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爱奇艺视频播放器

      夏景行也思考过脸书融资的问题。

      几万美金,那肯定没这必要,因为自己就掏得出来。

      几百万美金,以目前取得的成绩肯定是融不到的。

      最好是先融个几十万美金,干点成绩出来再融下一轮。

      渎 但融资融的不ꑋ光是钱,还要看天使投资人为뚄企业带来的人脉和关系。

      当然了,如果是缺钱缺疯了,还穠融不到钱傼就死的那种,那没得选!

      不是夏景行小看饶磊,对方来做脸书的天使投资人,ᩘ还真픟的有些不合适。

      摲尽管饶磊在美国工作了也有近十年,有些关系和人脉,但和夏景行想要蓿的还有些差距。

      “我想以500万美元的投后估值,融50万美元。”

      饶磊一听,立马就笑了起来,“你这难度有些大啊!换我是天使投资人,肯晸定也不会轻易答应。”

      夏景行的目的就是开个高价,把路堵死,免得饶磊再开口,然后自己拒绝,伤了ࣳ双方的和气。

      夏景行点点头,“我也知道有些高,脸书目前的各项运营数据还不够亮眼,或许再缓段时间融资比较好。”

      饶磊没说话,心中却在快速思考。

      他来美国也鎷这么些年了,从事的都是技术和项目管理、风险投资相关的工作。

      在90年ꕟ代末有一阵归国热,可惜他没回去。

      縜 쁦但回去的查尔斯张、罗宾李、陈一舟、周云帆、杨宁,每一个都成为了互联网时代的弄潮儿。

      虽说陈一舟以3300万美元的价格把Chinaren卖给了搜狐,跟独立上市敲钟没法比,但也获得了很大一笔钱。

      周云帆、杨宁也拿着卖公司的钱,开启了二次创业,创办了“空中网⣎”。

      这三人都在斯坦福读过书,他非常熟悉,大家时常还在联系。

      对方时不时告诉他:中国网民破多少㳳万了,㱇哪家互联网公司又获得融资了。

      听得他是蠢蠢欲动。

      目前他虽然在商学院读M㰖BA,但也一直在思考创业方面的事情,同时还在盯中美两᭠国的互联网创新。

      当他看到脸书这个网站时,颇有感触,觉得这可能是一种全新的互联网模式,很有希望闯出一片天来。

      所以当听说脸书网站是中国留学生创办的,并且这位留学生遭遇种族歧视的时候,他就迫不及待地邀请这位中国留学生过来见面。

      除了帮对方“讨个公道”以外,他自己也有一些小心思。

      “缓一段时间再融资……”饶磊沉吟道,“我说说我的看法吧!”

      ⟝夏景行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他也很想听下这位中国SNS网站开创者有何高见。 萂

      “尽管美国知识产权法律体系比较完善,但也完全杜绝不了抄袭。” 拥

      饶磊笑着说:“你们和“ThisFacebook”的恩怨我也听说了。

      据说是两个本科大四的男生鼓捣出来的。

      听说他们这个网站在藤校已经臭掉了,是你们的手笔吧?”

      夏景行点头笑了笑,这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维护自身正当权益而已。

      “干得फ़不胃错,把对手灭杀于萌芽之中。”

      饶磊先是夸了一句,又讲道:“但如果对手不是两个大四学生,而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呢?”

      没等夏景行回答,饶磊接着说:“那可能对方就不会这么傻了,做一閅个跟你们近乎ֽ一样的网站。

      只需要把外观大改一下,功能甚至还可以加出更多。

      这样他们就可以做出一个全新的网站,功能甚至比脸书还要多的网站。 䖾

      ៲你能说他们是抄袭吗?

      軲 就算是抄袭,但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判定了吧?

      你可以去起诉他们。

      灆但对不起,他们可以请律师,慢慢跟你们耗,直接把你们拖死。

      大不了最后付一笔钱,庭外和解。”

      夏景行问:“你是想告诉我,必须得加快速度,以防范层ᮍ出不穷的竞争对手?”

      饶磊在美国呆了这么久,也沾染了一些当地习惯,直接打了个响指,“宾果!”

      “你想想啊,只要你趟出了一条成功的路子,那些大公司绝对会蜂拥而上。

      人比你多,产品做得比你好,钱也比你多。

      你们的优势呢?仅仅是时间而已。”

      饶磊笑了一下,“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融资,正式흁成立公司῵,招聘人手,然后“一骑绝尘”。

      当然了,这也避免不了竞争对手犹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但最起码,你们有更多的“领跑”优势。”

      夏景行仔细想了想,饶磊讲得有些道理,但也有部分夸大其词了。

      大公듥司目前是绝对看鋸不上脸书的,能看上跟风的大多都是一些屌丝。

      莱恩和뾡菲利斯两人也算屌丝,几百美元租个服务器就开干了。

      这同时也暴露出一个问题,目前的붰脸书网站,确实缺乏技춠术含量,抄袭门槛太低。

      “不要过分追⥫求估值和融资,你们目前要做的,是成立一家公司,完善团队和产品。”

      饶磊扶了扶鼻子的金边眼镜,语气和蔼的说道:“你们现在什么都没有,提高生存率,比什么都重要。

      万一再杀出一家竞争对手,可就不一定有这么好对付了。

      根据我了解的一些讯息,你ⲫ们网站相关的注册专利申请才递交上去不久吧。

      那你们有得等了,起码好几年。”

      夏景行笑着说:“饶师兄你说的都很有道理,但我们⠉目前싱也还没到大肆扩张的时候。

      仅仅是成立公司,招聘一个小团队的话,还用不着融资Έ,我们自己就有这钱。”

      饶磊楞了一下,笑着说道:“美国可不是中国,你租一个철房子,再招五个全职员伬工,一≖个月可能要花你两万多美金。”

      饶磊没有再往下炓说,他是쎐怕这位小兄弟才到美国,不了解这边的工资水平恰,对资本主义国家有误解。

      结果夏景行点头表示知晓,这倒让饶磊有些诧异了。

      又重新从头到脚打量了夏景行一番,这兄弟家㿜里有矿샙还是咋了?

      不过他倒也没有怀疑夏景行话中的真假。

      ῼ改开也有二十多年䍱了,国内有批人富起来了也不奇怪。

      跟他瞲们90年代初,全家举债自费㖑出国不一样,现在的小孩儿,日子可真是幸福啊!

      心中感叹一阵,饶磊也放弃了投资脸书的想法。

      毕竟他积蓄也콨不多,来美国10年,省吃俭用也才存下不到30万美元。

      人家一个月两三万的工资ᵆ开销都撑得起,哪里看得上自己这点钱。

      他本意是想找夏景行聊聊,看看项目㌭,合适的뗓话投个两三万美金。

      但现在嘛,只能熄灭了这个想法。

      除了感觉对方胃口太大外,还有就是风险问题。

      拿全部身家去赌一个项目,疯了差不多。踧

      脸书网站虽然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没到“投不进去就灞要撞墙”那种地步。

      巤 风险投资就跟它的名字一样,賆风险非常大。

      特ͮ别是早期的天使投资项目,一百个可能要死九十九个。

      要不是脸书这种席卷大学校园的气势㜰吸引了他,他可能连投资念头都不会动쮞一下。

      打消了投资的小心思后,饶磊又和夏景行聊起了回中国创业的事情。

      “饶师兄,你打算回国创业?”

      핛 夏景行表现得很是惊讶,其实他知道对方明年就要回国,搞了一个国内最早的SNS网站UUme(友友觅),当了一段时间的弄潮儿。

      “对,你别看国内各꼉方面还有些落后,但其实这就是机会,正需要我们回䝌国去填补空白︣。

      留在美国,你可能做个生活舒适的中产。

      但想成就一띔番事业,那就非常困难了。”

      阛 饶磊笑了一下,“当然了騚,你现在也做出了这⠿么一个不错的网站,有机会就一定要坚幔持下去。輞

      以后说不定我们꺅还可䟜以合作一番,到时候你可要多多支持师兄。”

      “师兄过ꁌ奖了!我还晫需ẕ要加倍努썒力……”

      饶磊没摆懍任何架子,和夏景行就像朋友一样,你一言我一语,聊起了闲话。

      从美国㥲聊到中国,从创业聊到生活,两人无所不谈,相谈甚ਜ欢。

      “椧行,䯉今天差不多就到这吧!感谢饶师兄的金玉良言。”

      聊了也有一个多小时饥了,夏景行起身准备告辞了。

      “别客气,以后常来坐。”

      饶磊笑着说道,这真不是客套话,通过刚刚短暂的聊天,他感觉自己真的是低估了这位小兄弟。

      不管聊什么,对듧方总能答得上,知识面很广泛,而且思维逻辑缜密,常提出一些让人耳目一新的观点。

      虽然浅尝辄止,并未深谈,但也令他叹为观止。

      턆最离谱的是,对方十分熟悉美国社会和各项商业法则,完鱊全不像是一个十八岁、才来美国两三个月的小朋友。

      临走时,他又叫住夏景行,互留了电话号码、邮箱悻,表示以后大家一定要多多交流。⪶

      完全是平等的语气,他是真的把夏景行当一个人物看㖮了。

      最后他还表示,如果꼾夏景行有需要的半话,他还可以为夏景꡹行介绍一些天使投资人或者VC机构。

      夏景行自然爽快的答应,又“师兄长、师兄短疽”感谢了一番。

      这让饶磊更满意了,渧觉得这小兄弟态度谦逊有礼。

      至于那天打架的事,也被他自뾈动脑补了:年轻人嘛,做事难免冲动一点。同时还更显得率真直爽、有血有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