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里番

      虽然李茹提ꖷ出粉丝的事不用韩试操心,韩试在回江熥大前,想䟲了想᫓还是发了条微博。

      配图是从张紫枫以前的微博里偷捅来的,一个动漫人物,鼓䉲起胳膊的小男子汉形象。

      ꖵ 意思不言而喻죿:我羏已经不是个宝宝了!

      粉丝们的注意力果然被分走了一部分,张紫枫也很快就点赞,不过韩试发完凐就没ﯡ管,自琭然完䉼全不知道。

      回到学校,不仅三个舍友、同班同学,甚至在路上遇到的学长学姐,都不断打听韩试在《歌者》第一期的竞演名次,纷纷表示整个江大都是他的坚强后盾。

      “可惜芒果台不给你们投票权。”韩试摇头失笑,“节目规则要求保密,你们不要试图破坏我的职业操守。放心,㟔至少第二期我肯定仍然可以参加的。”

      小木闻言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歌者》第三期才开始淘汰……”

      㣧 韩ឪ试不为所动,୕守ꖉ口如瓶,进入了按部就班的校园生活模式。

      江大的大一课程不算紧쒲张,有时一天就一门两节课,所以韩试大部分时间都出没于图书馆,或者满学校地去蹭鲍课。

      没到几天,哪怕韩试再低调,他的行动떯路线就基本被江大精力过剩的女生摸得一ꅌ清二䯈楚。

      韩试蹭课成了江大一条靓丽的风景线,从哲学到历史Ȩ,从心理学到㨻社科,兴之所至,拔足而往,凡是有兴趣的课就会去瞅瞅츪,蹭到哪里就会把一堂课变渝成了랉公开讲座,教室里的人都挤不下。

      上课的老师们喜出望外之余不免哭笑不得,大概没想到在江大教了不知多久的书,到头来居然沾了个学生的光,吜在学校里火爆了一把。

      图书馆工作人员也惊奇地发现,每天犋入馆借书和自习的人忽然增加了很多,好像在这个金秋的末尾,放任了快半个学期的同学们幡然醒悟,一下子学飴习热情高涨了起来。

      江大的图书馆环境很好,窗明几净,每一层的借书室都是一半ຄ排列着分门别类的书架,一半放Ⰻ置着阅览桌供同学们看书和学习。

      韩试没课或者没找到想去蹭的课时,在图书馆里៼一呆就是大半天。置身其中,只有翻动书页的轻微声믰响,鼻子里隐隐有淡淡书香,整个人都能沉下心来。

      当然,围绕着韩试周边书桌而坐的女生们,到底有多少心思用在了手中的书上面,就很不好说䫣了。

      或许有些文艺的学姐,一个下午脑子里就已经构思完了一䘤本,以槯自己和韩试为男女主的小说,缠缠绵咍绵,不可描述,令人脸红心跳。

      韩试几天里主要是Ͱ在看一些音乐方面的书,乐理其实已经掌握得䱂不错,可之前和文余业以及梁乔波这些业内资深大佬交流时,仍旧有感到了深深的水平差距。

      自厄己当一个歌手绰绰有余,做一个专业音乐人却力有不逮。

      不过今天韩试看的是偶然间翻到的一忕本纪实小说,讲的是一位上世纪华夏戏剧家与法兰西外交官的爱情故事。

      《蝴蝶君》。

      毽 故事悱恻又离奇,非常像现代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个故事里的两个主人公都是男子,而其中一个是男扮女装。

      两人一起生活了十八年,无数㍈次干些爱做的事情,居然됦另鰺一人奃都没发现不对劲,甚至有了后代……

      最后的结局自然并不圆满,可让韩试动容的不是两人的秘事趣闻,而是ཋ在颠肺流离、年华斑驳之后,淡淡的一句:“我还爱棡着你。”

      ೗ ㏑上个世纪的故事,处于动荡不安的年代荼,本身就有一层厚重的光影,何况如同传奇的爱恨情仇。

      韩试莫췴名想起了一本书里的开场白㭆: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Ϛ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启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我永远记得你。那时丮候,你还很퍙年轻,人人都说횭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픺 当爱情加上了时间的分量,才是充实而沉甸甸的,富有余味的,因为剖开其中的每一段茄时光,都諮包裹着彼此生命的纠葛牵连。

      譞 这绝不是青春偶像剧里的爱情,像个泡沫一样戳戳朊就破,而샩是岁月回转、一切如烟,甚至几十年不相见、各有各自的生活后,轻轻一句:

      “我还爱着你。”

      韩试又想ᅯ恋爱了。

      走出图书馆,梧桐树缝隙后的天空,阳క光明媚,一晴如洗。

      不知道滇省的天气ⁿ是不是一样万里无云?

      顾小海前些天兴高采烈地打来电ꟃ话,汇报了《像少年啦飞驰》取得的惊人销量,话里话㧞外都在旁敲侧击着韩试有没有写新书的打襧算。

      作者出版社尝够了甜头,已经望眼欲穿了。

      韩试本来不准备理睬,可刚才看了《蝴蝶君》后,突然⢠又有了写一本的冲动。

      自己暂时没有爱情,可以写嘛。

      吃不到葡萄,让别人也酸一酸。

      只是时间上可能有钓点仓促,毕竟《歌者》第二期就要彩排了。而且之前૿说忙不过来所以不去《向往》,现在却有功夫写濦书,也不好跟何老师几个以及《向往》的观众交叼代。

      第二期演唱的曲目却胶可以改一改,韩试脑中⻣闪过一段旋律쉔。

      回到宿舍,时间已经傍晚六点了,寝室里只有邢鸣在。

      ꇼ뺩 “小猪和小木呢,老大?”韩试把借来的几本书䮟摆好在书架上。 ꜊ 见

      “小木打篮球去了,小猪去参加社团舞会了。”

      迦 “舞会?”韩试不解,“社团活动都这么高大上?”

      “他又新加入了一个交际舞协会,今晚屁颠屁颠地找学姐练习去了。”

      不愧是小猪同学,在解决单身的ꏪ道탥路上不依不瞓饶,手段层出不穷。

      柘 韩试反省了下,或许自己也得学着点。Ⓡ

      “对了,下午有个学生会的找你,好像是校园歌手大赛的事。”耑

      当校园歌手大赛嘉宾的事슘,韩试差点已经抛之脑后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