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视频类似的

      正走着有个路过的说,“后院没地了,柴房”。

      “嗯,知道了”。

      看到林飞扬在四处观望高俊恐吓的,“瞅什么瞅,快走,信不信我放狗”!

      “汪汪汪……”

      在那几声狗叫的威胁下,林飞扬手抬起的,“好好好……”

      很快,来到后院被赶进间堆满各种杂物像仓库的一间房子并用铁链锁起来。觉得不放心又给他们每人拽上大铁球,“哼,高俊威胁的,老实点”!一摔门出去了。

      晃晃绑手腕的铁链胡军笑了,简单拉扯拉扯锁链被拽的嗡嗡作响在用点力就断了,又对砌墙体里铁链根部拽拽一扽扽感觉砖墙都颤抖,又要试试,

      “哎”!林飞扬骂的,“干啥呢!是不是闲的”。

      “扯开啊”。

      “扯个屁!在拽拽,墙头塌了,好不容易有个遮沙避日的宝地,哎呦~,还撇嘴,咋的,说你两句不行。眼珠子在瞪给你抠出来,脖筋在挑在挑”!

      胡军不吱声头了,头仰的高高看别处。当林飞扬转过身,一缩,也眼睛大瞪脖筋凸起。“抱歉抱歉,不是有意,请姑娘见谅”。

      “哼~”,胡军冷嘲的,“还要扣我眼,活该”。

      这女子也同他们似的身上锁着各种铁链,空洞的目光无神的落在手腕的木枷上。那惨白的脸宣纸似的双颊都瘦得凹陷下去使眼睛显得更大。她一身脏衣头发凌乱光是歪靠土墙上这一个动作都舍不得在对她看下去,她实在太单薄消瘦了,也正因为这种病态使她变得无比让人垂怜。

      “姑娘,姑娘,姑娘……”,又叫几声没有回答,转对胡军王凯投询问去,“怎么办”?

      “铛铛”,两声铁链的扯断王凯很迅速的把旁边长布揪下抖掉灰尘蒙她眼上,女子没有挣扎也没有开口神情还是那样木纳军也准备将她身上的枷锁去掉手刚伸过去,看到自己古铜色的钢腿还露在外面,“烂虫你来”。

      林飞扬义不容辞的要下手解救她,“师弟你来”。也同胡军一样灰溜溜的站到一边,拿个木板挡上点。

      王凯也想拒绝,屋里没其他人了,“师哥,我,我来不了”。

      “没事,你就”,手比划的,“那样在那样,就行了”。

      胡军说;“这样吧,王凯以为他要出什么高招没想到是,烂虫你去找衣服财物,我去打探打探,小凯你留这”。

      王凯慌的忙在女子穴道上点几下,“军哥我去找衣服”。

      “不用,哥长的丑,人也粗暴不合适不合适。如果你真有想法,咱三媒六聘也该做都做,飞扬……”

      “啊,林飞扬窗边回过头的,刚才我看外边了,半个人影都没有,你干嘛都行。哥去找衣服你好好的等我啊,慢慢来”。

      王凯还想开口他俩已经用块木板遮挡的跑了。

      空留一男一女的柴房让王凯有些慌乱,也找块布条蒙在眼上背对她的打坐起来。

      边跑的,胡军说,“烂虫,咱这样好吗?感觉有点对不起小凯”。

      林飞扬说,“是有点对不起,那你”

      林飞扬后面话还没出口,“别,合适合适”。

      林飞扬左右指指。

      “嗯,正殿汇合”。

      “正殿汇合”。

      很快,这像客栈的土匪窝里响起丁里咣啷,杂乱的鸡飞狗跳桌倒椅塌,人声呜哇乱喊,一踹门,胡军边穿衣服的边说,“确定了,是间客栈”。

      “对对对”,蹲墙角的伙计连连点头摸嘴托腮的个个肿的像猪头。

      林飞扬把三个沉甸甸圆鼓鼓的布袋摆桌上,“我检查了,没少。他们也算讲究,没做出杀人越货黑人钱财的不干净事,却对沙漠里受难的这样防备反常”。

      “那我再去问问”。

      “下手别太重”。

      “知道”,胡军一转头,蹲墙角里的伙计吓坏了。

      柴房内空荡干燥彼此无声,彼此无语。一人斜靠墙边,一人运气打坐。爬过来只虫子,昂着修长的触须两人间来回爬动看看他又看看她,一低头,爬走了。

      咔啦一声,女子斜斜的歪倒下去木枷发出刺耳的撞地声。王凯停止了运功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摘下罩眼布散出内力感知出女子大概位置小心挪过去,以最君子的姿势扯断枷链也渡些真气原是为方便她苏醒,

      “奇怪,她脉相怎么这样紊乱,体内,还有几股不属于她的内力”。又探知探知,那几股内力在相互纠缠王凯停手了,犹豫犹豫又窥手对她诊脉上去。

      “此人好雄厚的内力,武功必在我之上,那伤她的……”

      王凯兴奋了,这是个高手每遇到冠绝的高手都会让他莫名兴奋,也决定帮她把那相互撕扯纠缠的内力舒展。指尖急动,几道真气贯穿出去,开始很顺利那几股相互纠缠的内力眼看要被引导的归于平和突然暴躁起来全倒流的钻到王凯的气海左右冲撞。同时,女子直取他面门一歪头,躲过,她又继续,指尖王凯眼前划过,一攻一守方寸中二十几招走过,王凯感觉气海越来越乱奇经八脉也都出现转反反噬现象,分心空放女子下手极重夺命对王凯胸口两掌,更加速血水翻涌气海崩垮,硬忍,嘴角已经溢出鲜红全力的破开女子招式直取她喉咙他有机会,却蜻蜓点水,点到为止。“哼,我赢了”,人也倒下去气海尽毁内力全失。

      听到他赢了她很生气扯下眼前蒙布,看到王凯后皱皱眉一撑手撞出窗户消失了。

      月牙客栈巡视半圈林飞扬胡军回来了,要推门,“烂虫,你猜小凯在干嘛”。

      一咬手里大鸭梨的,“这种事,小凯只会清心寡欲,运功打坐”。

      “呵,想一块去了”,一碰,门开了。

      一踏进屋立刻的林飞扬脸上的嬉笑消失手里啃剩一半的鸭梨也掉地上气急急连忙忙的,“小凯小凯小凯……”,忙对他四处看看,身上没半点伤,表面没伤那就伤里面了,忙拽起他手腕……

      “烂虫,小凯怎么了”!

      “气海被毁武功全失”。

      “什么”!胡军瞪大眼的,转脸傻愣愣的,“我要去把他们都杀了,把他们都杀了”,一起身被林飞扬吓住,“你去哪”!

      胡军哭了,“我去把他们都杀了……”

      “滚回来”!

      胡军涨着嘴的手后指着,“飞扬他们……”

      “过来,”

      “我要把他们都杀了……”

      “过来”!一把拽过胡军手臂割道口子,“小凯还有救还有救……”

      看到自己的血都流到王凯发白的嘴里,也想到自己的血有治病疗伤的功效。

      林飞扬说,“现在只能先保命,气海毁了还可以做个普通人,筋脉毁了,一辈子都是废人”。

      “啊~”,胡军更担心了,“刚迈出一步,就要一辈子不能为理想而活,小凯会疯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