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刁人人搞

      馨香阵阵,五彩缤纷的花瓣,纷纷扬扬,漫空飘洒,片片晶莹如玉,天空中竟然下起了花雨。接着佛唱禅音响起,天空中吟诵古经的飘渺之音,真实的笼罩了整片空间。随后末世圣歌也同时响起,苍凉久远如自上古年间悠悠浩荡而来。最后又有祭祀之古音,仿佛划破时空而来,悲凉无限。天地同悲,日月同泣,天下分崩,人间血雨不止。

      无边无际的威压,漫天的红光,入目尽是血色,光明顶擂台道路两旁,除了跪着的,就只有坐着和躺着的了,所有人员都低下了高傲的头颅,身体瑟瑟发抖,心中有莫名的哀伤与凄凉。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这大中午的,晦气!”

      “独孤大哥,你少说两句,老老实实跪着吧!虽然这不是针对我们的压力,但也不是你我所能抗衡的,你的感慨,也就师父来说比较适合,他有这个本事。”幸运低着头,尽量让自己保持平衡,减少身体颤抖度。

      “嗯?怎么没有听到老大的声音,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来到我们身边,为我们遮风挡雨吗?”独孤皇邪总觉得遗漏了什么,灵光一闪发现逍遥叹声音不见了,显得太安静来,艰难地抬起头,试图找到逍遥叹的身影。

      “独孤大哥,不用找了,师父刚刚已经被老祖给召唤去了,所以,现在的情况只能靠我们自己来应对了,可惜了,那几个老家伙反应倒是很快,不然出现缺胳膊断腿的,那就好玩了。”幸运艰难的微微移动头颅,看了一眼一直不打算放过自己三人的阳期卫死忠粉,心里不停的进行诅咒,可惜那只是他的白日梦。

      “唉!要是师父在就好,这种小压力他根本不怕,那群老家伙还不是任我们揉捏。”

      “得了吧!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老大即使现在在这里,也只会带我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静静的呆着,至于那群老家伙,就如他们之前所说,这里是光明顶,还容不得我们放肆。”独孤皇邪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同时也明白逍遥叹的想法,落井下石的事情可以做,但不是在这里,何况这些人也只是言语上的相激,并没有越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还没有达到你死我活、生死相搏的地步。

      “唉!可惜了,你家老祖真小气,怎么不把我们也叫过去,太偏心了。”对于逍遥叹受到的特殊待遇,独孤皇邪表示严重的不满。

      “独孤大哥,师父可是大人物,什么世面没有见过?咱们只是两个小瘪三,怎么可能召唤我们过去?”

      “幸运啊!人是要有追求,所以才称之为人,老大有什么好的?我们都是天选者身份,他长的又没我帅,又好色,外面不知道养了多少个女人。。。”独孤皇邪见逍遥叹不在,开始数落他的缺点,以缓解心中的不平衡。

      “那个。。。独孤大哥,我听师傅说过,你不能对外宣传咯,他说老祖。也是个。老色鬼,现在你这么一说,明白就好,明白就好。”

      “我。。。丫的,王八配绿豆,刚好配上了是吧!唉!可怜我英俊潇洒的相貌,号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独孤大哥,大师父曾经和我说过,老祖认为自己长得太帅了,太引人注目,所以向来不喜欢长相太特别的人,独孤大哥,你的相貌已经严重超过了老祖的审美观,长过头了,如果按照老祖的审美观念,应该归于歪瓜裂枣一类人群,而二师父应该属于正常范围,所以,独孤大哥,长的特别不是你的错,长得如此特别,就是你的罪过了。”

      “幸运,你这样在背后贬低你家老祖,抬高老大的行为,好吗?不怕遭到报应嘛!”

      “独孤大哥,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是啊!师父的特别,就在于他是我的二师父,是你的老大,你只是他的一个小跟班,要是师父再多几个跟班,估计连你是谁都不认识了。

      再说了,我曾经听老祖亲口说过,他不在乎这些虚名,只要不被他当面听到就可以,独孤大哥,之前师父也说过类似的话,所以,安心啦,没事的,就是我们现在说他们两个红杏出墙,顶多就是让独孤大哥吃一顿竹笋炒肉丝就完事了。我是小屁孩,是未成年人,童言无忌,当我是个屁,放了。”

      “。。。”和幸运没有办法好好的聊天了,独孤皇邪发现自己的优点,一到幸运嘴巴里,全都他丫的是缺点,逍遥叹人已经不在现场了,有必要如此拍马屁,奉承他嘛,逍遥叹又没有顺风耳,听不到的。

      “长老,那个逍遥叹已经离开了,幸运那小子竟然说是老祖召唤他过去相见,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不偿命啊!”

      “就是,长老,老祖是什么级别的人物,一个普通天选者罢了,值得他自降身份召唤?”

      “就是,吹牛皮也不怕闪了自己的舌头,阳期卫少主都不一定能得到老祖召唤,何况是他一个小小的天选者?老祖若是有问题需要给予回答,也只有长老有资格,他一个天选者算什么东西?”

      “好了,专心应对压力吧!要是出现状况了没人会为你们负责的,另外,那个天选者的事情,你们不要过多的猜测,他确实是被老祖传唤离开了,现在应该在风云台上,别问什么原因,这不是我们该了解的,知道吗?

      好了,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一旦压力消失之后,就不要再找幸运他们麻烦,我们之前的举动,老祖应该看在眼里,既然那位已经离开了,那么接下来没有再继续必要了,否则,就是少主来了,对我们也无能为力,爱莫能助。”

      “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在风云台上,从声音的音色、音质,可以听出这是一个年轻的后辈晚生,在异变发生之前,风云台中并无此道声音。

      忽然出现的天地同悲,现在又出现一道陌生的声音,让不明白其中缘由的强者们,在艰难抵御天威浩荡之时,戒备周围的情况,若是在平时,他们早已第一时间发现声音的来源处,并且锁定目标,而现在,这个平时举手之劳的举动,如泰山压顶般让强者们无力应对新的情况发生。能够坐在风云台上的强者,无一不是一方强者,虽然都相信主位上那三位大人的实力,但凡是都有例外,没有强者想成为这个例外。

      “来者何人?又是如何来到风云台?来风云台所谓何事?”

      “小辈,为何你可以无视天地威压?”

      “三位大人,此人是谁?为何会出现在风云台?”

      眨眼之间,天地异象突然出现,还未等言论等少数几位强者反应过来,周围的景色一变,让几位强者心下一惊,本能的反应让他们第一时间想要改变目前的状态,结果一道声音传来,他们几人的中心位置多了一道身影,在身影出现同时,天地间无处不在的威压忽然消失不见,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若非看到周围其他的同伴们依然在艰难对抗的天地威压,被特殊对待的几人都怀疑之前与之对抗的压力,是不是自己所产生的错觉。

      “逍遥,此话怎解?”阳顶天以平辈的语气,说出一句普通的问话,让风云台上的强者们联想到了很多,但有一点是肯定,那就是来者是友非敌,并且与阳顶天关系不一般。

      “小子,当日一别,别来无恙,怎么还是那副德性,该改一改了,不然会没有朋友的。”高天原看到逍遥叹身形刚定,一个瞬移远离了言论等强者身边,独自坐在一处比较空旷的石椅上,拒绝与人交流,笑骂道。

      “老高啊!我只是无病呻吟,发现这个平台的景色不错,随口说了一句,不要太在意,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是吗,逍遥,我们都是乡下人,不明白你们这些城里人的风雅,来,过来坐,都是老熟人了,何必如此见外,说说字面上的意思吧!”阳顶天见逍遥叹防自己与防贼没有区别,在说话的同时,手里微微一抬,风云台上的两张石凳互换了空间位置,逍遥叹再次被传送了,而且位置正好夹在阳顶天和高天原两人之间。

      “几家欢乐几家愁,就是之前字面上的意思。老阳,你叫我来干什么。等等,丫的,老阳你这个老色鬼,什么时候将老高的技术学去了?拿来。”逍遥叹一直防着阳顶天,结果技不如人,空间戒指中的酒又被洗劫一空,顿时跳脚,左手叉腰,右手往前一伸,向阳顶天讨要自己空间戒指中失踪的酒。

      “小子,我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我这是躺着也中枪了,啥情况?”

      “逍遥,老高有什么技术让老阳如此惦记,为什么我和他们相处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你和他们两人相处没几次的清楚?”

      “简单,一个老色魔,一个老流氓,老色魔学会老流氓的手段,开始耍流氓,竟然利用自己的修为强于我这么一个后辈,对吃我豆腐,把我身上的物品抢劫一空,连裤衩也不给我留一个,没天理了啊!老幽啊!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这个老色鬼。。。”

      “放心,逍遥,我向来公平公正,会为你讨一个公道的,老阳啊!有十壶了吧,我的意思是我们三人每人分十壶。”

      “。。。”逍遥叹在三个脸不红,心不跳,一看就是惯犯的老家伙脸上看到了奸计得逞的字样。

      “丫的,你们。。。你们三个乌龟王八犊子,够狠,小爷我记住了,空间戒指都防不住是吧,给小爷等着。。。”逍遥叹气得破口大骂,根本不在意风云台中其他强者那碎了一地的心,这是哪位猛人啊!不知道面前的三位大人是什么身份吗?

      “逍遥,这次的异象,是你们做的吗?”阳顶天面色不变,脸皮比光明顶大殿还厚,对于逍遥叹的指指点点当做没有看见。

      “我。。。不是,这异象刚出现,想要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需要一个缓冲时间,稍等一下,一柱香之后应该会有结果的,正好,这段时间先解决我被你偷去的那些酒的问题。”逍遥叹死抓着自己丟失的酒不放,老虎不发飙,当自己是病猫啊!今天就发飙给他们这群为老不尊的家伙看下惹自己的后果。

      “逍遥,具体详细的消息,你可能不知道,但是初步的真相,我不信你会不知道。逍遥,看这风云台云集了中州大部分势力Boos级别的强者,你就忍心让我们多等几分钟?”

      逍遥叹听到阳顶天的话后,第一次认真看了一眼风云台上的情况,想了想,无奈的回答道:“唉!应该是天青色,天青色。。。出世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