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av在线

      出道单发售的日子还是到来了。

      无数人翘首以盼下,这张酝酿了许久时日,作为乃木坂46出道证明的第一张单曲终于正式亮相,索尼裹挟着巨大的资本以及强势宣传,对整个日本偶像圈宣告着这个新生团体的无限可能。

      小偶像们在参加完今天的最后一个宣传节目,也就是idoling!!!之后,便返回了乃木坂SME大楼,在休息室里,等待着她们辛苦至今所付出的努力开花结果。

      一单只是个开头。

      但这个开头却决定了她们之后的路将怎么走,以及是否走得下去,走得远不远。

      所以十分重要。

      成员们都有些紧张。

      参加节目时知道要在节目上表现自己,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去做,反倒是不会特别紧张。但是现在回到了休息室里,所有人都在耐心的默默等待,反而会感觉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能在等待中焦躁难安。

      西野七濑靠在高山一実的背上,漫不经心的画着手里的画,一个豆一样,两个豆一样,三个豆一样,四个豆一样,五个豆一样,六个豆一样,七只鸽子,八只鸽子,九个白云桑......诶不对,怎么越画越奇怪了?

      她脸色微红,连忙把纸上的肖像画擦掉,悄悄地瞥了一眼背靠着的好友,见她没有发现才松了口气。

      ......

      高山一実没有发现是有原因的,因为就在今天早上,白云山忽然问了一个深刻的问题把她问住了:

      已知,高山一実说话时会无法控制的手舞足蹈,一旦将其双手限制住,说话便会形成障碍,所以常常有人怀疑其发声的器官其实是那双手。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有绑匪将其抓住,那么到底应该用绳子绑住手,还是用胶带封住嘴巴,哪个更能够让高山一実无法得救呢?

      高山一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她下意识的回答是绑住手,因为封住嘴巴的话可以直接用手把胶带撕开,但白云山告诉她不能够自己解开束缚,所以这个答案并不成立。

      于是她又尝试以脑筋急转弯的方式得出结论是绑匪不会那么笨,肯定会既绑住双手又封住嘴巴,但这个答案依旧被白云山无情驳回了,理由是答案只能是其中的一个,不能选择其他。

      这下她可就想不出了,无论如何苦思冥想,也都只能愁着脸坐在原地发呆,连背后好友的动静都未能发觉。

      ......

      生田绘梨花的脸色则比前者的肘哥要轻松得多,她正安然的坐在椅子上,大口吃着白云山和川景艾带过来的慰问品蛋糕,满脸的眉飞色舞,看上去别提多开心了。

      一块,两块,三块,四块......蛋糕并不大,因此花花很快就吃完了自己手里的这份,然后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休息室里的其他成员,默默的挪动着身子靠近了摆放着慰问品的桌子,将罪恶的手伸了过去......五块,六块,七块——呃......有点渴了,喝点水。

      咕噜咕噜咕噜,好了,继续——八块,九块,十块......

      就在这时,她却身体一僵,忽然感觉手里摸到的东西温热细腻,不复此前蛋糕的柔软。

      拥有着大心脏的不怂花冷静的缓缓侧过头一瞄,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在和自己做着相同的动作,也转过头看向了自己。

      呵呵——

      两人尴尬的相视一笑,然后默契的背靠着这块地方打掩护,继续偷偷摸摸做着见不得光的事情。

      ......

      受到白云山的影响,中田花奈最近对麻将特别感兴趣,前段时间还特意请教过白云山,此时的手里都还捧着一本麻将的教学手册看得津津有味。

      萝莉组的成员们远远地看见了这一幕,却都不约而同的撇开了目光,默默的装做没看见。

      原因很简单,前几天花奶请教白云山的时候,她们就在现场好奇的围观,结果这货当场恶意满满的指着麻将里的幺鸡说:“看,阿苏卡这就是你。”

      小飞鸟差点没把他啄死。

      这货死性不改,又指着另一张南风道:“看,星野,在中国的话你就是这样的哦。”

      性子软的星野南不会动手,但也因此好几天没理他,连最爱吃的面包也一口都没分过他了。

      接着这货又指着里面的花牌作死道:“生田,这个长得跟你很像吧。”

      食人花气得又吃多了一个便当。

      到了中午这货才解释,里面的花牌是梅兰竹菊,没有梨花,是开玩笑的,但可惜已经覆水难收。

      一直在旁围观的幸存者生驹里奈倒是松了口气,因为她仔细看过了,麻将里面没有跟她有关的东西,所以怎么扯都扯不到自己身上,不用担心沦落到和小伙伴们一样的境地——

      结果白云山第二天又带来了象棋......

      ......

      白石麻衣紧张的等待着。

      但她也说不清楚这股紧张究竟是因为出道单的成绩而紧张,还是因为某个喜欢嘲笑她的家伙。

      短短时间内就留下了两个足以媲美蛋黄酱星人的黑历史,曾经的正义使者首席花骑白石麻衣,已经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那个家伙了,各种被花式嘲笑的场面都在她夜不能寐时一一浮现在脑海,令她感到不寒而栗。

      她总是忍不住心想,等一下白云山究竟会因为她左脚踏进来还是右脚踏进来为由来发起攻势?会先嘲笑哪一个呢?还是全都不放过一一玩个遍?那也太残酷了吧,休息室的地板看上去这么坚固,自己到底能不能找到条缝钻进去啊——

      她感觉噩梦即将上演,下意识扫了眼身边的桥本奈奈未想要寻求依靠,却发现了好友手里所捧着的那本书。

      那是本手工制作,看上去风格简约的书籍,连名字都没有,是桥本奈奈未以前从未有拿出来过的书。

      白石麻衣是这么认为的,至少她从来没有看过这本书,也不清楚好友什么时候买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眼看见就觉得很不顺眼,恨不得冲上去把那本书一页一页撕成碎片,然后一把火烧成灰烬,如此方解心头之恨!

      摇摇头将心里恐怖的想法甩出去,白石麻衣凑过去一把抱住好友的胳膊,歪着头问道:“娜娜敏,你不紧张吗?”

      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柔软触感,桥本奈奈未不动声色将手抽出,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对方的某个部位,脑中闪过了异端二字,随即缓声回答:“还是有点紧张的,不过都已经尽全力做到最好了不是吗?接下来听天由命就行了。”

      “哦。”白石麻衣点点头,接着狡黠的嘿嘿笑道:“话是这么说,但是娜娜敏你的书拿反了哦!”

      桥本奈奈未脸色绯红,连忙将书盖起来,鼓了鼓脸颊想要说些什么挽回自己的形象,却见到休息室的门忽然被推开。

      白云山终于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