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丽莎和顾欣怡激情

      众人在厅堂内散了,基本每个人心情都还算轻松,陈岱林的其他家人就不必说了,压根没他们什么事,而如薇海雅珠等人的话,在打了一场大胜仗之后,也开始渐渐平和了心境。

      只有陈岱林的心态,还算有些压抑。

      因为那名他朝思暮想的女子,这么都找不到。

      青屏那边,当日参加诗会的女眷家里,她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去浏览参观了一番,然而都没有找到符合陈岱林描述的相貌。

      而翟永光的话,虽然陈岱林猜测他摸鱼肯定是有的,但安排他做的事情基本不会含糊,要真能找到的话,他也就不会一直吊儿郎当了,恐怕是以为陈岱林在消遣他呢。

      事实上连陈岱林自己都有点怀疑,难道当日真的是他癔症了?

      他有点不太甘心,但此刻任凭他手脚通天也无计可施,总不可能真的画张画像然后满世界悬赏吧?先不说符不符合规矩,就说别人恐怕要笑他陈岱林想女人想疯了,他丢得起这个脸,晋王府可丢不起这个脸。

      正当陈岱林满心无奈的时候,有个家丁面色匆匆地上来通报:

      “世子殿下,皇宫那边来了人,传了一封请柬。”

      “皇宫?”

      “是,来者好像是东宫太子府的人。”

      “哦?”陈岱林这会有些惊讶了,他还没找到借口上门观察那两个皇子一番呢,这会人就自动请他上门了?

      机会送上门陈岱林当不会拒绝,他点了点头,将请柬接过来后,对那家丁点头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待得家丁走了后,陈岱林将请柬打开一看,内容的托辞是恭喜陈岱林在永安城内闯出诺大名声,特意请他上门一叙,言辞间尽是太子对陈岱林种种传奇事迹的仰慕……

      “呵呵,要是那个想杀我的人就是你的话,哪真是最高境界的阴阳怪气了……”

      陈岱林在心中狠狠腹诽了一番,他想起父亲对太子李健城的描述,一个城府深重而又喜怒不形于色的形象从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好,哪我这就去宫里会一会你。”

      陈岱林打定主意,借着请柬到宫里试探那个太子殿下,同时他也想借机去宫里探查一番,说不定是青屏记错了,那个他念念不忘的女子还真是平云公主带来的丫鬟呢?此事不可不防。

      想到这里,陈岱林立马朝外面大声喊道:“杨管家,备上马车,我要去宫里一趟!”

      ……

      永安城的朱雀大门外,陈岱林踩着一个护卫拿过来的锦墩,从车厢上缓缓下来。

      大燕律例,凡非皇室中人入皇城都不可骑马车,所以陈岱林要想进去里面,只能从马车上下来,骑步辇入宫城。

      陈岱林在骑乘步辇入巍峨皇城的时候,一直左顾右盼,引来迎接他的护卫们暗自不屑,心想这个所谓的世子殿下估计没见过世面,看到这么高的朱墙黛瓦就目眩神摇了。

      其实陈岱林是怕这会又来人刺杀他,所以心中暗自提防,他跟如薇海雅珠以及伤势略有好转的甲字死士都商量好了,在朱雀大门外等他,只要一有什么不测,他立马施展追影步从皇城内逃出来。

      刚穿越来的时候他没得选择,想苟也没那个实力苟,现在好了,几个上三品高手都是他的人,他当然得好好利用他们,让自己的安全感越来越稳些。

      不过让陈岱林有惊无险的是,一直到了属于太子殿下的寝宫,他都没遭到任何刺杀。

      “不合常理啊……”

      陈岱林摇了摇头,随后从步辇上下来,在寝宫外和接引他的奴婢一起踏进游廊,一路转向寝宫的正厅位置。

      陈岱林远远瞅见一个穿着明黄色蟒袍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外,他看到陈岱林从游廊过来,笑容和蔼,如沐春风。

      “见过太子殿下。”

      这身蟒袍惟有太子殿下能穿,所以陈岱林不用确认都知道,此人便是大燕储君,太子李健城了。

      “哈哈,陈世子,我可等你多时了。”

      李健城笑着上前虚抚了下,随后他拍了拍陈岱林衣服一路沾上的灰尘,眼神亲切。

      “果然有城府。”

      陈岱林被这一手弄得有些尴尬,先入为主的原因,他觉得对方实在太虚伪了,一时间连脸上的笑容也有些牵强。

      “走,陈世子,我们进去里面好好叙叙旧。”

      太子殿下倒是面色如常,他向陈岱林招了招手,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仿佛陈岱林是他多年未见的好友似的。

      陈岱林拱了拱手,随后与李健城一起步入正厅,当然进去前他还是特意往里面先瞄了几眼,悬着的心才悄悄放下……

      太极宫的另一处,属于三皇子李呈泰的寝殿。

      “三殿下,老夫听说那晋王世子陈岱林,被太子邀请到东宫那里叙旧了?”

      此刻有一名看起来精神矍铄的老者,在门外看着李呈泰在大厅里头发呆后,淡淡开口。

      “哎,吕老您什么时候来的?!”

      李呈泰的思绪被这句话瞬间拉回,他回过头来,看见门外的老者后,惊讶问道。

      被称为吕老的老者回道:“老夫听说晋王世子被太子邀请入宫后,就立马赶来了,不知三殿下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啊~哈~”

      李呈泰慵懒地打了下哈欠,他兴致缺缺地开口:“被邀请就被邀请嘛,我那个皇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又不清楚,总不好提前到朱雀门外把陈岱林给拦住,不让他进吧?”

      “三殿下莫要再嬉闹了。”吕老脸色淡漠,他继续说道:“此次陈岱林接连遭遇几次刺杀,背后手笔大到令人咂舌,恐怕包括燕皇在内,许多人都认为是您和太子殿下干的了。”

      “说来也是,这他娘的也太过分了,本王哪有那个实力去做这些事?能请来一个杀手去刺杀陈岱林就算不错了,明摆着就是我那个皇兄做的嘛,这种事也好赖到我的头上。”

      一提起这个李呈泰就非常郁闷,在厅堂里开始大发牢骚。

      “这是三殿下自己以为的,外人可不一定这样看,毕竟太子殿下明面上,也不像是有很多江湖世家效力的样子。”

      吕老淡淡说道。

      “切~”三皇子嘟了嘟嘴,但并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这种事,他目前也只是一个怀疑二字罢了。

      “吕老,哪就麻烦您帮我也写一封请柬吧,理由嘛,就跟我那位皇兄一样好了,等陈岱林出来的时候把他截住,立马把他请到我这来叙旧。”

      三皇子换上了一副笑眯眯的嘴脸。

      闻言这个在皇子面前自称老夫的吕老,眼中露出了些许赞许,他笑道:“三殿下的进步真是飞快,老夫甚感欣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