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好色艳妇

      太后能说出这句벏话,大多对尉迟书对韩郒宴做了什么有些了解。

      ⣐太后的那句话

      也让她心熵里曾也有些朦朦胧胧的感觉更加的清晰。

      旖 但,顷刻间,尉迟书摇头,否定了这种想法

      当伤痛已经铸成,再给一点无济于事的药物,有什么用。

      ㇾ 她在发퉿神的同时,没注意元熙帝颛孙拓眼神时时瞟过来。

      퇀 温贵妃ฮ发现皇帝的心不在焉。

      用手肘蹭䯝蹭元熙帝的臂,身体靠过去,轻嚷一声“皇上”

      因她执笔提袖,其他动作也不方便。

      颛孙拓的视线回到温贵妃的运笔的画上来。。

      铎温贵妃出声后,尉迟书将头转了过来,看见元熙帝的注意昢力在温贵妃瓵身上。

      她觉得身子歪着都坐的麻了。

      她这出来许久,是要回宫了,脚也冰冷的没有知觉了。

      핯 她并不心怯于皇帝贵妃颶,不过是留情面,䑎日后好相见了。

      䨹 “淑妃。腚。”

      颛孙拓见她的动作似要起身。

      尉됽迟书惊了一᾿惊,都不明前一刻他汐的视线明明是专注的落在温贵妃身上,这一刻,냘怎么就落在她身上。

      “要回去了么”

      “皇上,臣妾。。”她没想到元熙帝会在ꣲ意她둝的动作。

      话语间,元熙帝已经走了过来

      “冷么。。”

      尉迟书忽然有些无措。 丬

      她没想元熙帝对她这般温柔关切的声音。

      一时间,有些思绪飘过脑海,快的她抓不住。

      好像是㙿几乎出于本能,她的手被元熙帝一把抓了过来。

      “皇上”之后温贵妃的惊呼

      元熙帝没理会身后急急跟上来的温贵ᵿ妃。

      “皇上。。”尉迟书不习惯自己手被人这般抓着,哈着热气。

      她也不是小孩子。

      但当她用力挣脱时,收到元熙帝一记满满的冷眼。

      侻“皇。”她下意识就把后面一个字吞下去了。

      她居然是在他面前失去了勇气。

      那一记冷眼还真是蛮冷厉的。

      華 尉迟书很少被别人的眼神吓住,逼退,然后,怂住。

      可,今日的她,怂了。﮼

      再然后,各种复杂的情绪,混乱的思绪一起涌上头,已经理不清,就选择默默承受。

      “魏林”

      “取朕的披风来”

      “皇上。。可是。큰。”魏林不敢说病皇帝过来䏼就带了一件披风,给了淑妃娘娘,皇上自个呢,只能又遣奴才跑一趟了。

      可,之前也不以为皇上如此关心淑妃娘娘啊。

      㵮 驶又转身鼓动小德子

      팲 “젺快。”

      ෱ “皇上。。”

      憢尉迟书怎么也觉着别扭,当那绣着金龙团云黑色披风挂在她身上,她竟然觉着浑身都难受的紧。ᙶ

      ㍧ “皇上。。”겲她急的快哭了。

      就算她觉着当初自己轻视过元熙帝只是没至要元熙帝㖋性命这般伤距害的地步,也没必要要元熙帝感激౉自己至此,他这般蹞对她,简直比直接折磨她难受

      “跟着你的宫人没来,朕让魏林送你回去”

      “谢皇上,不过实。实在不必了,臣妾宫人早在路旁将轿辇备下了”

      ῰ 她想快点抽身,就实答了。

      她也不知道今日的元熙帝是怎么了。

      因为对面前这个男人感情太过复杂,使뭹得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如果真是他举止轻浮,尉迟书倒也不惧,偏偏他的႗态度是强硬又认真

      她用力,但是没将手抽回,元熙帝握的紧。

      鎍 她不帞解看他,㍖才看见他眼底的冰冷和阴郁。 ൖ

      她最终将头转开。

      元熙帝最后主动将她的手放醝开。

      妏 “朕㕸让魏林护送你回去”

      “不。。皇㲸上。。不用了”

      “淑妃!”

      “这宫里,朕是你夫君,你是朕的妃子,朕的女䒈人,朕想找个人护送你回去,有错吗”

      她没想这般,但也懒得醥跟皇帝耗下去,不就是让魏林送一送,她会想今日元熙帝会怀着哪种心思靠近他。

      若元熙帝真的心怀不义,她也不认为就魏林这跟去一趟庆毓㕟宫,她就该大祸临头了。

      所以,没在这上继续下齲去。

      墨韵早早派人问过±两三回,也는送了雨具,虽然不曾打扰她,而是跟墨棋交涉了,她当时虽冥想中,也没理会一同供在亭内的皇帝和贵妃,但周围发生什么还是知道的。

      其实一座直以来,她觉着自己对㜶元熙帝并非是真的有敌视,她对他的轻视,自己呈现出来的高傲,不过是要筑起距鲡离感。

      她忽略她每次说完话,不敢直面他的心虚,实则是她内卜心对他有畏惧感。

      因为不ᵑ知他的人品,所以畏惧。փ

      ㌠也可能,因为皇权,劄有所暓畏惧,只是这些被她之前一味的用强,靠着阳王府和韩家的势,压下去了峌。

      滴所有的一切,就是不想和他扯上啥关系。

      或者,她并不愿意在皇帝身上费心,所以才会事情简单化。

      更何况,尉迟书觉ꙁ着,她和元熙帝的关系,不能用喜欢不喜欢来形容。

      他们注定不会有正向的关系。

      韩家得势,肆意妄为,污了皇帝的尊严,룗他可能也恨死了自己,她也是韩家亲眷,也没善待他。

      而韩家失蕳势,若元熙帝掌权,第一个不杀自己就谢天谢地。

      ẟ回到庆毓宫,换了一身衣物,在庆毓宫大殿,흅笼着炭盆。

      又有墨棋拿来的一挂紫貂᳛裘衣,尉迟书将之拢在身上,才用手撑了头,慢悠悠的清神

      皇帝那件黑色的猞猁的皮做成的披风,被她放在大殿。

      铀远远看着。

      訁上面一股淡淡的青草的气息。不难闻,只是,当你ᒣ不喜欢一个人,就什么都是错的,哪怕他身˚上的气味也不会喜欢䏭接受。

      ዌ当时魏林走的时ແ候,她是Ꝕ很想当时把这件萢披风交给魏林,让他转交给元熙帝送回。

      ꛶可转眼懬一想,或许不太够诚意。她还是应该亲自谢恩才算完。

      但,今日的事괒,尉迟书厞却훉有些看不懂了䢆。

      那句,他的女人,她觉着浑身都不舒服,甚閣至有䔅种恶ῑ心之感。

      皇帝虽然权柄大增,랆也没到能亲自主政的地步。

      他今日的举动,算是在别人面前表现关心自己,讨好自己吗

      他讨好自己。难道想得自己助力。

      这点说不通,因为尉迟书曾主动给予助力。

      栚 那时他处境쥄更难,没要她的助力,现在便更不应该。

      又或者䵞,皇帝当时,根本不信任她。

      若是要讨好她,又或者不信任她,都不会等到䪌今日。

      今齲日的䭵事,他是当着温贵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