穿着蓝色便装,她正恬静地看着面前西装革履神情自若的姜述,饶有兴趣地问道:“所以你梦到的女孩就是我了?”

      “不,我还要确认一些事情。”姜述微笑,“首先让我们在确认一遍,我们从未见过对么?嗯,除了在我梦里。”

      “嗯。”女孩点点头。

      “那么你最喜欢的动物是什么?”姜述问道。

      “兔子。”女孩不假思索地答道。

      “那最喜欢的水果呢?”姜述继续道,然后眨眨眼,“我问的是水果,你别告诉我是兔子肉。”

      “当然不是。”女孩巧笑嫣然,“是葡萄。”

      “哇哦,这似乎和我梦见的女孩一样。”姜述适时表现出了惊讶,然后又摇摇头,“不过在你说完之后才说这种话,可信度未免太低。”

      “你还记得你的纸飞机么?”他又指指她手上的纸飞机,“在驾驶室的位置,有一层贴纸,撕开它,你就能看到驾驶舱里的飞行员。”

      女孩撕开那一层玻璃样式的贴纸,只见机舱里的驾驶位上,画着一只兔子,她也愣住,颇有些惊讶。

      荧幕上有纸飞机的放大图,这也让观众们吃了一惊,惊奇的气氛弥漫在观众席上。

      “每一架飞机都会运点什么,你可以打开飞机,看看它的货仓。”姜述道。

      女孩照做,然后便在纸飞机的内层看见了好多画上去的葡萄,而这一幕也被荧幕实时转播出来。

      “什么?”此时,女孩心中的惊讶才是最盛的,她回忆了一下全过程,发现自己对姜述如何做到这一点完全没有头绪,因此,她开始期待接下来的事情了。

      幕后。

      “梅姐,已经十三分钟了,早就该我们上场了。”玛姬和她的男伴站在梅姐面前,不满道,“你让他快一点,不要耽误后面的表演。”

      每个上台的表演者都会戴耳机,接收后台的消息,但一般仅限于接收。

      “稍微快一点,控制一下节奏。”梅姐便提醒他道。

      “梅阿姨,这个不能怪姜述啊。”苏小鸥从一旁窜出来,“我们昨天排练过,刚好十分钟,今天是台上这个女人动作太慢了。”

      “谁让你们不留足空余时间!”玛姬忿忿道,“梅姐,这里的观众可有大半都是冲着我们来的,这要是耽搁了我们表演,你说说该怎么办?”

      “确实不好。”梅姐也皱起眉头,没办法,别的不说,玛姬的确是剧院的台柱子之一,于是她又提醒了一遍,“加快节奏,别拖了。”

      “梅阿姨,可是台上的那个女人,好像是李允棠。”苏小鸥指指台上,“虽然她带了人皮面具,但这身材……”

      “嗯?”提起李允棠梅姐可就精神了,她瞪大眼睛看了一会儿,啧啧道,“这仪态……确实像。”

      而且,乔装打扮暗访剧院然后点评这种事,李允棠也不是没干过,梅姐眉头一皱,当即对姜述道:“按你的节奏来,别管其他的。”

      场上氛围也不错,本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原则,梅姐实在是不敢让可能有李允棠参与的节目草草烂尾。

      闻此言,玛姬顿时一急,“梅姐!”

      “别说了,我自有分寸。”梅姐微微摇头,回绝得不容置疑。

      玛姬没再说话了,只是阴沉地看着转播画面中的姜述。

      一边的苏小鸥则是眼观鼻鼻观心,默默走开,为姜述准备道具去了。

      台前。

      “看起来,你就是我要找的人,现在,请你打开这个信封。”姜述将桌上的信封递给她,“现在,请你念出信上的内容。”

      女孩笑着打开信封,但是当她看到信上的内容时,愣住了。

      许久,她才缓缓读道:“我梦到的女孩,她的名字是——”

      “李允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