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吊干

      埃里克作为在艾莉薇尔眼中是亲爷爷一般的人物,他的伤被治疗好,艾莉薇尔现在十分高兴。

      以至于她一时激动得扑到了夜羽的怀里。

      反应过来后的艾莉薇尔又立刻离开了夜羽。

      但她现在却是一脸认真的盯着夜羽,两只小眼睛想要看出什么。

      “艾莉薇尔,你这是要做什么。”

      艾莉薇尔心中想的是如何给夜羽奖励。

      夜羽能够治疗埃里克,对于她来说真的很感激。

      果然,对于男性,能够让夜羽高兴的奖励只有那个了吧。

      如同做出了重大的决定,艾莉薇尔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那个,夜羽先生您能靠近我一点吗。”

      “哦,没问题。”

      夜羽靠近了艾莉薇尔,他不明白艾莉薇尔为什么要叫他这么做。

      艾莉薇尔把脸缓缓靠近了夜羽,把脚微微垫了起来。

      夜羽的身高大约为175左右,艾莉薇尔约为160多一点,把脚垫起来之后,艾莉薇尔差不多达到了接近夜羽的高度。

      艾莉薇尔一下子踮起了脚尖,轻轻的亲到了夜羽的脸颊一下。

      一股温柔的触感从脸颊传来。

      ???

      夜羽还没有反应过来,艾莉薇尔却是离开脸红的一下子转过了身。

      她现在的脸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

      “艾莉薇尔小姐,这就是你给我的奖励。”

      “嗯,您还满意吗。”艾莉薇尔的声音如同蚊子嗡嗡一样细微,但夜羽还是听清楚了。

      “嗯,我很高兴,超级满意!”

      艾莉薇尔的脸更红了。嘴上还不停的念叨:“女神大人,罪过啊,罪过,我本应该把身心全都献给您的。”

      艾莉薇尔口中的女神不就是指的曦莉娅么。

      曦莉娅要真是因为这样就责怪艾莉薇尔的话,夜羽不介意让曦莉娅体验一下什么叫‘生不如死’。

      当然,这些话是不能跟艾莉薇尔说的。

      “艾莉薇尔,以后你就叫我夜羽,我就叫你艾莉薇尔如何。”

      “诶,真的可以吗?”艾莉薇尔觉得对于夜羽还是加敬称为好。

      “这也当做是奖励啦。”夜羽这样做只不过是想他能够更好的拉近与艾莉薇尔的关系。

      毕竟称呼用敬称什么的总让人觉得有些隔阂。

      “哦。”艾莉薇尔点了点头。

      “夜羽先生,时间已经不早了,您要不要在这里住宿一晚上,老朽这就可以去安排。”

      感受到自己体内充沛力量的埃里克向夜羽发出了邀请。

      “不用了,多谢埃里克管家。那么,艾莉薇尔,我就回去了,明天见。”

      夜羽向艾莉薇尔做了一个摆手的姿势离开了这里。

      “今天真是赚大了啊。”

      能够得到艾莉薇尔的一个吻,哪怕只是艾莉薇尔亲了一下夜羽的脸颊,这也足以让他兴奋好久。

      想到这里,夜羽就觉得今天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走在回家的路上,夜羽打开了自己的手机。

      看到上面满屏的未接来电显示,夜羽心想坏了。

      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他回去一定会被骂惨。

      怀着忐忑的心情,夜羽离家里的距离越来越近。

      漆黑的夜中飞过几只乌鸦,发出哇哇的粗劣嘶叫声,似乎在嘲笑下面这个青年走在路上心惊胆跳的样子。

      很快,夜羽走到了家门口。

      叮咚

      叮咚

      夜羽按了好几次门铃,但都没有人开门。

      难不成都睡着了?

      要真是这样,夜羽反倒会安心一些。

      毕竟眼不见心不烦,只要等待自己的妹妹气头过了,那一切就好说了。

      夜羽稍微的使用了一下自己的能力打开了门。

      按下开灯,夜羽转身——

      “谁叫你进来的,出去。”

      站在夜羽面前的黑发的美少女这样冷漠的说了一句。她的身旁还有一名中年男子。

      “是,妹妹大人,我马上出去。”

      夜羽离开自觉的站到了门外。

      “还有你,也滚出去。”

      “哎,为什么,小柠,这不关我的事啊。”

      带着眼镜的平庸中年男子也被赶了出来。

      “哼,反正你们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哐当一声,夜羽家的大门就这样被关掉。

      “你这小子,我可被你害惨了啊!”

      夜无为今天可真的是被拖累了。

      夜羽久久没有回来,他就被夜青柠强制性也一直在家里等待夜羽。

      可夜羽刚一回来,就被夜青柠连同夜羽一起赶了出来。

      阿啾!

      夜晚的寒风吹过,夜无为打了几个喷嚏。

      “儿子啊,你今天下午都去做什么了啊。”

      “没做什么。”夜羽不想告诉夜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

      “那你干嘛回来这么晚。”

      “要你管。”

      “你这小子...”听到夜羽的话,夜无为一顿火气冒了上来,却发现自己无处发泄。

      两爷子就这样在夜晚的寒风中站到了12点。

      哐咚。

      夜羽家的门终于再次被打开。

      “进来吧。”

      “老妹啊,老哥我爱死你了!”

      夜羽刚想向前拥抱过去,却被夜青柠一脚踢在了他的脸上。

      “变态的垃圾,真恶心,滚开点。”

      “别呀,青柠,你这样说,作为哥哥的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啊。”

      “哼,说吧,你今天干什么去了。”

      “救人去了。”某种意义上,夜羽说得没错。他今天相当于不仅救了艾莉薇尔,也救了埃里克。

      他的形象在自己老妹中怎么能够那么差呢。以‘救人’这种说法,夜羽试图挽回自己的形象。

      “嚯?是么。”夜青柠的嘴角露出一丝玩味。她靠近夜羽嗅了嗅。

      “那么垃圾老哥,请问你是如何救人才让你身上有陌生女孩子的香味的呢,还有脸上的唇印是当我瞎子?”

      “这个,这个...”

      夜羽有些汗颜,肯定是之前艾莉薇尔扑在他怀里时所留下的香味,以及那个作为‘奖励’的唇印。

      “嘛,我也不是什么恶人,既然你说你今天救了人,那么作为妹妹我也不能亏待你。”

      夜羽一下子两眼放光,难道今天他的妹妹转变性格了?

      终于要认可他这个哥哥了啊。

      “作为奖励,我就让你吃我亲手精心为你准备的料理吧。事先说好,不能浪费。”

      夜羽立马点了点头。“妹妹大人做的东西,我就算是含着泪水也会吃完的。”

      “你说的哦。”

      这股不好的预感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