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草莓appH

      学渣兼二代们最近很苦恼。前期部分学科摸底考试后,下面就是全科月考了,这次没法跟人家江奕比了。“我爸ꎝ说我要是能够进步1뷺名,给我100块,不过我感觉没人给我垫底啊。”这ԯ是刘伟,爸爸平时둉在兰陵,一般也不管,重要时刻拿钱砸。

      “我휝爸还说给我买辆摩托车呢。”这是韩刚,酒厂子弟。

      “我们家无所谓,单科进步也算。没有摩托车那么贵重,不过一次旅游是跑不了的。”李健,卫練生局长家的儿子,怕人家攀峼扯他爸和计划生育的关系,平时比较低调。

      “进步简单啊,让对手犯错不就是最快的方法吗?”一句话让人眼前一亮,随即又灭了:“总不至于给人下药吧?这可是违法的事情,我不干。”

      “你们不干,我来呀。我现在拍卖了,谁想⓬物理进步一名的?”江奕给鬉大家提供另类机会。“我可以交白卷,给兄弟们进步当垫脚石,条件是请客一回。”

      这也行?学渣们想了想,可不就是妥妥地行嘛。而且说出去多好听啊,超过了全校的学霸。哈哈哈,这可是让我一辈子可以吹的啊。

      “物理我认了,”李健第一个肱出来:“你们也得认,江奕这是䊦舍己为大家,一人欠他一顿。”嗯,大家都赞同,这还真是所有人都能沾光的事儿。

      皘“数学我也认了,㦜”韩刚出来了,于是大家再一从次鼓掌通过,江奕这个月的晚餐都不用操心了。数学和物理的两个零分就这么愉快地确定了。

      “我有一个条件,对于英语和化学,谁敢不进步,别怪我不客气。这两个老师,是我们一边的,记住了。这次没有进步的,也要请客。”有奖也要有罚,老大才好当。“以后我会给大家介绍一些参考资料,保证有用。英语一定要学好,语文够用就行。数学吗,不要被人唬住了就可以져,毕竟你们以后是要当大老板的。”

      众人竟然无人反对,大概是也觉得这个东西比较好玩吧,同时也是觉得江奕说得有些道理,哪儿有人像江奕一样刻意当学渣呢。江奕的开心在于,从来没有在学习方面掉过链子,我也学会当一回学渣,以后各科老师轮流怕我。就像有人㬆无病呻吟想到监狱里尝尝鲜一样,新鲜刺激。可是,对老师可就影响大了。

      “江奕,”数学老师的⋉黑眼圈好了点儿,又来找江奕了。“你为什么考了零分?”为什么,还要问为什么吗,这不是明摆着的嘛。

      “没写呗,可能是笔没水了,也可能是那天脚扭了。我具体也记不清了。”死猪不怕开水烫,随你的便。

      “叫你家长来,”还是这一招。

      “我的家长已经来了。普”

      “来了,在哪儿,让他们进来!”

      “我就是啊,我爸妈都听我的,我就是一家之长沫。”够霸气吧,够Ⲏ牛气吧。这还真是,数学老师听到过这个传言,但是现在真要面对了,还真觉得自己没做好这个心理准备。沉默。

      “江奕,你可知道,因为你这次的零分,全班平均分下降了2分。”可不是吗,50个人,100分。“我不是也让所有뭚同学都前进了一名么?”

      楽 这下子,同学们听懂了,哇,江奕同学好伟大哦॓,爱死你了;哦,江奕你好帅哦,㍖为大家受委屈了啊。从第二到末尾,清一色的感激。江奕成功调碡动ۘ了所有同学,站在了灅数学老师的对立面。数学鹘课代表也没吭声,自己好不容易在江奕的싗容忍下得了数学第一名,现在站出来会不会被人骂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数学老师︺决定自己这次不能再走开,因为没地方告状去。这个情况,早就有人善意提醒过。“你想要怎么样?”

      这就对了嘛,大家心平气和地谈谈条件,不是挺好的嘛。“也没什么啊ɇ,我来一中的时候就提过这些条件,可以长期不上课,可以不做作业,只要不给同学颤们造成错误的示范就行。릩”

      앤 “以后凡是涉及班级排名쳧、学校排名的,都要给我拿到95分以上,౺不,95%以上的分数。”有时候数学老师喜欢给个附加题,也算分,还有时候希望120分、150分地来,谁叫人家是天才最多的领域呢。我愿意就行。

      “这个也没什么难度。”江奕接受这个条件。倒是让同学们惊呆帄了,Ⱑ伟大的、不可一世的数学老师啊,你怎么就这样屈服于江奕小混蛋的淫威之下,你膮让我这些粉丝们情何以è堪?

      “你们,”数学老师恢复了霸气,“其他人要是有谁可以这么承诺,保证可以获得95%以上的分数,我保证不去管돬你们。给你们发挥的自由,你们也可以来认领。我奉陪到底!”一脸的杀气,似乎想要从软柿子那里再把场子捡回来。

      一片寂静。

      嗯,从此以后,这个班里就有两个杀神了。一个是数学老师,不听话的,杀无赦;一个是江奕,惹我不开心,哪个老师想评优,门儿都没有,我是守门神!

      是啊,江奕过后,寸草不生。

      有趣的是,数学老师和江奕的内耗,最终让一个人躺赢。班级教师评优,以前呼声最高的数学老师栽了ᎄ,为班级争取荣誉的使命,楮历史性地落在了谭老师身上。

      刘伟在认真的抄写着,有时候还挺快乐,难得看到学渣也会如此认真地投入写作中。

      也许,我喜欢你,就是因为你是我认识的人中,唯一不可归来的人;我不在乎你对我的不在乎;牵手,生命线就交ԧ织;你是我生命中的一根刺,碰一下我会疼,拔出来我会死。

      鄰 鱼对水说:你看不见我在流泪,因为你在我周围;水对鱼说:我能感觉到你在流泪,因为你在我心里。

      我喜欢你,这句话太轻微;我爱你,这句话太重;我想和你一起努力,这句话刚刚好。喦

      江奕过来,刘伟鬼鬼祟祟鏵地把本子藏起来。“刘伟,是不是又想害谁了?”那些情话都是江奕交给他对付数学老师的,情书已经送出去、也达到目的了,不知道现在又要瞄准哪两个死敌?

      “哪儿有啊,就觧是先保留下来,备用。咱们国家的核武器不就是这样吗,备而不用,达到不可告弍人的目的。”哈哈,那叫战略目的,老土。不远处的宁岩也听到了。

      午餐的时候,有人来找江奕,倒是让他挺吃惊的。自家没犃人知道自己换到一中了啊。到了校门口,一个阿姨在等着,旁边一辆车,贴纸上还有“任城电视台”的徽标。哦,老同行啊。

      “你是江奕吧,刘伟的同桌,我是郑春芳,刘伟的妈妈。”看得出来,她的时间很急。她不是台级领导,还没有资格配车,应该只是顺道过来的。“请原谅我这么冒昧。我家刘伟在小时候一直没人管,所以我和他爸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他。想管的时候,他已经长大硫了,我能做的也就是帮他找个好的学校。”

      郑阿姨的手在兜里摸了一下,应该是想抽支烟,却又想起面前是儿子的同学。“看∾得出来,他很欣赏,甚至有些崇拜你。所以我才来找你,希望能够帮个㴩忙。这一段时间,刘伟有些不太正常,就是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说一句傻话䑽,有时候自己会笑。”我觉得他可能是早恋了,这句话没说出来桦。

      粗心的妈妈,自己儿子发春了都不知道。这要不是我在,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妥妥的一个现实版韩小乐呀。不过,这也让江奕有些惊讶,不至于吧,小孩子家家的,最多也就是闹腾一碥下。“阿姨,要是当间谍的事儿就算了。如果他知道了,对我失去了信任,那就连个发挥影响的渠道都没有了。刘伟很孤独,你能帻看得出来。他的不求上进,是想以另一种方式争取你的注意力,他不是个笨孩菚子,他对武器装备的了解远超过同龄人,甚至可以称为专家겝,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和他爸,一个在企业,一个在媒体。”她没继续说,无非就是老套的都很忙、都是为了事业耽误了孩子的教育。

      “阿姨,刘伟一点儿都不坏,相反还非常善良,他只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做즐什么。在他挣扎的时候,没有一个䫪人去告诉他该走向哪里,在他做错的ɹ时候,却有一堆人想要指责他。所以,他无所鴜谓了,你们希望他干什么,他都不去干;你们不希望他做的,他샩肯定都会去做。”犹豫了一下,江奕还是说出了有些过于成㭹熟的话:“小孩子能够想到的讨好琷你的方式,就是准备好了,在你的世界等着你,说实话以前我还有些不太了解,看到你我就知道了。”

      一句话,戧直接击穿了妈妈的泪腺。讨好、等着你、挣扎,这就是儿子的生活?这就㳘是自己所谓的“给他创造最好的环境”鴙?无非是自欺欺人,花点儿钱给自己买点儿宽心而已,和那些杀了人再去花钱烧点香,以及不孝子烧点纸钱有什么区别?

      “阿姨,我觉得,即使他喜欢上了谁,也不用太过担心。一个十五岁的大男孩,春心萌动也是룭正常,喜欢上了一个女生也不一定是坏事,总比喜欢上一个男生或者不喜欢任何人要强得多。”一句话说的郑阿姨还真的宽心了不少,媒体人见多识广,这些都在自踵己的心理承受范围内。

      “不过你放心,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去◔帮助他,不让这些太多影响学习,不让他走向失控。男孩子都巹要有这个阶段,不是吗?”

      “应该是一个叫宁岩的女孩子。”对啊,这个年代的父母最喜欢让孩子写日记,这个年代的父母最喜欢看自己家孩子的日记。

      “你知道Ἳ刘伟为什么喜欢那个女孩吗?”

      “为什么?”

      “因为她也要强。”这就是恋母情结。“在母亲缺位的时候,男孩会在自垔己的世界⒚里再找一个妈妈붞。有人用童年治愈一生,有人用一生治愈童年。很不幸,刘伟猓是后者。”

      阿姨彻底败了,她以为儿子的一切都是失败、错误,却没想到,错误的根源在自己。“江奕,看得出来,你很成熟,阿姨可以请你帮忙吗?你,应该可以帮得到小伟。”已经帮了,不少。

      “我想了很久,㤷也想过辞职。”伟大的母爱,就是这疷样,宁愿牺牲自己的一切,也不要自己孩子受到半点儿委屈。江奕不由得想到自己前世的妈妈,以及那个她。 ᔉ

      ꛂ ᝎ “阿姨,以前你可以这么想,现在你可以看一看、等一等。现在不是还有我吗?”郑春芳有些喜悦的走了。那个成熟的男孩子身上非凡的稳重、淡淡的微笑,有一种力量,让藆她不由自主地信赖他。

      江奕最近感觉好玩了一些。陪着刘伟追ࢶ女生,看着两人的进展,也会觉得看了一部青春纪录片。

      “老江,你那些绝句用完了,还有没有?”刘伟貌似有些进展,掩饰不住的慌张。

      “我正好有一些,不过,既然你想看,那就不给你了。”一边说,一边看了看宁岩,自从刘伟的妈妈揭开谜底之后,宁岩就成了江奕的重点回避对象。还有她旁边的玹韩菲歑凡,似乎也对这个角落多有照顾。

      不过很有意思的是,同样是面对㣎班花双姝,一中和五中的感觉完全不同。哦,她们不知道是哪Ⓣ个同学将来的老婆。哦,这个班里的所有女生,都不知道将来会是谁的谁,调戏起来毫无心理负担嘛。江奕终于知道自己最近为啥这么轻松了。还真是个神奇的发现。道德啊,惩罚我吧。

      “敌人不听话,怎么办?打一顿。”需要说暗语了。

      Ί “还有没更好的办法?”刘伟打了几次了,都没耘疗效呢。

      蓼 “那就多打几顿。”江奕开出了药方。他没有把纸条直接给刘伟,这样会让敌人发现真正的敌人괌。过了一会儿,﷜刘伟拿到了盼望的纸条。

      下午,一个更小的纸条到了宁岩那里。宁岩拆开一看:如果你累了,不妨小小щ地放任一下;毕竟,你也只是个刚刚过期的小朋友。宁岩觉得这张写得还不错,于是随手递给了韩菲凡,韩菲凡也觉得很好,于是抄写了下来,像个语录一样地珍贵。很快地,四五道圈的女生都知道了,每个人都觉得像是写给自己的,每个人都很开心。于是,大家都很期待刘伟能不能快点儿再发过来几个小纸条,于是午餐的时候班级里䆄一个人影都没有,给足了地下活动的空间。

      誇 情书㈜就像迷醉药一样,可是吃多了,效果就稀释了。大气的宁岩,十六岁不到,就不约而同地与江奕采用了娱乐方式解决了高中学校里的世纪难题。

      体育课,老师照样放羊,女生们纷纷交换着自己的笔记本。“喜欢秋天,大概是因为秋天最像人生,虽万分温柔,骨子里却藏着孤㺴独。这个我喜欢,让我抄一下。”两个班一起上课,高一二班的女生也过来了。

      䅥“我觉得这个最好:喜欢你是什么样的体验?交作业时,作业本叠在一起都觉得幸福。”一个胖乎乎的女生小声地建议着。

      刘伟开心地打着球,看着宁岩同样地带着혽球。他的脑海里也在闪现着自己近期写得情书,或者小纸条:“我是你的风筝,线顚在你手上,陪伴我的却只有风…”,“跟我走吧。不愿意吗鞘?不愿意的话,那就让我跟你走吧”,“泡面要等3分钟,排队进店要等10分钟。而你,我会一直等下去”。每一句都能感动自己⟫,可是为什么,宁岩就是没什么反应呢?难道她还没猜出㋾来是我写的吗?

      唉,我们就像是一株蒲公英,虽然总有一天会被风吹散,但是我也祈祷着,能和豢你飞去同一片土地。刘伟用江奕给的小纸条上的话,安慰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