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kbb

      却是见那金九龄已被逼至院墙边,眼见即将败亡于叶青剑下,于那千钧一发之际忽然身形一转,竟是挥手直接将手中长剑像暗器一样掷出,目标直指叶青心口。

      这一起剑式之突兀,杀机四起,在叶青剑尖刚好离他还有七尺之时,少一分不宜变招,多一分难尽全力,时机掌握得可谓完美至极。

      “这是……荆轲刺秦!”

      屋内传来一声惊呼,陆小凤已是猛然想明白了什么。

      逆水寒是荆轲集燕国剑客与自身大成剑法,金九龄既然得到了,那其中又怎能缺少了最著名的一招——荆轲刺秦。

      这一招剑式相传为荆轲刺秦王所用,当年曾于秦宫中一剑刺穿大殿铜柱,号称七尺之内,挡者皆杀。

      原来金九龄先前所有行动,皆为了这必杀一击所做假象,心思缜密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此时的叶青比所有人都明白这必杀一击的恐怖,在金九龄掷出剑的那一刻,他竟是感觉天上地下四面八方都向他涌来了杀机,无穷无尽绵延不绝,几乎让他在瞬间冻结。

      也是到这一刻,叶青才突然明白,这逆水寒最强一招的最厉害之处,就在于已经深入到了意境的领域。

      而能抗衡意境的,除了以至强的力量破之以外,也唯有以意境方能战胜,刚好叶青并不缺这东西。

      “破!”

      只听叶青口中一声轻叱,身形亦如金九龄刚刚一般猛然向后急退,手中青釭剑对准疾驰而来的长剑剑尖,不停挥剑。

      ‘叮叮当当……’

      挥剑不止,响声不停,像小雨点一样急促,也不知叶青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挥击了多少剑。

      逆水寒的至强一击确实强大无比,每一次的挥剑击打都会让他浑身一颤,不过还好掷出的长剑也有力尽之时,等到他退到另一边的院墙边时,终是‘砰’的一声无力地跌落到了地面之上。

      而与此同时,就在长剑被掷出的瞬间,金九龄竟是看也不看场中将可能发生的后果,也借着这一掷之力,向着院门口飞了出去。

      这一招当真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包括连号称最聪明的陆小凤在内都没有能够想到。

      众人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院子里的金九龄人影已消失不见了。

      他的人已掠出院外,这一下当真是所有的人都耸然失色。

      金九龄若是从这里逃脱,以对方的身份地位,今后这里的人怕都是要亡命天涯了。

      陆小凤已是当先从屋内窜了出来,公孙大娘和薛冰也紧随其后,却是正准备去追。

      只是有人已经比他们更快了一步,出了庭院门口,而那人自然就是刚刚击落长剑的叶青。

      以叶青现在的能力,自然是不怕朝廷的追捕,但他一向怕麻烦,况且还关乎陆小凤几人,所以一切还是简单点好。

      而眼见着叶青追了出去,陆小凤竟是直接停了下来。

      公孙大娘急道:“陆小凤,传闻你轻功最好,为何不追了,难不成是顾念朋友之谊,你想放那金九龄一马,你可知此人逃走我们将是什么后果?”

      陆小凤却是颇为轻松,淡淡一笑道:“大娘只管放心好了,金九龄使出至强一击,料来气力已竭,现有叶青去追,他肯定逃不了的。“

      公孙大娘这才释然,也笑了笑道:“陆小凤果然还是陆小凤,那我们就在这里等姓叶的好消息。“

      金九龄现在也已领教到,叶青恐怕不只是剑术可怕,这个人的轻功,竟然也同样这么可怕。

      他本是出动在前,又占了出人意料的先机,中间更是有对方应对自己长剑杀招的时间缓冲,可是就是这样在七八个起落后,叶青竟是已快要追了上来。

      他们之间的距离本来至少还有个十来丈,但现在竟然已经缩短成了不到四五丈。

      这样近的距离只需要一个起落,就立马怕是会被追上来。

      只不过有一点让人奇怪的是,金九龄此时居然并没有显得太过于慌张。

      前面已到了胡同口,长街上道路纵横,金九龄相信只要出了胡同,自己只需要随意拐进一个岔道就可以脱身,然后只需要等到天明一切自然就会重新恢复到自己的计划之中。

      金九龄是这样想的,所以他忽然喊了一声:“快来人,挡住他,后面的是绣花大盗?”

      声音刚落,胡同口旁的房间内,突然飞出了四条人影,仔细一看,竟然全都是红鞋子内的人。

      却不正是公孙大娘的姐妹,二娘、三娘、青衣女尼和江轻霞。

      也不清楚金九龄是怎么知道这四人在这里的,只见四个人当下就像燕子般飞来,三娘与青衣女尼在前,二娘和江青霞在后,竟是准备拦向叶青。

      叶青一心都在金九龄身上,眼看这时对方已是掠出数丈之外马上就要逃出法网,当下哪里敢多做耽搁。

      只见他先是随手挥动手中长剑,一剑荡开四女攻来的兵器,然后竟是顺势朝金九龄掷出了青釭剑。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力量和速度,因为它再出现时已到了金九龄的身后。

      剑光一闪,剑锋已经从金九龄的后肩穿了过去。

      金九龄只来得及听到了一声很奇怪的声音,然后他才差觉到一股剧烈的疼痛。

      ‘啊……’金九龄的嘴里发出了一声痛苦至极的哀嚎声。

      ‘噗通’一声,刚刚跃至半空的身影也瞬间跌落到了地面上。

      金九龄大声咳了一声,就看见一股血从自己肩膀处涌了出来,血冒出时,他才看见了穿肩而过的剑锋,眼里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金九龄问道:“你怎么可能会?”

      “会什么?你是说逆水寒吗?”叶青低头俯视着金九龄,微笑道:“我这个人学习剑法还是有点儿天赋的,和你打了那么久想不学会都挺难啊。”

      金九龄默然,周围围过来的四女团团围住两人,听了两人的谈话后看向叶青的目光则是骇然。

      “为何不杀我?”金九龄感受着自己被剑穿透的肩膀,看着叶青的眼神充满恶毒、嗜血和仇恨。

      叶青摆了摆手,道:“我还没学会杀人,因为我总觉得这样的事情会有更合适的人可以去做。”

      “而且,你似乎忘记了,我来只是来你这里取回本属于我的东西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