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艳apk

      傶李兴之毁书斩使,发出了誓与高阳共存亡ꬣ的宣言,这令在侧的㤿鲁⃼良直也是心中敬佩。

      ᷿那满勩清使者的几个随从也颇为硬气,对着李兴之行礼道:“黄帅既欲死战,可容我等将首级带回。”

      ᣆ李兴之冷笑道:“尔等要带回首级,本将自謽无不许,不过尔等却要留点东西下来。”

      깜说罢,又踏前一步,手中长刀再度挥下,连劈数刀,却是将几人的左耳割了下来。

      “黄帅的手段,我等记下了役,来日我等便来领教黄帅虎威!”几个随从冷笑连连,捂着伤口躬身行了一礼,转头就爬上了吊篮。

      銻“好,好,好一个黄文昌,明国居然ꯍ还有如此睖有骨气的武将,传令各部,待䄤大营建好,各军婟回营休整一天,明日本将亲自会会这个保定总兵。”

      阿巴泰看着面前几个左耳处犹自滴血的几个士卒,看着高阳东城怒气腾腾ↄ地喝道。鞰

      次日拂晓,苍䍒凉깗的牛얐角号声在高阳城东城传扬开来,大清七贝勒阿巴泰催兵的鼓炮声震天彻地

      四千余的正蓝旗汉军和乌镇超哈重步兵被分成⟎六个大阵,大阵之前更是堆满了各种盾车,冲车,云梯,井阑。

      数十架投石机़和二十余门火炮,整整齐齐遗地排列在大阵之后ƛ。 桓

      清廷饶余贝勒阿巴霘泰,身着老奴,奴尔哈赤亲赐的金盔金甲,在一众正蓝旗将佐和戈什哈的簇拥下按刀踏上将台。

      这些戈什哈都是最精锐的正蓝旗白甲兵,人人皆着正蓝旗色甲衣렭,头上尖盔,身上俱穿棉甲뿍。那绵甲是在坚厚的绵上镶着铁片즦,并由铜钉固定,端的威风凛凛。

      时北方大旱,虽然已经十月的天了,但天气依旧闷热,这些戈什哈ṫ穿着厚重的棉甲츍,然而丝毫没有任何怨言,一个个脸䖨色凝重,步伐沉稳,俱囤是百战精锐的老卒。

      此外还有正蓝旗下大小将官十数员,都统、副都统、协领、参领、章京、各立两侧,人人手按佩刀,面色凝重。

      “开始吧!”

      阿巴泰那三丈高的鎏金澵大纛不断地向前摇摆,示意前阵的正蓝旗汉军和乌镇超哈向城墙方向逼近。

      二十余门火炮和数十架投石机也架设到了大阵之前,并进行了第一次试射。

      讴 显然第一次试射的效果很不理想,只有数枚炮子砸在城墙上胑,其余的石弹和炮子不是砸在了城䳛墙前端,就是呼啸着轰入了城内。

      乌镇超哈都统石廷柱也是久经战阵之人,在第一轮试射之猦后,就命令所有的火炮和投石机重新调整方位,务必要将石弹和炮子打在明贼的城墙上。

      数十架投石车经过两轮试射之后,终于将射程调好。

      琢斗大的石弹如同雨点般往城墙上砸了过来。歋

      城墙上顿时土木齐飞,鞭砖石飞溅,不时有墙垛和城墙后布置的箭塔被砸散。栁

      礳 舫 守城的靖北军有的躲在藏兵洞里,有的躲在墙垛后面,死死地顶着盾牌,协助守城的青섹壮更是䲤一个䰁个脸䭀色苍白,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一枚枚炮子也带着쟜凄厉的尖啸声,不时地砸럥在뼅墙促垛上,有些倒霉的青壮和靖北军士猯卒被炮子直接打中,砸中手脚的还好,若是砸在脑袋上和身体上,那根本没有活命的可能。

      在李率泰指挥着正蓝旗汉军即将抵鍱达城下时,清军的投石机和火炮终于停止了发射。

      一队队ꄚ的汉军旗在李率泰部将刚阿泰和李国柱的率领␁下推着数十辆盾车、冲车、向高阳城东城扑了过来。

      从城头上看去,直如一片蓝色的浪潮,汹涌着撞了过来。

      城墙上的靖北军在清兵投石机攻击停止之后,就纷纷在各队小旗囯的指挥下下爬出掩体,进入了各自预定防守的位置。

      李兴之沝看着汹涌而来的清军进入了城墙上火炮的射程范围后苩也是大喝块道痁:“开炮!”

      部署在高檵阳东城的ᬓ十门大将军炮同时臙发射,城头上顿时弥恇漫起一股呛人的硝烟。

      根本不需要瞄准,那一枚枚铁球便砸入清军阵型当中,顿时溅起一朵朵血花。

      甚至有一辆盾车,被呼啸而来的炮子砸中,霎时就四分五裂,飞溅的木料,砸在几个围拢在盾车附近的汉军,就是一阵鬼哭狼嚎。 쭋

      攻城的汉军在第一轮炮击后就有数十人死伤ᵲ,但是他们丝毫不以샲为意,依然打着号子詊,死命地往前冲突。

      这些汉军多是久经沙场的老兵油子了,他们知道,靖北军的火炮虽然凶猛,却不一定ᩱ会落在自己头上,但是若是现在转身逃跑的话,自己面临的恐怕就会是正蓝旗马甲的屠刀了。

      无数的汉军冒烟῏突火,往城墙边涌了过来。

       守ꀭ在城头的靖北军벎看着距离城墙越来越퀖近的清兵,纷纷点燃了架设在城墙上的小型訒虎蹲炮。

      㜭 钢锋营的火铳兵也不示弱,不停轮流往墙头下射击⾗。

      无数的炮子在城墙下形成了一道死亡的屏障。

      正蓝旗汉军虽然都是身着双甲的勇悍之士,但是在如此密集的䜧炮子下,依然被打磌的攻势琳为之一滞。

      箒㾝 被炮子击中的汉奸军,棉甲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弹孔,黑一块,红一块,好不渗人。

      那些脸上中弹的汉军旗,却是顿时倒地,他们甚呂至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跟上来的汉军们踩踏而死。

      李率⶟泰今年三十了,也算是久经沙场了娖,很ᬃ快就计算出媵城内守军火炮的发射䉾间隙,趁着城上明军装换炮子的瞬间,督促着麾下的士卒往前强攻。 ⨂

      “准备滚木擂石ﵻ和金汁,东虏快到城下 了。”

      李兴之,脸色凝重地看着越来越近的清军,继续下达‡着军令。༊ 뭜

      城头助战的青壮们收到命令后躲在墙垛后面,不楕停地将滚木和擂石从舺垛口往城下丢去。

      城墙下面矢木石齐飞,不时有正蓝旗汉军被击中倒地,然后被跟上来的汉军旗淹没。

      跟随李率泰伐明的汉军本来就是李永芳在铁岭的老卒,战斗力极为强悍,并非普通新附汉½军可比。㻡

      룬他们根本不顾死伤,在刚阿泰和李国栋的指挥下,将一架架云梯往城墙上抵了틄上去,Ẑ然后就顶着盾往城头爬去。

      城墙上的靖北军也是毫不慌张,不停地用叉杆死死地把云梯往外顶,助战的青壮则将一锅锅떛滚烫的金汁沿着云梯倒将下去뛺。

      哪烃怕是汉军旗俱響是身䟖着囆双甲的重步兵,被滚烫的金汁烫到,也是被烫的鬼哭狼嚎,不断滚落城下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