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s直播app官方下载安卓下载

      马平川的表情显得异常坚决:“我为了追求自己的真爱,可以不惜任何代价。作为一个男人,就该爱得轰轰烈烈,痛痛快快,死去活来···”

      “请你别说了!”郝晓梅打断道,“你形容是可是相爱中的男女双方,可你现在可是你的一厢情愿呀。”

      马平川不顾对方带一点讥讽的言论,继续郑重地表示::“追求你是我的权力,拒绝我是你的权力。对于我来说,即便没有任何的结果,但也要享受一下过程中的幸福。只有这样,我才彻底无憾了。

      郝晓梅心头一震:“你这样天天碰壁还会感到幸福吗?”

      “是的。我能每天这样面对你,把自己的关切都带给你,即便遭受你的白眼,我也会感觉幸福,只要你每天都存在我的世界里就好。”

      郝晓梅惊愕地望了他很久,才感叹道:“你真是变了!”

      “不错,我是变了,过去我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怕,就连丢下铁饭碗而承包这个频临倒闭的针织厂所带来的风险都无所畏惧。可是现在,我最怕的就是我的世界里没有你。”

      郝晓梅终于被感动了,不由双眼噙泪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女孩,又没什么文化,你一个堂堂的大学生又是何苦呢?”

      “晓梅,我承认咱们之间有一些障碍,但又算得了什么呢?在爱情的道路上,一切的障碍都是纸老虎。你是一个新时代的女孩,难道还抱着传统的门当户对的观念吗?”

      郝晓梅再也硬气不起来了,把头羞涩地垂下来:“我···我真的不值得你对我这样好···”

      “晓梅,那是你的想法,你知道最近几个月以来,自己表现得多优秀吗?”

      “我···真的优秀吗?”

      “是的,我不禁想起咱们的第一次谈话,你说只要给你十三天,就让我舍不得开了你。我当时很是震撼,可你真的做到了,我和这个厂都已经离不开你了。”

      “唉,那是在工作上。我可能成为一位好员工,但未必会是一个好妻子呀。”

      马平川淡然一笑:“我知道你想成为另一半心中的女王,可我宁愿成为自己心爱女孩的奴仆呀。其实,这段时间以来,我在你跟前所表现的并不是一个老板,而是一个俯首帖耳的小男人呀。”

      郝晓梅这时有点心乱如麻,已经没有勇气再与他对抗下去,而是慌乱一转身:“我···该回车间干活了。”

      “晓梅别走!”

      马平川突然动情地扑过去,大胆地从背后紧紧抱住她。

      郝晓梅浑身就像过电一样,抽搐一下,想摆脱他,但凭她的力气又如何做得到?

      她挣扎几下便求饶:“马厂长···求你放过我吧···”

      马平川已经看出她动摇了,便更加大胆了:“不,你就是我的幸福,放了你就等于放了幸福。”

      郝晓梅虽然有些陶醉,但还没有失去理智:“请你要尊重我···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马平川不由一怔,慢慢放开了她,并扳动她的娇躯,让她回身面对自己。

      “晓梅,你是说会考虑咱们的关系对不对?”

      郝晓梅纠结了片刻,终于轻轻地点点头。

      马平川已经看到了成功的希望,立即喜出望外:“太好了,只要你有这个态度,我会一直等下去,哪怕等到海枯石烂。”

      面对他的执着,郝晓梅既感动又无奈:“你···真是一个傻瓜。”

      马平川莞尔一笑:“在你的面前,我宁愿做一个傻瓜。”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尽管郝晓梅并没有给予他任何的答复,但也不排斥他的纠缠了,每次都能跟他温馨互动几句。在郝晓梅看来,在自己失去刘成凯的消息后,能够有另一个男人走进自己的生活,才会让自己的情感世界不那么寂寞。如今,她只能把对刘成凯的思念深埋藏在心里,留作追忆,留作徘徊,人生毕竟是阴晴圆缺。

      可是,窦纯燕突然有一天把她叫到了车间外,一副阴沉的面孔冲着她。

      郝晓梅的地位已经跟当初不可同日而语了,她是老板的恋人在车间甚至在全厂都是一个不公开的秘密了,即便是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也显得很从容:“窦主任,您找我有什么事?”

      窦纯燕那副杏眼近乎发出恶毒的目光:“你说呢?”

      郝晓梅一看对方的表情不善,不由惊疑道:“我没做错什么呀?”

      “哼,还说你没做错?你为啥跟马厂长搞不正当关系?”

      郝晓梅俏脸一红,语音也变得结结巴巴:“您···您胡说什么···我和他是正常的关系···哪一点不正当呀···”

      “哼,还说你俩正常?我亲眼看到他今天用手摸你的脸了!”

      郝晓梅的俏脸被涨得通红,虽然感到害羞,但却据理力争:“难道这样就算不正当了?”

      窦纯燕鼻孔一哼:“哈,难道这样还不算吗?看样子你真是太开放了!”

      “您胡说什么?这算什么开放?”

      “你俩一个是老板一个是员工,居然有这样的举止,难道是正常的吗?之前你本来挺抵触他的,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最近为啥学会跟他眉目传情了。”

      郝晓梅平静一下情绪:“请问,现在男女朋友之间谈恋爱在公众场合拥抱接吻都很平常,难道他抚摸一下我的脸就算不正当了吗?”

      窦纯燕脸色陡变,眼神里满是戾气:“你说什么?请再说一遍。”

      郝晓梅为了维护自身名誉,坦然地表示:“马厂长一直在追求我,想必您早就看出来了,我现在被他感动了,已经答应他做我的男朋友了,这有什么不妥吗?”

      “你要做平川的女朋友?”

      郝晓梅为了反击平时看自己不顺眼的女上司,于是凛然点点头:“是的。”

      “哼,凭你也配?”

      郝晓梅淡然一笑:“我也清楚自己一个乡下女孩配不上一个城里的企业家,但这不是我说的算。他每天是怎么追求我的,难道您就心里没数吗?”

      “哼,我是看他频频向你献殷勤了,这又能怎么样?你既然明知道跟他的差距,就该避而远之才对。”

      “我避而远之?他是我的老板,我能躲避到哪里?”

      窦纯燕的脸色稍微温和一下:“只要你跟马厂长断了关系,我会帮介绍一个更好的工作。”

      “更好的工作?目前咱们厂的情况可是欣欣向荣,一片大好,我不认为还有更好的工作。”

      窦纯燕满脸不屑:“你真是一个乡下丫头,见识太小,就凭这个已经转为民营小厂就让你满足吗?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把你介绍到机关里去工作。”

      “机关工作?那个机关?”

      “就是咱们厂的顶头上司——轻工业局!”

      “局里?我一个没有文凭的乡下丫头能去做机关?”

      “是的,就算你是一个灰姑娘,也有进入宫殿的机会呀。”

      郝晓梅一副质疑:“您有这么大的神通吗?”

      窦纯燕傲然一笑:“你可能还不清楚我的背景吧?别看我现在父母早逝,但我的姨夫可是轻工业局的局长。只要他一句话,把你变成一个合同工去机关做一名编外的文秘还是轻而易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