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伴娘

      落日的余晖,照不穿黑夜。

      ɐ

      梦魇于黑夜中嵍苏醒,又在晨曦中堕欍落。

      万剑山,陨剑崖。

      一缕夕阳照射在ꔤ这高耸入云的崖壁之上,反射出阵阵七彩的光晕,令飰人目眩神巐迷。

      放眼魷望去,这偌大的崖壁坂却是如玉石一般光滑,整整벢齐齐,毫不掩饰的阵阵໥寒气自崖壁之上散㶋发出来,好似被人硬生生一剑劈开似的。

      在剑心界的压制之下堠,众人莫说是劈焑开一块如此硕大셕的山石了,就是想在这崖壁之上留下一道剑痕都是难上加难。

      不过仔细望去,在这陨剑崖之下,却是有那么些深深浅浅的剑痕욡,早已不知历经了多少岁月,却依然在这斜阳之下,熠⻮熠生辉。

      熋每一个溻来到万剑山之人,其夙愿除去修出那世所罕见的剑心之外,ⳏ另一个愿望,只怕就是想在这陨剑崖底,留下自己的名字了。

      这不仅是一份荣誉,更Բ是一名剑修天赋和实力的展现。

      却只见这崖壁之上刻下名字的修士,无一不是仙剑宗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而在这᲻些名字之中,有几道名字尤为突出,其中最为众人所熟知的,便是独孤焚天了。

      仙剑宗之人,无一不心存敬意,并以此为目标。

      而在众人面前,大大小小,竖立着十块石碑ਗ,石碑鍚之前,是ه一片广场,众多修士齐聚于此,好不热闹。

      仔细看去,这些石碑之上,却是一个字也没有,有的,只是深深浅浅数不尽的剑痕,而那为首的石碑,却更为奇特,好似一方被人雕琢过的玉石,温润圆滑,竟是一道剑痕也没有,散发出的气息却最为古老、↣神秘和强祏大。

      越靠近石碑,꓊所受到的威压越大。

      传闻,这十座费石碑,皆是上古剑道大能留下的传承,每一块石碑,对应着一份功法,而每一个参悟出石碑秘法之人,无一例外,都成了剑道界举足轻重之人,执剑道之牛耳,惀烁古震今。

      而众人也知道,这样的人物如凤毛麟角般稀少,虽然这一代的仙剑宗人物之ඁ中,已有足足两人参悟出这石碑秘法,但也不是自己能够奢愿ﯮ的。

      而这两人之中,其中一位,便是林尘所熟悉的洛红衣,而另一位,㝴便是洛红衣口中的大师兄了,也霺是这一代仙剑宗弟子䑄中毫无疑问的第一人:独孤渝尊!

      촰传闻,这独孤渝尊乃是岛主独孤焚天一脉的嫡系子弟,年少鏴成名,以其绝顶뢡的天赋纵横同代之人,一人一剑,浩然长存,未尝一败。

      而在他参悟了这排名第三的石碑之后,众人虽惊其天赋异禀,却又觉情理之中,︋也就只有这般绝顶的天赋,才能成为东仙岛未来的岛主,岛主之资,理当如此。 ㉝

      愆 而令众遆人更加震惊的则是쎹这洛红衣。多年苦ꫩ修,虽在宗内小有名气,但在外却从未ᴸ有过一丝显露,就是在宗内,也因为她年纪尚小,虽天赋异禀,却ٸ也从未张扬,也就只有那几位核心弟子,才知道㕤这洛红衣的ཊ天赋有多么恐怖,比之独孤渝尊,可谓是有过之Ɀ而无不及,也就只有在他们眼中,才不会觉得惊奇吧。

      而在洛红衣参悟了这第七块石碑之后,也是令众人唏嘘不已,一朝成名。㬵

      而这一切,也不过是发生硨在月余之前而已。

      q

      ౙ直至如⟐今,尚能听见不少的闲뮂言碎语,在谈论洛红衣的䥥。

      众人来此,也并非只为了瞻仰前辈和这些天才的帎光芒,单单顶着Ꚉ这无形的威压,在参輔悟石碑的过程中,一道道无形的压迫之됺下,却能让自身对爐剑道的领悟梲更上一层,也能更好地理解许多剑诀之中不通的地方,抜这对于众人而言,也寙是不可多得的一份机缘。

      而这十块石碑,每一块虽然都有着极致的威压,但细细窵品味,每一缕剑气却又有着细微的差别,或阴柔,或刚猛,时而如长虹贯日,时而如清风拂柳,时而如浩然之气浩瀚,又칠如黑暗之中偏鿠带一丝阴邪。

      “想必这洛红衣,便是公子口中帮助公子ഁ的那个人吧?”

      察觉到林尘眼中的异样,身旁的木玲雪也是开口问道。

      林尘没有说话,只默默地点了点头,一缕清风吹拂,衣角蹒跚。

      ꇷ 比起这个쓍,林尘更感兴趣的是那为首的石碑,看似平淡无奇퍟的表象之下,是魌林尘也看不出深浅的神秘。

      “我准备在这参悟吀些时日,你若闲得无聊,不如去闯一闯这万剑山,这里的剑道规ﶟ则,对佸你而言,或许有褩害而无利,呆久了,뻏反而不好。”

      的确,如林尘所言,这万剑山虽볞然自带威压,但Dž大都是世界规则的辅助,而偏偏这陨剑崖一处,却是纯粹的剑道ஏ规则。

      这样的规则,对于剑修而言兴许是⩹一处风水宝浫地,但ﱆ对于符师而言,却是一种莫大的侵害。

      符道无形,以静生动,符师之道,讲究以柔克刚,娿厚积薄发,而这剑道的规则,虽变化万千,却大都极致偏聇激,稍有不慎,却也会在无形之中对自己的本源大道軲造成无形的损伤。

      犆 木玲雪却是倔强地摇摇头,秋水般的眉目之间,是难以掩饰是长情,刚经历过生离死别,实在不愿离开林尘片썺刻。

      林尘自然是拗不过木玲雪的責。

      “既然如此,那便跟着我吧。”

      林蟜尘开口,木玲雪自是欣喜。

      Ꞃ这第一道石碑,林尘也暂且看不出深ꬭ浅,不过,那䵧种浩渺包容的感觉却是掩盖不了的,不只是林尘,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无一例外地先被这块石碑的气息所吸引。

      仔细感悟,却又如雾里琎看花,水中望月一般圹,好似收获满满,却又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留下,更不用说有什么感悟了。

      林尘看向眼前这块如玉石般温润的石碑,长宽不过丈余,在这쯟十块石碑中算是最为娇小的了,颜色雪白,却又好似透췘明一般,初觉很近,却又让人感到遥싯不可及。

      ⲝ林尘来了兴致,带着木玲雪,径直向前走去,走了不久,却发现,距덞离这ݞ石碑的距离,似乎一直没有酭改变一般。

      那浩瀚虚无的力量此刻是那么的真实,却又似那天际的繁星,毫不吝啬的光芒轻柔地撒쌷下,又不让人触及分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