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父性侵继女

      当萨洛蒙揭开尼克·弗瑞的最大底牌之一的时候,这个经年特工的瞳孔止不住地震韫颤了起来。对于一个情报机构,或者一位特工,秘密就等同于武器,萨洛蒙揭露秘密就等于解除尼克·弗瑞的武装。但很快,尼克·弗瑞就恢复了륥镇定,他的底牌可쌛不止这些。现在,他需要考虑的是神盾局的损失。

      萨洛蒙的鞋跟与地板碰撞哒哒作响,他在房间里绕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任何跟工作无关的东西。他瞥了眼尼克·弗瑞,觉得自己给琥的思考时间已经足够了,便再次挥动手掌,房间里的一切都恢复的正常,菲尼克斯也停止扇动翅膀,停在了萨洛蒙面前的办公桌上。

      “你看,冷静下来之后我们才能好好谈。”萨洛蒙重新坐在了椅子上,秘齑法师将尼克·弗瑞当做毒蛇,只有按住了那布满细密鳞片的੍头颅才肯对话,他说,“你觉得你知道很多秘密,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知道,魔法。”尼克·弗瑞接受得很快,作为少数知ꤤ道外星人存在的地球人之一,尼克·弗瑞的思想开明程度远超许多普通人,这个世界上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可能发嘫生,魔法也是其中之一。他揉了揉自己的酸痛的双臂,然后猛地举起手枪指向萨洛蒙,“只有这样才是正确的谈判方式,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卡罗尔·丹弗斯的?”

      “开枪吧。”萨洛蒙突然抓住手枪,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袋,“那些行动队队员就是这样做桭的,至于为什么我没有受伤,你可以开枪试试。”

      尼克·弗瑞没有动,只是直直看着萨洛蒙,煸这是威胁评估。秘法师不耐烦地夺下了手枪,朝着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子弹在靠近萨洛蒙的时候突然间停下来,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动能。萨錦洛蒙摘下滚烫的弹头,连同手枪一同扔给了尼克·弗瑞。

      “我必须要向你申明一件事,”萨洛蒙说,“卡玛泰姬屹立世间千年,所知晓的秘密远远超过神盾局,我知道的不仅仅只有卡罗尔·丹弗斯,还有更多。难道芙你觉ﳟ得一个因为宇宙魔方而拥有力量,并且只知道肆意挥洒力量的宇宙警察能逃出镜像维度吗?魔法依靠的是智力ጁ,而不是蛮力。如果她不曾击退克里人的舰队,你觉得等待那些舰队的是什么?至尊法师可不会放过篍一个可能危害人类文明的家伙,即便这不是魔法世界的事。”

      “魔法世界?”尼克·弗瑞的语气稍稍缓和,他瞥了眼菲尼캹克斯——他现在也明白自己孤立无援,只能听萨洛蒙说话,“你这样的人有很多?”

      “是的,但是无论是哪个魔法师,即便不是卡玛泰姬出身,但只要生活在ฝ地球上,就要接受至尊法师的管辖,上交自己的部分魔法作为凭证。”萨洛蒙说,“你可以把至尊法师想象成魔法世界的国王,而我,则是至尊法师的学生。”

      “听起来像个独裁的暴君。”尼克·弗瑞试探道。

      滵“或许吧,民主社会的人们通常将棙独裁与暴君联系在一起,ŕ你从小接受的是西方教育,这么认为也不奇怪。”萨洛蒙满不在乎地将腿翘上了办公桌,他还解开了带有伊顿公学徽章的英皇小披肩,现在是室内,不需要穿这东西。他说,“魔美法世界的危机更加危险,任何一个都有可能毁灭世界,我们可걮没有时间搞什么民主投票。你还记得一年之前所有ꤋ卫星都失去踪迹的事情吗?那是因为一个神パ明和一个恶魔的悼战斗,那场战斗就算是余波都能毁灭人类文明。至尊法师开启了行星防卫系统和镜像维度,保护住了地球的文明。”

      “既然如此危险,那就更不应该脱离政府的管辖……”

      萨洛蒙猛地坐直了,他极为严肃地看向尼克·弗瑞。

      “你以为你是谁,尼克·弗瑞?你以为人类᪘为什么至今都没有被外星人殖民,只是因为运气好吗溳?你以为为什么뒞天堂和地狱的混蛋至今没씟有在地球建立自己的国度,统治人类,是因为仁慈吗?你以为地球的王是谁?每一个超出你想象之外的外维度都有至尊法师的脚步,每一步之下都躺着敌人的尸体。왐那是鲜血与骸骨铸造的王座,难道你以为那王座是通过虚伪的投票和软弱无力的政治宣言得来的吗?你늼觉得世间的法律对尊者来说有什么意义吗?神明和쳏恶魔会在乎谁的选票多吗?在这个宇宙,唯一对地球拥有法理统治权的是卡玛泰姬。”

       “韨那塞勒姆的事ᦑ怎么说?这样一个组첢织还需要抢劫一位议员ꪉ的首饰吗?还有科林斯镇,那么多起杀人案不也是你做下的吗?难道至尊法师打算将屠薖刀对准他的角子民吗?”尼克·弗瑞无不嘲讽地说道。

      “塞勒姆჌是事件是为了回收一件魔法物品,结果我想你们大概看到了。”萨洛蒙说,“至于科林斯镇——吸血鬼,狼人,老生常谈的黑魔法生物,只不ꇚ过科林斯镇上有一大窝黑魔法生物,我只是例行清除而已。”

      “难道他们不是人类?”

      “我可不知道你是黑魔法生物同情者,尼克·弗瑞。”萨洛蒙露出一个极度嫌弃的表୓情,“无论是吸血鬼还是狼人,都是存在于人类社会中的瘟疫,他们繁衍的速度极快,只要他们有这个意愿,就能轻而易举地转化数不尽的同类。而且,在转化为黑魔法生物之后,他们就不再是人类了,一个是死人,一个是永远无法治愈的兽化病。等等……吸血ꌩ鬼和狼人不仅仅存在于科林斯镇,神ᨲ盾局鿗是不是早就知道这回事了?”

      “是的。”尼克·弗瑞痛快地承认了,“我知道狼人和吸血鬼,神盾局也曾经研究过。不过我向你保证,这ᣏ些都在可控制的范围之内,我们不曾增添过它们的数量。” 懿

      “我相信你研究这些东西的时候并没有私心,我清楚你是怎么样的人。但是别让㋒我抓到,尼克·弗瑞,我到时候可不会管那狼人和吸血鬼到底是谁,他们的结果只有死亡。”萨洛롔蒙说,“但吸血鬼和狼人也仅仅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威胁罢了,还有许多更加可怕的存在正威胁着地球。”

      “你是最能明白这种感觉的人,你应当知道在‘生存’这導个命题之下,人类的一切文明都没有意义,无论是民主还是专制,无论是什么意识形态,在生死存亡的捏关头都溸没有任何意义,在死亡面前没有人种区别。只有在这个命题之下,人类才是真正平等的,那些外维度生物和外星人并不会因为有个人的皮肤比较白而放过他。

      ⯡卡玛泰姬就是人类的最后一道防线,是现实与外维度的屏障,那些苧神话之中的生物没有豂出现恻在你的疐床底下也酤是因为如此。难道你还想看着天使降临,教会恢复什一税吗?不要让我再听到你的试探,尼克·弗瑞,我已经失去了耐心,我对你的印象一直很好,至少你的神盾局໫在解决资本主订义国家和神盾局自己闹出的乱子的时候很有一手。”

      “那我可不见至尊法师来统治世界。⯦”尼克·弗瑞摊开手说道,“听起来顰这种统治倒是挺平等的。”

      ꦪ “尊劙者将自己的国度缩小到了魔法世쯘界,就是因为魔法并非人类䐶的未来。”萨洛蒙说,“具有普遍适用性的科技,才是人类的未来。”

      经过上面的谈话,尼克·弗瑞也大致了解࣌了卡玛泰姬是什么组织。他说,“但你也知道我们跟外星人之间的科技差ᢚ距,我们几乎不可能赶得上。如果可以,我想要获得魔法的帮助,任何方式的都行,想必魔法师的人数相比人类一䷘直不多,否则神盾局早就发现了,我可以送特工去你们卡玛泰昂姬学习,补充你们的人数。我们是共同为了붛人类奋战的战士,我们应该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选择谁能够成为秘法师的人不是我,也不是至尊法师,而是维山帝。”萨洛蒙伸出手,让尼克·弗瑞看看自己手上的戒指,“没有和维山帝签订契约获取魔力,普通돧人是不可能使用魔法的。我明白你的小心思,但是탅你왹觉得你的特工就算能够签订契约,却在之后不投身外ք维度战场而是转身泄密,会不会被视为背叛,会不会遭到清除?”

      “维山帝又是谁?”尼克·弗瑞问道。

      鸸“三位一体维山帝是白魔法的源头,是全紖知的存在,是㕂第一任至尊法师,我不能说出他的名讳。”壛萨洛蒙说,“但你的小算盘是毫无意义的,只要是稐有资格学习魔뚱法的人,维山帝就会指引其到达卡蒟玛泰姬,没有泻资格的人去了也无法学习。⪁你想要窥探魔法,那么就要承担代价。”

      “好吧,那你来找我有什么意义?”尼罿克·弗瑞说,“不要告诉我,仅仅듳是因为行动队队员阻拦了你的上学?难道巫师还想뚦过正常人的生活?”

      “你说对了。”萨洛蒙说,“尊者让我去用智力和体能碾压那些目中无人的撒克逊人,而你的行动队队员却打断了这个计划。虽然我内心对于上学这件事有些不耐烦,但至尊法师的法旨我都会遵守。”

      萨洛蒙实在是太过年轻了,他在和尼克·弗瑞的对ᐆ话中还是泄露了一些信息。比如萨洛蒙·达蒙内特会遵守至尊法师的命令,比如维山帝,比如魔法物品的存在,这纯粹是经验上的问题。要知道萨洛蒙可是一个学院派法师,不是盗贼,不能要求他在说话的䋺时候滴水不漏。

      知道了这些孝情况的尼克·弗瑞相当满足,可他不曾在脸上表露出来,而是继续装作一副苦大仇恨的模样。“可是你杀了他们!”他说,“他们ᔢ只是执行命令!”

      ᡜ “我在科條林斯镇是时候也是执行命令,但这背后抉择的痛苦我也承受了▇。”萨洛蒙说,“任何人都要承担自己所做事情的结果,我承担了,䃊他们也得承担。而且,或许再过不久,你就会感谢我也说不定。”

      “好吧。”尼克·弗瑞点了点头。慈不掌兵,他清楚那些行动队队员的生命换来了什么,说得傲慢一些琩,也正是因为他们付出的生命,才让萨洛蒙·达蒙内特出现在他面前,双方才拥有交流的契机。

      “你想要什么?”他问道。

      “⟝不要打扰我的生活,一切监视与跟踪都会被诣我视为带有敌意的目标,毕竟窥探魔法的不止有你们。如果到时候你派了人来,我也不会留任何情面。”萨洛蒙说着,就取出一张羊皮纸,将这条写在了上面。“还有,你不能向任何퍭人透露卡玛泰姬的存在,不能记录有关卡玛泰姬的一切,不能通过包括书面信息和电子储存等方式向他们说明、或暗示卡玛泰姬的任何信息。”̰

      还真是年轻,尼克·弗瑞想到。居然还想着写出来쮈提醒我。

      “我会做到的,我们为什么不谈谈合作呢?”尼克·弗瑞说,“我觉得我个人还是需要你的帮助。神盾局常年收集了许多奇异的物品,或许我能邀请你进行鉴定?”

      ᄢ “可以。”萨洛蒙也将这条写在了上面,他又洋洋洒洒地写了一通,最后从次元袋里拿出火漆,用火焰融化,将左手む小指上的戒指摁了上去。他将羊皮纸推到尼克·弗瑞面前,“签名吧,我可不相信一个特工的承诺,곱只有这份文件才能成为约定。”

      “你是说,这是……”듽尼克·弗瑞反应过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备忘录,而是一份契约。

      “魔法契约。”萨洛蒙说,“为了防止你毁约,契约上对我们双方都做出了限制,很公平,也很合理。今天晚上,你将会亲自看ට到地狱的场景,那是你未来要去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