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靠逼

      “从前有座山,名为巫山,山上有座庙,名为朝云,庙里住着一位老和尚和小和尚,名为天地,陉它们在讲故事,它说什么故事呢?就是:从前有座山,名为俿巫山,山上有座庙,名为朝云,庙里住着一位老和尚和小和尚,名为天地,它们在讲故事,它说什么故事㡑呢?就是。。。”入夜时分,望霞峰一处平坦的平台之上,一座庙宇之内,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声音,音量由高向低,慢慢的变小,之后断断续续的޿,更像是在梦语。平稳뚍的呼吸声传出,声音的主人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累的睡着了。⻌

      一阵微风拂过,惊起一滩鸥鹭是没有,但圇朝云庙里此时多了一道身影,来时无声无息,如幽灵一般,身影ⴂ缓慢的龩向熟睡的人儿走去,即将到达之时,原本双目紧闭的人儿猛然间睁开眼睛,惊到了后来者,身体条件反射般的后退几步,手中㠭多出了一件兵刃。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篒 “呵~呵!远来是客,量你这位不速之客好生无礼,见了本宫这位主人,竟然还敢如此୤放肆,会不知道本宫驮,你们不是一直在满山遍野的找本宫吗?”

      “巫山之主,神女大人,在下幽冥,之前多有冒犯之处,望请谅解!”幽冥听到来人的话后,起身行修者之礼,这才认认真真观察来人的相貌ヨ。匍

      “呵~呵!幽冥军团长,你为何如此确定,本宫为传闻所言之巫山神女。”

      櫷 “神女大人高抬在下了,在下只是一位小小的修者,军团长之名,如何能入大人法眼?大人,今晚不谈国事,只论道,如何?”

      “㕩好,如你所愿。本宫瑶姬,见过道友,不知몘道友来本宫道场,所谓何事?”瑶姬缓步前行,引幽冥来到自己的居所。

      “红尘俗世纷扰,不得不有此一行,大人。ﮃ。。樂”

      “道友,你还是称本宫一声瑶姬吧!”

      “怎敢,大人身份尊贵,在下如何敢高攀。。。”

      뒧“呵呵呵!道友,圣贤之境强者,你可见过不少,怎未见你如此尊敬他们?”

      “哈哈哈!大人,这不一样,男儿豪爽,不在意这些小节。。。”

      “道友,你是在说本宫小肚檮鸡肠,秋后算账吗?”

      龄“大人教训的是,是我着相。”

      “幽冥见瑶姬有微怒之意,一想到女人心,海底针,怕她一转身,跑了,自己想再找到她,可就麻烦了臾。

      “是䆔嘛,敢问道友,寻本宫这么久,不知为何事?”

      칿 “大人。。。瑶姬,你还是称呼我为幽冥吧!这样才不显첱得生分,如何?”幽冥建议道。

      “这。。늹。也罢,幽冥,你౨们诅咒军团寻找本宫有一段时间了吧,不知道为何事,让你们如此锲而不舍?”瑶姬认了一个死理,不管幽冥如何避开这个话题,就是抓住不放锦。

      “瑶姬,原来你一直在这巫山附近,既然知道ƅ我们一直在找你,为Ἅ何不现身一见?”幽冥不答反问。

      “呵~呵!幽冥,凡事讲究个顺序,你先回答本宫这个问题。”

      瑶姬的话让幽冥头疼了,发现不管自己怎么说,都绕不开这个梗,看到对方似笑非笑的眼神,叹᫈了口气,决定实话实说,他严重怀뷑疑,对方早已经知道自己来找她的目的:“奉命行事,不得已而为之,还请瑶姬见谅。只是我刚才也说了,今晚不谈国事,只论道,瑶姬你也同意了,那么,这件矂国事问题,还是等到明日再说吧。”幽冥说到一半,㍊发现了一个新的借口,心里在偷乐着。

      “没事,总有例外,不是吗?”瑶姬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

      柟ꚤ “瑶姬,凡间的俗事太烦人了,不说也罢,否则,将会影响今天的心情。”“好吧!希望过了今晚,幽冥,你还能说出口。”瑶姬意有끉所指,让幽冥摸不⨍着头脑,不知其意。

      “瑶姬,你是故意避着诅咒军团的找寻人员,等我单独之时,才选择现身一见吧!”幽冥大胆的说出自己的猜测,此时二人已ᕸ经来到密林之中的一处普普通通的小屋,不过两三间房间而已。

      “幽ꙧ冥,你为何如此说词?”噼瑶姬推开一间房间房门,示意幽冥进入。

      “这座望霞峰,我不是第一个来此,更不槦是第一次进入,十二座山峰,我全部夜宿过,但就今晚是单独留宿,这种幸运,也许是巧合。整个巫山山脉,我有单独一人的时间并不多,大部分时间刀剑都在场,总是感觉有人在关注于我,一直在心中有个疑问,一直无法猜测×出来是谁,本以为是帝国派来的奸细。今읐天,刀剑他们有事,再加上痢今晚其袳他值班人员狂欢,有些醉意,不⠍适合这种值夜班的行为,因此,我才临时起意,袼来到这里留宿,但就是这么一次机会,我们遇上了,让我不떭得不怀疑,这根本不是偶遇,䢵而是有意为之。”

      “这只是你的猜测,相곩遇之事,谁又能说的清?”

      “是的,这话不假,但你也不要小瞧了我们诅咒军团,能派到这里来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据他们上报的来的情报,你一直就在这巫山附近,只是不知何种原因,不想和我们见面,因此,我们才进行密集式的搜索,若是你还不现身。。。”

      “不现身会如⛦何?”见幽冥没有说下去,瑶姬疑惑的问道。

      “一旦前线战事趋缓,将幚会让诅咒军团大部队开来,进行一次地毯式的搜索。”

      “如果本宫还未现身,会如何?ै”

      “简单,放弃,离开,为了寻找你ᓺ一人,不值。。。”

      “괾不值?”瑶姬瞬间提高音量,好像被抓住小辫子一般,脸色不好看了。

      “是的,不管你高不高兴,这确实是的一个事实,我们是军人,是战士,服从ᖾ命令是天职,但那是为人民服务諉,而只为了你一个人,说实话,要不是帝国派人在背后跟着,我才懒得来,派他几十人,寻山搜索一两个月,若Ⲥ是无果,过它一年半载,上报说你早已经离开了魜,若是上司不服,让他自己来,老子就不奉陪了。”幽冥直言不讳的说,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瑶姬的㚤神色,发现对方虽然怒意冲天,但是还在可控㞷范围内后,心下有了计较。

      㚕 “瑶姬,能否相告,你找我何事?你我这是第一次见面,我诅咒军团还没有出名到。。。”

      “赴约而来,否则,本宫早騨已经如你所说的,离开了这巫山。”

      “赴约,和我,这。。。此约从何说起?”

      “千年前,与楚王之约。当年。。。”瑶姬来到窗前,变为幽冥说出了始末,而她自己则陷入了回忆之中。

      从瑶姬的讲述之中,幽冥也了解了情况,这事情还和水有关。千年前,寒ݫ露帝国派出强者四䉱处寻找水源,其中一位来到了这楚云之地,寻ꀠ到了水源,并且帮助当地百姓,解决了他们不少苦难,同时也让楚云之地成为寒露帝国的一处飞地,被寒露帝国所庇佑,楚云之地从此不受附近各大势力和山贼盗匪웫的压迫,百姓们感恩戴德,那位强者的事迹传遍整个楚云之地,而这位强者,便是当年的楚王。楚王的事迹被瑶姬所知,在一次进入巫山之时,感激其为百姓的贡献,见其一直在六阶强者境界无法突破,便夜入其梦,与其论道,待天明之时,曾经问楚王,是否愿意和她一起追寻大道,共同欣赏那一道最美的风景。当⿂时的楚王拒绝了,回答的很直甬接,凡俗事未了,无䞰法寻大道,不想耽误了瑶姬的好㎀意,之后,二人就天各一边,再无见面机会了。

      “瑶姬,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幽冥听了半天,还是不佈明白其意。

      “临走之前,为了挽留楚王,让其步入正道,楚王当时还有千百年时间,因此我们当时有一个约定,千百年后,楚王来此一聚,到时给本宫一个最终的答案。”

      “哦!明白了,你等的是当时的楚王,而非我。所以,瑶姬,你认错ᠯ人了,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这位楚王已经。。。”

      “300年前,当年的楚王,他已经归天了。。。”瑶姬伤感的说道。

      “瑶姬,ↇ原来你早已经知道了,那又何来赴约籥之说。”

      “新的楚王出现了,所以,本宫依约而来。㧦”

      “新的楚王?新的楚王现在在楚云之地王宫之中。。。咴等等,不会说的是我吧!”幽冥看瑶≞姬微笑的脸色,瞬间不淡定了。

      “正是。”

      “不对,我只是诅咒军团的军团长,并䶪非帝国封赐的楚王,帝国封赐。。。”

      “本宫뺢也蹒知道,自楚王离开楚云之地之后,楚云之地被封赐的楚王不少,但从来未曾让我与之相见。”

      “那么问题来了。我非楚王,为何你又说我是楚王?”

      “当年我所见的楚王,是楚云之地百姓口中的楚王,而非帝国的楚王。”

      “这不是一样吗?有区别吗?”

      “为民谋쾢福祉者,民৖敬之。这就是当年我所认识的楚王,而你,现在楚云之地的百姓也以此称之,是为新楚王。”

      “倈哈哈哈!你们也太瞧得起我了,在其位,谋其政,我做了我깞应当做的,如果让我来这楚云之地,我就有义务为百姓做出自己应尽之事,都是一些平常萫事而已。。。䚘”幽冥想ꗱ了想,随意的说着,自쥪己来这楚云之地后,确实没干过什么事情,反톻而让不少贵族鸡飞狗跳,估计现膓在帝国陛下的奏折中,有一成和自己有关。

      “呵呵呵!楚王幽冥,你的话和当年那位楚王的话十分相似,难怪楚云之地会一样对你称赞有加。你们二人来这楚云鵪之地,均与水有关,当年他是为寻水而来,将楚云之水送出,保佑了楚云之地的百姓,而疧你,幽冥,千年之后,将水送回,再一次护佑了楚魆云之地的百姓,这一饮一啄之间,命运之事,还真是奇妙啊!”

      听到瑶姬的话,幽冥想ﻢ了想,确实如对方所说,命运这东西,还真是奇妙,随口而出一崹句ヹ自己曾经看砡过的话:“一念之间,命有命无,运起运落,是为命运。命运啊!谁说不是呢?”。。。

      “楚王大人,妾,巫山之女也,为楚云之客。闻君游望霞,愿荐枕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