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在视线观看

      距离荆山镇不远有샵一个小集镇,乃是一个矿镇,是挨徥着一处矿山所建。

      柳㠿执事所掌的堂口正是位于此处。

      集镇中设立了哨塔,上面时刻有人巡守,要道布满了⍞一排排90度放置的木桩,防止有人冲卡。

      院落宽敞。 퀿

      门前放置了两个大石狮,做仰天怒吼状,似要择人而噬흇,威武而煞气。

      再往里走,有一座小型练武场,十多名赤着上身的汉子在挥洒汗水,青筋邬时而暴起,狠狠地击打在练功器具上。

      却见,手掌翻飞,皮肉碰撞,数道影子交错游走,不时间发出气劲爆鸣声。

      其中一人鹰ᜋ目灼灼,上身精瘦,却透露出狠辣퍰的凶漪劲,却是坐镇荆山镇区的三河帮高手柳占坤。

      围攻他的则是两名精锐帮众,身嘗体粗壮如牛,拳头有开山裂石之力。

      但任他们如䇭何围堵,却始终无法落手,ꅚ一到了关键时刻,柳占坤的拳掌必然会将两人的攻势撕裂一道口⏣子。

      游刃有余!

      킟 啪!

      拍 这时,他忽然挑眉,左右手陡然暴涨了半寸,分别击打在两名精锐帮众拳头上涘,将两人击得'连连后退。

       “今天就到这里吧!”

      “是!”

      两䂯名帮众稳住身子,惊叹之色从脸上一闪而过。

      看着柳占坤离去,一人道:“执事的实力越发軶可怕了!面对他,就像看到雷堂主!”

      イ另一人道:“确实如䩰此!今年年会,恐怕要热闹了!”

      ꧰两人嘿毑嘿一笑。

      这时,一人禊忽地看向别处,廊道有帮众匆匆走来,到了他的됣跟前,“郑哥!”

      另一人看到那帮众朝自己看了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于是笑道:“老郑,既然你有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

      等其离开,郑虎便看向那帮众,道:“什么事?” ᙷ

      “郑哥!姜涛被杀了!”

      郑虎虎目煞气蜼一闪,“姜涛不是到荆山运送荆糵草么?怎么会死?张天和周吉呢?”

      ೐“他们还在营箲地那边!张天的回复说튦,杀死姜涛的,是百草药铺那朸边的一个药童!”

      “药童?开什么玩笑!”

      郑虎知道药童是什么东西,那就是药铺的工具,每年死掉的药童不下双掌之数。

      縴这报信的帮众见郑虎一脸不悦之色,连忙低下头道:“张天回的消息就是如此,他说那个药童不简单,现在已经拥有了炼ᒞ皮初期的实力!而且,姜涛繁是在运输的路途中被埋伏死的,营地的掌控人孙立对他多有照拂,所以他根本无法出手!”

      郑虎眯了眯眼,“拉孙立哕?”

      孙立和他都是柳占坤的亲信,实力相差不多,最重要的是,关系㤋并不怎么好。

      他冷哼一声,和眼线交流了一会后,直接找到了柳占灼坤。삌

      “大人!”

      “什么事?”

      “是荆山那边厪,那里的诡开始杀人了!我想要过去看看,免得坏了收割荆草的进度!”

      鋔 “也好!”柳占坤想了想,说道:“顺便帮我带个人过㺄去!”

      “小宇䤱!”

      门外,一名穿着白衣的少年走了进来,朝俻着柳占坤道:“舅舅!”

      “繉到了那边,不要耽搁太久!”

      少年嘴角一勾,道:“我知道了!”

      郑兘虎心中一惊,看向白衣少年。

      却见对方剑眉星目,颇为俊美,只是脸上一抹傲气却是油然而生,不带丝毫遮掩!

      一想到刚才对方称꥜柳执事为舅舅,他那坑坑洼洼的脸上,顿时挤出一丝笑容来。

      “这位大人——”

      “我姓方!叫我方公煡子!”少年淡淡地道。

      柳占坤道衑:“这娃性子有点傲,你担待一下!”

      ⡏郑虎哪敢有异议,反而是一脸谄媚地道:“不敢不敢,这是我的荣幸!”说完,看向少年,“方公子,您尽管放ᛐ心,有我在,荆山镇没人敢对您有一丝的不敬!”

      “那就好!”

      郑虎很快地带着白衣少年离开矿镇。

      一名巡逻的帮넾众看到队伍远去,就胅跟同伴说道:“캃我去拉泡尿!”

      “快去快去!”

      这帮众밃嘿嘿꺤一笑,走到角落謞里,拉了下裤头,脑袋转了转,没看矍到人,连忙跑了开去,转过半条街,b就进了一间屋子里头。

      里面站着一人,却是之前和柳占坤在练武场里切磋的另一名精锐帮众᭼。

      “梁哥!郑虎和一个白衣嘕少ա年离开了!看他们的方向,像是去的荆山镇!”

      “荆山镇离这不远,他们去那干什么?”

      “谁知道呢?”那帮众说道。㼅

      “行了行了!你回去巡逻去吧!裤头别拉那么好!”

      “晓得!”

      那帮众掰了掰裤头,跑了出去。

      梁真暗骂了一句,扭头走了出去。

      荆山营地。

      陆长生跟着孙立回到营地后,匆匆到了테一间屋子前,几名正式帮众正围在那里。

      “是谁发现的?”孙立询问道。

      “是我!”正式帮众宋丁走了出来,“当时我路过这里,闻到了血腥味,于是就开门查看了一下,没想到——”

      洭 “现场我没有动!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了!”

      陆长生看了看,死去的学徒安静地躺在床上,脸上挂着诡异的笑意。

      一样的死法。

      “把人抬走,烧쎽了!”

      学徒和药童都在山上收割荆➍草,这事只有陆长生和宋丁来做。 犜

      两人抬走尸体,到了抛尸地,闗看着四周没什么杂草,宋丁就说:“你在这里看着,我去找杂草来!”

      陆长生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宋丁找来干草和柴火,将尸体扔了上去,火石一打,不一会火焰就窜了上去。

      他哼哼道:“我看我们要有大麻烦了!”䙪

      陆长生楞了一下,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毙大麻烦?” ⧚

      “你是新来的,不知道而已,荆山上有诡,其实并不是什么秘密,但荆山上的诡等级并不高,每一年的收割季,死一两个人就差不多了!但现在,死的人婍已经是以往的两倍!”

      “或许是那个诡胃口涨了?”陆长⌅生打趣道。앑

      “呵呵!你说的有道理!”

      啥子?

      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别当真!

      陆长㺺生有点尴尬,却没想到宋丁说道:“胃口变大,证明已经不是以往的诡了!뽶它——变了!”

      䰯 陆长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诡什么的,他最害怕嚟了!

      宋丁道:“兄弟,到时候要是发生了什么も,照应一下!”

      难怪之前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今天一发生了这事,就搭话。䒑

      陆长生道:“⾜都一样!꺙”

      谁也不能保证以后会发生什么,先答应下来,若是真的遇到危险,就看谁盋的腿长了!

      口头上的承诺囔,都是唾ῒ沫튿,飞出去㻡几下就干了! ޽

      鉆 唯一可惜的是孛,陆长生并没有在这名学徒的身上找到瓷片。

      有的尸体有瓷片,有的没有?

      这是为什么?

      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很快的,他就没心思考这些了。

      傍晚。

      收割荆草的药童、学徒回到营地,吃了饭便回到屋子뗥休息,整个晚上都是十分平静。

      陆长生憋了尿,于是起身走了出去。

      刚开门,便发现뇌四周静悄悄的,一股浓浓的雾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充斥了整个世界。

      起雾了?

      他心中满是警惕。

      所谓大雾容易出事。

      前世是说,大雾天看不清路,容易磕伤碰伤。

      浓郁的雾很容易隐藏起可怕的东西!

      テ 裾 只是膀胱负担有点大,他想了想탢,还是出了门,朝着隔壁屋的墙面洒水。

      滋滋——

      尿液射在墙面上,发出滋滋声。

      看ᰬ来他的肾还是不错的!

      这量十分的惊人!

      只是等他撒完提上裤子,却是骤然一愣!

      瓉 滋滋——

      谁在放水?

      他大步歏往屋子走,却差点和一个人撞了个满ᛥ怀。

      想也不想,直接一拳砸了过去。

      这么晚出现,不管是人是诡,先打了再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