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AⅤ

      嬺“所以你的意思是说,除了쒕第一首侠客行,其余的三首都让躪你用去装13了!”

      秦宇点了点头,如今的情况除了点外,他已经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你跟那个人打赌,赌注是什么М!”

      秦宇弱弱道:“谁输了谁就脱光衣服,在众目睽睽之下,裸奔皇城一圈!”

      在说完这句话,他仿佛还有些不好意ꈓ思,低头看着自己쌠的肚子。䱊

      卧 听到这个赌注的秦洛,也是面皮一抽。

      僨到底是什么仇㘕什么怨,这两人真就不死不休了煅呗!

      要知道,读书人可是把名声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这要是真在皇城裸奔一圈,啧啧,他都已经能够想象到。

      那个人羞愤难当的样子,事态发展到这里,那个人轻则,心境破碎,从此一蹶不振,修为毫无寸进!

      重则修为当场尽失,搞不好还有丢命的风险!

      “你们俩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啊!”

      秦洛用着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语蠮气,⃺询问出这句话!

      之所쑰以会问这句话,除了是因为好奇以外눺,也是想好好了解一下情况!

      万一这件事情不是对方띅的过错闹,他也不好意思出手不去。

      他秦某人Ꞩ虽然本质憒上是一个护短的푉人,但也不会盲目护短。

      秦宇抬头道:“大概也是我抢了他的风头吧,同届会考里,他是第二名,分数更是高出的第三名很大一截!”

      “如果没有我的,他应该就是同届之中最耀眼的那一个!”

      䅠秦洛听完心中出现一抹了然,在感慨귙了一句年轻真好的同时又问道:“诗会在ﴗ什么时候?”

      秦宇:“后天!”

      秦洛点了点头,时间还可以对明天的自己镇场子,的时间不冲突!

      “好,时间到了过了我们一起去!”ﶎ

      秦宇听完双眼一亮,大喜道:“好嘞,锶多谢大哥!”

      秦洛揉了揉太阳穴,刚想挥手示意他离开,随即又改变了主意。

      对已经打算转身离开的秦宇叫喊一声:“小宇!”

      “诶!哥,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秦宇刚才自然是发觉到,他大哥有让他离开的打匬算。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趬什么突然被叫住但,还是听着就好。

      至于你说对方改变主意,秦硷宇就是呵呵一笑了,当了这么多年的弟弟。

      别人或럶许不了解,他还能不知道,从小到大凡是他这位大哥答应的事情,对方就一定会去完成!

      “小宇,你有没有想过,儒门可能不适合你!”

      䡆 秦洛并不是反对秦宇,修炼儒道,只是感觉对此可能有些不值得。

      秦宇的性格,他这个当兄长的还能不知道!

      这是个要强的,但凡有那么一丝的胜算,他都不᳚会来求别人!

      如今他来了,也就代表着山穷水尽毫无胜算,他进븑入儒ꤾ门也有那么久了!

      䌆 拥有着远超大部分媙人的资源,即便如此还是要他感受不到一丝的胜算。

      那也⧖就代表着他在儒门一道上的天赋,或许真츯的不是἟很好。

       既然如此,那还死磕在这一条道上干吗?

      大道三千条条皆可成道,能走的路有那么多,ཱ倒还不如趁这自己还年轻,Ⴠ去寻找一条属于适合自己的路!

      当然上面的话,只是秦洛个人的想法,选择权依然在式秦宇自己씣的手上。

      ᄐ 无论⒄他最后会选择判什么,他们都会无条件的帮助他。

      牿没有天赋又如ﶂ何!

      秦家这么大的基业摆在这,就算他再没有天赋,他们都能用资源强行给他撑出远超常人的资质!

      听完那句话的秦宇,陷入了沉默,又一次将头低下。

      他大哥话里的意思,他又如何会不明白!

      他对自己在儒门一道上的天멛赋,也算是有一个了解⊘!

      珁 自己现在修为是五阶,在同龄岜人之中算是不错,但这份修为却始终给他一种虚假ӌ的感觉!

      殿前大考,一首侠客行,让他拔得头筹,获⌻得一阶修为。

      之后又是一梤首登高,一首别董大,一首月下独뾔酌!

      使得圣庙共鸣,赐福囮与他,这才让他有了如今修为!

      可他却心里知道,这些东西都不是他自己的!

      自己如授今的途径与欺世盗名之徒有何不同!

      砱 他也曾经努力过奋斗过,希望能依靠自己做出那些传世之作,确实都쌐失败。

      或许在那一刻,他的自信心就已经被打击的差不多了!

      秦宇微微䵳沉思许久,随即,笑了。

      波“大哥等这次蝴事ꗊ会尯结束,我要去墨家!”

      秦洛一听这话,뽃瞳孔一缩,当场就急了:“你,你说什么!”

      “不是,小宇,发生了什么你要加入墨家啊?!”

      꿾“你别想不开啊?儒门那帮人顶多就是羟为氶了耙参加科考挑灯夜读,不分日夜为以后拼搏出一个好前程!”

      ┽ “再或者就是想写出什么惊世文章,C今世졩诗篇,从此扬名立万,圣庙赐福突破瓶颈!”

      “虽然平日里看起来面黄肌瘦,没什么精神,但好歹也是个正常人啊!”

      “可是反观墨鹢家那发量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进了那个和尚庙!”

      “而且那些人里十个有九个是脑子有问题的,还有一个⽚是特别有问题딌!!”

      “我也没看出来哪儿有什么问题呀!?”

      秦宇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但迫于形势,只能弱弱的插了句嘴!

      迢 “那是你不知道,墨家那些人打铁造傀儡都走火入魔了!”

      “尤其是打铁的锻造师,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铁打的太多,把脑羕子震出问题,就比如说当年有一个哥们在渡成仙劫的时候想锻造天劫,抡起锤子就上啊!!”

      秦洛用着飞快的语速劝说着自家想不开准备吃屎的傻蕫弟弟。

      ჯ希望他能迷途知返!

      秦宇其实也被这一番话吓得打了个哆嗦!

      妈嘞!!

      锻造天劫,这好죻像还真不是正常人想出来的事情!

      正常人碰到ﷀ天劫不应该是逃跑吗,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솑式啊!

      “这个大哥,我觉得那个傀儡ꮲ是挺好的!”秦宇轻声说出了这句话,声音虽不大,但语气中满是坚定!

      “所以你是打算以后跟那些傀儡过一辈子了!”

      “你问过咱们母后了吗?她是什么想法同意了吗?!”

      秦宇:......홬..

      秦宇此刻悛一脸懵逼,做傀儡是跟傀゙儡过一辈子有什么关系吗?

      秦宇:“大蘀哥其实我想去墨家是很简单,这个帅呀!!”

      菫说完他还不好意思挠挠头,尴尬道:

      “也不怕大哥你笑话我当年之所以拜入儒门,就是因为当年你一边念诗一边揍人的场面简直帅炸탄天悄!”

      秦洛:???

      呵呵!这个帅,你怕不是忘了挨揍的那个人是谁了,这要是让挨打那个人,怕是会被定义成你皮痒啊!

      “所以墨家又哪里让你觉得͌帅了?”秦洛语气幽幽的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