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市教育信息网

      另一边,

      在被击杀的瞬间,

      大司马的直播䒈间里,他整个人愣了一下。

      片刻后,他才回过神来,吸一口气整理下措辞,他才쑰故釞意▸嘿嘿一笑,道:

      “没事,这波不亏!”

      

      “你看啊,虽然我这波送了,但其实我这か波不是替我自己死的。”

      “我是替我家上单死的!”

      大司马义正言辞的给自己辩解着,

      ﵁ “你们看这波,这盲僧带着红buff。他要是不入侵我野区他还能去哪儿?”

      “指定抓上路啊!”

      Э说完,

      大司马端起大瓷缸,刺溜刺溜的滑了两口饭。

      ⴋ香滴很!

      等重新复活后,他立刻操控着酒桶走出泉水。

      但半路上,

      他却有点不知所措了。

      这波本来是能够刷上路的橍蛤蟆跟河道蟹的。

      但被盲僧入侵搞死了,蛤蟆必然也要﷞被反,河道蟹也更不可能幸存。

      “去碰碰运气᜙,看看下路河道蟹还在不在。”

      大司马轻声嘀咕着,很快从f6位置走向河쩻道。

      迎面,

      他便看到一个刚刚氾被打掉的河道蟹,立刻收缩脚步,退了回来。

      有点尴尬。

      大鬟司马摸了摸脑门,看着空空如也的家里野区,略有点尴尬。

      깕不过,

      他还是反应很机警,

      立刻ꬍ把目光盯向了中路,

      “没事,这波虽然野怪被刷了。”

      “但我们可以抓对垃面的人!”

      “一个人头三百块,一个河道蟹也就75快,哪个更赚都懂吧!”

      大歕司马嘿嘿一笑,露出猥琐的眼神,径直奔向了中路草丛。

      rookie似乎是因为rank的邗缘故,没太注意打野走向,全神贯注将精力放銎在了对线上。

      虽然这把对面是前期推线很厉害的卡牌,发牌员甚至还是顶级路人王dopa,但rookie依旧卅将线权掌控在了自己手上,对先疯狂的压制dopa。

      瘇 蔦 这就给了大司马机会了。

      他直接走出草㞍丛,然后鼠标疯狂标记,朝着辛德拉走去。

      第一时间发现打野来gank的rookid,也很有经验的往上半野区靠去,他还有闪现能操作。

      大司马则是兴奋至섊极,对着直播间的观众们大喊,

      “看我这波E闪,一波带走他!”

      “肉弹冲击!”

      顿时,

      只见㻌酒桶猛的吸了一口82年窖藏老茅揨台,然后肚皮猛࡛地一停,径直飞出。

      半空中,

      ' 更是继续闪过一道黄色光芒。

      E闪!崾

      ꢊ然后——

      撞到了小兵身上。

      上路,

      目뾒睹了全部过程的秦山,顿时嘴角忍不住一笑。

      这波啊,

      还是熟悉的味道。

      肉蛋葱鸡!

      大司马,真有你的!

      疃大司马人也傻了,他明明算计好了,虽然他跟辛德拉之间的直线距离被一波兵当着,但只要E闪,必然能够穿过这些兵,直接砸到辛德拉脸陴上。

      但没想到,竟然没操作聁好,E效果都落地了,才按澮出闪现。

      这一搞笑名场面出手,夀大司马有些尴尬,不过他直播娀间믟的观众们早已熟悉。

      “熟悉的味道!”

      “金牌厨师!”

      “太下饭橦了鬐!”

      一个个弹幕,看的大司马有些面红耳透,心里也有些懊恼。

      Ⳬ 搁以前用脚都能打出来的操作,现在却根本反应不过来。

      “到唵底是力不从心了。”

      心里委屈的叹息一声,大司马立刻收拾滒好自己低落的情绪,他毕竟是要吃饭的,膘不能在观众面前哭哭啼啼闹笑话。

      䭴 而且,技术主ḡ播打出这种场面也是很丢人。

      眼珠子转了转,

      大司马心里顿时有了理由,

      諡 “咳咳!”

      殒“小老弟,这波其实并不是我失误了,听ꖰ我跟你们解释解释啊。”

      “正常来讲,是不是直接e辛德拉,不过容易被小兵挡住,썌这是第恇一层对吧。”

      “第二层是什么잓?”

      “第二层就是我刚才嘴上说的E闪。只要能够E闪控到人,配合卡牌飞黄牌,一定能秒杀这个残血的꿨辛德拉。”

      船“不过鿎第二层还是太浅显了。”

      边说着,

      ⡵大司马还故意停下了,吊了吊观众们的胃口,

      嘿嘿一笑后,他才不再卖关子,

      “其实你们想想,第二˪层能打出什么效果?也就是一个僵硬的人头,300快而已嘛,对线没那么大作用飭!”

       븠“つ但ⷸ我刚才是怎么操作的?”

      ꛐ “我用闪现换出了对面的闪现,那可是辛德拉的闪现!”

      大司马刻意的抬高语调强调了一下。

      刚才,

      䇙他的e闪确实吓了rookie一跳,直接也慌乱中니白交了个闪现。

      但大司马可不会这么认为,他继续说着,

      견 “一个没有ﮊ闪现的辛德拉,那就是提款机!”옞

      “ꡬ我虽然没有杀掉他,但打掉他闪现就够了!”

      “啊!就够了!”

      “你们看,没了闪现他就不敢再线上压制的那么狠了詈,只能打的畏畏缩缩。因为他怕我来抓他,懂不懂小老弟!”

      “这波是第三层。”

      “我就炳不多说了,剩下得你们自己悟。打游戏这东西吧,不能全听别人讲,还得你自己悟!”

      ꑸ 说着,

       ᠞ 大司马边昂首挺胸的重䖐新回到了自己的野区,直奔刚刷新的石头人去了。

      ........

       上路,秦山在见识过大司马的下饭操作后,便对这把的打野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了。

      ﶪ 他全神贯注,打算直接上路对线杀穿余小c。

      正好这把拿的事青钢影,一己之力也能拯救整个队伍。

      “六级,六级㬘是波机会!”

      뒵 秦山心底默默念叨,卡六级,他还有一波单杀诺手的机会。

      就在秦山心底算计着ᶅ击杀的同时,C皇也等来了自죽己反扑的机会。

      “打野爸爸和中单爸爸来了!”눎

      鮮 “哈哈,我C皇翻身的机会来了!”

      ⃄ 余小c在看到中野一起朝着上路赶来,顿时精神一振,仿佛重新活᫠出了第二世。쳙

      整个人,也从防御塔下走了出来。

      棤 秦山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C皇竟然敢出来补兵了,恐怕是有打野来了。

      但秦山却没撤!

      他瞄了一下自己的经验条,差两个兵升六。

      “打野必不可能比我先到六,߶如果틀我能先杀了诺手,在打一个簕五级的盲僧,也不是没有操作空间!”

      单杀的机会难得,秦山不愿意轻易放过。

      正当他上前a死一个兵ࡗ,朝前走位,准备a死诺手身边的第二个近战兵升六躨的时候。

      身后,

      直接绕出了两玶道身影。

      㧗两道?! 赝 惒

      秦山愣了一下,才发现辛德拉竟然也跟了过来。

      顿时瞄了下左下角,确实没有任何miss信号提示。

      “这中路!”

      秦山有点生薃气。

      中路消失,信号都不发一个。

      这波一打二他还有操作机会,但辛德拉也来了,想要再操蛄作难度就大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