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午夜视频在线播放下载

      商城里面只쭕有一行小字。

      【商城ྔ物品因随机任务刷新出现】

      鹤田枫有些褩无奈。

      看上去这个恋爱系统应该是鹤田枫윃解锁了《天国之门》隐藏内容后,再经特定情况出现的特殊版本。

      而且刚才的提示툣也说明了这㹂个系统只઒会应用于第一个解锁真正游戏内容的玩家,也就是他本人。

      这种唯一性让鹤田枫觉得内心十分舒适。

      他偏过头뿿,看向被自己放在电脑桌旁的面包牛奶饼干,回忆着渡边幸的容颜。

      戻 她该不会真的把自己当成饿肚子的无业游๽民或者乞丐了吧。

      亏自己还特意为了见她ⶏ提前打扮了ᄄ一番……

      即使这所谓的打扮环节对正常人来说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但是对于长期秉持御宅族理念的鹤田枫슙来说,妵他可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就在这时,鹤田ꞩ枫的手机响了起来。

      ⦮ 他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看着桌丽上亮起的手机웝屏幕中显示的“白鸟凌”,接通了电话。

      “我说枫啊,最近东京大学附近的便利店正在招店员,工作时间很自由,按小时发薪水的閪,可以自由选择工作时长,我觉得还挺适合你的。怎丛么样,要不凼要考虑一下?就在浅野那边,你肯定知道的吧?毕竟你从前也是东大的兂高材生嘛……”

      劉 电话对面的男人在鹤田枫接通了电⹾话之后就开始滔滔不绝自言自语了起来。

      对此鹤田枫已经瞒习惯了。

      这个名为白鸟凌的男人是他⺋唯一的一个朋友。

      챿两个人从初中乆时相识,后来进入了롺同一所高中就读,后来两人都在东京开始生活,联系也没有中断蘒。

      쵗 粙便利店店员么……

      酶 鹤田枫有些胆怯。

      他不擅长跟人打交道。

      这也是他为什么作꘱为一个东大毕业的高材生,到了社会上緉开始工作以后却与ഭ周걊围环境格格不入的根本原因。

      “算了,我觉得我不太适合。”

      “我早猜到你会这么说了。”

      电话那头的白鸟凌语气轻松,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提议被拒绝而感到气馁。輕

      ꡋ“最近还好吗枫,有空一起出来吃个饭吧?”

      “ﳨ嗯,下次有짴机会一定。”

      돬♹ 鹤田枫挂断了઴电话,看着床头柜上痨的相框发呆。

      那是他与白鸟凌的合照,在某一次整理ﻠ行李的时候,偶然间看到的䋄。

      至于为什么把这张照片떲放在相框里摆在了床边,鹤田枫也不清楚。

      大概是他觉﹃得让这张湶照片一直躺在不见天日的行李箱里不太好ૻ。梪

      䕌 LINE上收到了一条消息,那是来自于公寓房东的。

      鹤田枫这才想起来已聀经过了交租的日子了。

      他迅速将钱通过轲网上劳银行转愝到房东的账户里,银行的短信銔提示中显示,他的存款只有十万円톦了。

      如果在下一次交房租之前他还没有任何收入ꨵ的话,恐怕到那时就要露宿街头了。

      成年人的陬世界总是很无奈的,身不神由己是人间常态。

      渡边幸的好感度不过只有1,想要让她对自己告白还需要极为漫长的时间。

      鹤田枫看了看从前用濅来装杯面,现在已经空空如也的箱子,叹了口气,给白鸟凌回拨了过去。

      “我就知道你会頷再打过来的,放心,我帮你安排好了,明天你就可以过去了,任何时间都行,那是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

      鹤田枫道了声谢,随即挂断了电话。

      他知収道自己这位唯一的朋友肯定很为自己的生琝活处境担心,毕竟这家伙很聪明,肯定想到了自己的生活费用已经所剩无几了。

      在从前任职的公司离职以后,鹤田枫拿着微薄的薪水妄想在昏暗的公寓里不见天日,为此甚至购买了整箱ၿ的泡面。

      但这ஸ种日子到此为止了。

      他要出门打工赚取生活费用,然后找机会与渡边幸建立联系。

      如果鹤田枫没记ঠ错的话,浅草路附近螻的便利店正好就在东京大学南门旁。

      刚才白鸟凌在电话里퐬已经说过了,那里的时薪是不分白天黑夜平均1200円每小时,这种薪资待遇对于鹤田枫来说已经是十分理想的结果了。

      只是他从来都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所以反而会担心做不好这份工作。

      他想到了渡边幸。

      只要渡边ኙ幸能够给自己告白,那么他就能够拿到一百万円的奖励。

      那样褫也就不用去打工赚钱了。

      딍这么想着的时候Ṝ,鹤田枫鬼使神差一般拨通了渡边幸的电话。

      싧 虽然音乐响起的那一刻鹤田枫就已经后悔准备挂断了㺉,但是已经来憐不及了。

      “您好,请问是哪位?”

      电话那头,渡边幸的声音十分轻柔。Ҳ

      “我是……我是今天在四目町车站那里ᛶ被你赠送了食䎂物的男人,还记得吗,就刚刚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 “嗯,记得啊。”

      渡边幸似㉼乎并没有因为收㓞到这通陌生来电而感到诧异。

      阡倒是鹤田枫自己,他其实有很匠多话想要跟渡边幸说。

      他想要问渡边幸为什么赠送自己食物,῱为什么收到自己的来电一点儿都没有感到吃惊,为什么会在深夜跑到校ꛚ外的超市购买一大堆食物再返回学校寝室。

      这些问题萦쭤绕在鹤田枫的心头,但他终究没有问出口。

      “谢谢。”

      到最后,他的嘴里只能吐出一句单薄的㋊感谢之语。

      电话另一边的渡边幸回应道:ꔱ“不客气。”

      鹤田枫似乎默郊认了自己深夜在뇇街上游荡的无业游民身份,当这段对话以这种沟通方式继续下去的时候,气氛已经变得既冰冷又微妙了。

      〚如果现在挂断的话,那么他打这个电话就莞没有任何意义。

      “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我叫渡边幸,你呢。”

      ꋕ “鹤田枫。”

      ⃏ “这样,很好听的名字呢。”

      “你的名字也很好听。”

      毫无营养的对话。

      对于鹤田枫来说,简直正在被使用一种酷刑。

      “̛明天开始我会在浅草路那边,就东大南门外的那间便利店打工,有机会的话,下次过来见个面吧。”

      “好的呢。”

      “那么,虽然已经迟了,但是还是想跟你说一句,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我这边才是,初次见ᦖ面请多指教。”

      “那么先这ዺ样了,晚安。”

      “晚安。”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轻柔的女性声音,鹤田눷枫心满意足地挂断了电话。

      就在他点了挂断键的那一刻,心中却忽然觉得十分惆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