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星战队リュウセイジャ┼ピンク讨伐篇在线播放在线播放

      义银说出了他想到的筹码。 멹

      ం粜“殿下,明国有言:上兵伐谋。农闲时节尚远,祛征뙞伐上尾张,我们还可以多做些准备。”

      信长一听,来了精神。一旁的䦮胜家与利昌㶎也看着她,看她准备怎么帮䩅利家。

      “哦,你想到了些什么,说来听听。”

      䕶义银心里将想法再过了怩一遍,觉得没什么纰漏,说了出来。 溺 ൣ “岩仓织田家世代领着尾张守护뾛代之职。现任家督织田信安虽然是个平庸㉿之辈,但我母亲斯波义统死后,织田信安的守护代职就名正言顺成了尾张国的最高统治者。”

      织田信长眯着眼,点点头。

      죢武家社会历来有下克上的传统,征伐上尾张四郡最重要的还是为了增加实力。

      如果因为鏗名不正言不顺而导致上尾张的姬武士们兵乱四起,撯她也不䈏免焦头烂额。 臣

      更何况还有美浓国的一色义龙冷眼旁观,上尾张征伐只能速战速决。

      “那你有什么办法吗?”

      见信长有了兴趣,义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上下织田本就是一家,这尾张守护代岂是她岩仓织田家可以私相授受的吗?

      我愿意替殿下ᠱ上洛献맱金于足利将军,说服公方緒殿下将尾张守护代一練职赐予殿下。”

      义银开口就是胡说八道。

      上织田家是宗家嫡传,不管是被䢟灭的下织田家信友﷒,还是先代织田信秀留给信长的织田家,都是下克上的产物。

      可这是封建时代,京都哪知道尾鉩张乡下织田家乱七八뮉糟的关系。

      义银的斯쓨波家是个没人承认的西穴贝货,但是他自῔己的身份确实是斯波家宗家嫡子。

      虽然斯波家败落了数十年,但血统地位还是被足利将军承认的。

      尾张守护斯波凳家提议更改手下的守护代人选,只是换个织田不是换家族。织田信长又愿意献上重金,义银想不出足利将军会拒绝的理由。

      这样,织田信长对尾张国的统治婕就是足利将军指定,这对于稳固统治非常有好处。

      鴠虽然足利家已经大不如前,可乡间的地头地侍又不知道,还是很敬畏将军家的威严。

      而且毛遂自荐上洛京都,也是义银⬷对这次利家杀人事件的表态。

      我都去将军那里支持信长统治尾张国了,那么斯波家图谋不킟轨的事肯定是侸子虚乌有。

      爱智十阿弥的言论就是彻头彻尾的污蔑,利家的行为虽然冲动,但也可以理解鹍是忠君的过度表现。

      皆大欢喜,皆大欢喜呀。

      信长抬眼看义银,见他神情诚恳。

      “值得吗?为了利家。쎂”

      信长忽然对义银与利家的关系产生了兴趣。

      本来她觉得十阿弥的垬言语是无稽之谈,可义银为了保住利家连尾张国的名义统治权都交出来了,让她产生了一丝怀疑。

      义银心里憋屈굳,你这女人也太多疑了吧!我是怕你以后找斯波家茬,你反而怀疑我的清白?

      虽然和利家的确说不得ᴆ清白两字,可义银不能认呀。谁知道这喜怒无常的信长是不是忽然起了占有欲。万一真啊把我当成了禁脔,这不但救不了利家,自己也陷进去了。

      “这与利家姬无关。〮斯波家已经向殿下效忠,自然要为殿下뛑出谋划策,这햆是义银的本分。”

      ᪥一番话쟻听得湗信长喜上眉头,这少年真会说话,我爱听。

      “恩。让犬千ᅒ代这笨蛋滚去热田神宫思过,那里的松冈氏监督着。”

      利昌喜出望外。本音来以为这次要减封罚金,没想到就这样混过去了。

      쇣 利家的少主身份没动,也没有减了家里的知霈行。思过嘛,反正利家还年轻,磨磨棱角也好ꢃ。

      监៎督的松冈氏也是老尾张,与前田家有些关系姉,信长这么安排基本就等于没뱦罚利家。 

      “谢主上开恩。”

      ᐦ利昌俯下谢恩,又感激得看了义银一眼。ﰡ

      这次利家能涉ܲ险过关夎,全赖义银出手相救。为菁此,母义银变相流放去了京都。

      崥 近幾这ಢ些年动ᯬ荡不安,战乱频发,路上很难太平。义银身上还带着为信长讨要守护代的任务,这也不像说得那么简单。

      足利家现在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如果完不成任务,回来吃挂落的可是义银自己。

      由此可见,义银对利家之事的确是全力以赴,是个值得深交的武士。

      义银对利昌微微点头཮,其实他心里并不怎么在意。

      利昌是个老狐狸,从两边下注的织田内战就能看出来,她的感激值不了几个钱。

      可前田家的利家,利久滧,利益却都是武艺高强,忠肝义胆的姬武士。也不知道是不是基因突变,狐狸窝里蹦出三只猛虎。

      윮 利家为人厚道,人缘极好。利久和利益母女虽然因为内战和她疏远,但情感上还是很在乎这个亲眷。漿

      义银牺牲自己,ᓺ母女俩心中肯定会好好십记着⢵。忠诚这种东西,义银不嫌多。

      利家在织田家中₽联系得上军中柴田派,뼏自身ᅮ又是信长野孩子团成员。看似普通,其实混得相当好。

      想想就算没自己,利家这次也是有惊无险,自己的相助其实就是赚人情。

      用一⁡次京都之ﰰ行换取信长的松口,义银并没什么吃亏ꝕ,反正家中本来就是阳乃内政,利益军事喸,他就是尊摆设。

      去京都最大的风险就是뛯人身安全,这些年足利家衰败,近幾太乱了。

      可雪乃的事情发生后,义银反省了很久,之前那种满足现状的状态其䄖实很危赗险。

      这是乱世,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如果不多找点筹码,路边开剑馆的都能爬到你头上嘘嘘。

      在织田家内的发展暂时停滞了,信长也不允许义银爬的太快。

      斯波家嫡子身份是他的优势,也是缺陷。信长真的不在乎斯波家尾张守护的身﯊份?未必ꭸ吧。

      想到这个隐患,义银决定上京一次。

      一方面,为信长求取尾张国守护代,抵消隐患。

      另一觪方面,斯波家嫡子的身份不能浪费,去京都看看能쒎否从足利家获得更多的筹码。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类似雪乃的事可能还会发生。但只要身份越高,地位越重,能欺负自己的人就越少。

      天守阁的一处静室内,利昌正对着利家开口大骂。

      ꧶一旁的村井长ᙲ賴在利家耳边ﭚ将事情解决的过程쫊一一说给利家听。

      利阛家眼神流转,面色不改。궥

      “总之,你给我马上出发去热田神ᩬ宫。那边藏书多喐,你这阵子给我安心读书,长长脑子!”

      利昌㹀说得气喘吁吁,利家还是一副神游在外的样子,气冷抖。

      利家对母亲䵙一躬,恭敬地回答。

      “利家明白,让母亲费繼心了。”

      利昌哼了一声,还是心里一软。

      “松冈氏与我家关系不错,我会打好招呼,你且닝安心䪛。去吧,记得先向殿下辞行。”∲

      利ꕚ家站了起来,又是一鞠躬,拉门就要走出去。

      菻 利昌忽然一句。

      “你就不后悔吗?”

      利家摸摸自己的小腹,回头展颜一笑。

      “不后悔。”

      我已经得到了最宝贵的东西。

      壴心里念着,走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