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电视直播v8.0.4

      方子平朝着帐篷外看去。

      门口被朝着一旁拨开,走进来一个身穿暗金铠的青年。

      正是他的二叔方乾宇。

      他进来后便一眼看方子平,立刻上前查看起方子平身上的伤势,口上念叨着:“没事就好!”

      不过,他眼中明显带着悲伤之色,显然知道自己哥哥和嫂子已经身死的消息。

      “二叔,我现在可以回家了吗?”方子平低声问道。

      方乾宇微微侧首看了看帐篷中注意两人说话的其他百姓,低声开口说道:“我带你回家,不过我还要当值,现在来见你也只有一炷香的时间,走吧,我带你出营帐。”

      说着他牵起方子平的手便将他带了出去。

      方子平也不反抗,随着方乾宇出了帐篷。

      “如今城中还稍微有些骚乱,齐天使司的人在大肆抓人震慑宵小,我安排一队虎贲卫送你回家。”

      方乾宇说着,将帐外一名青年叫了过来,低声说了几句,那青年看了眼方子平,抱拳称是。

      “这是我的部下,名为孟志山,你叫他大哥就好,他会送你回家,正好顺路巡逻。”

      方子平连忙喊了一声孟大哥,孟志山微笑应了一声:“你跟我走吧,我会将你送到门口。”

      一路顺利,只是城中时而有身穿黑衣手持长刀的人查询手令,接连被查了三次之后,才终于返回住处。

      方子平跟孟志山告别之后,走进这个二进的院子。

      居长安大不易。

      能够在寸土寸金的上京城中拥有一处二进的院子,已经算是不错了,不过家中却是连一个老仆都没有。

      他进入其中看着记忆熟悉的场景,想着原身和父母早上出去后一去不返,心中也是难免有几分伤心之色。

      不过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填饱肚子重要。

      从早上去参加祭天大典,到如今天色已经大黑,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再加上之前身体还成为了尸体,虽然被天上之人运用超凡之力恢复了,但是他却感觉消耗的还是自己体内的潜能,所以如今已经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方乾宇也是忘了给他带东西,实际上虎贲军的所有人也都没有吃东西。

      不过他是八品武者,就算是两天不吃东西,也还可以坚持。

      方子平却只是个文弱书生,从未练过武,一直在母亲的坚持下读书习字。

      他找了找厨房,好歹是找出些米来,花费了好一会才将火点燃。

      实在是他没有找到火折子,使用火石好不容易才点着,让他十分思念拥有火柴和打火机的原世界。

      又花费了近半个小时才终于做出一盘菜来,狼吞虎咽的吃了两大碗米饭才终于缓过来。

      “我还算运气好,兵营中那些百姓还不知道要饿多久,不过现在应该已经吃上饭了吧?”

      实际上军营中被带去的百姓,大多都是之前重伤没办法逃走的人,其他参加大典的,都已经逃走了,自然不会被带入军营,所以人数并不是很多。

      他疲惫异常,吃完饭之后,便进入自己原来的房间,一觉睡到大天亮。

      他起床洗漱一番,看着院中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悲从心来……

      他不是全部为这个世界的父母之死而悲伤,而是为原世界的亲人而悲伤。

      方子平进入漫画行业十年时间,32岁了还没有结婚,父母虽然十分期望他能够早点成家,但也只是在过年的时候稍微提一提,生怕他反感。

      方子平想起上次回去看到父母头上多起来的白发,心中愈发痛楚。

      “原本以为自己终于要成功了,以后就可以让父母过上好日子,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若是父母知道他们的儿子失踪了,老来丧子的他们又该怎么活下去呢?”

      他想到这里,虽然悲痛异常,只想好好大哭一场。

      就在他眼泪和鼻涕横流的时候,突然肩上被人拍了拍,吓了一跳,连忙用袖子胡乱朝脸上擦去。

      抬头看去,这才看到二叔方乾宇换了一身衣物站在他的面前。

      “定岳,你不要太过伤心了!”

      定岳是方子平原身的字,他虽然只有十五岁,但是却早早就被一位教书先生起了字,在家中的时候,二叔一般都是称呼他字。

      不过父母却都是用小平来称呼他。

      “二叔你回来了,吃饭了没有,我这就去给你做。”方子平好好收拾了一番心情连忙开口说道,他看着方乾宇脸上的疲态便知道他肯定是一晚没有休息,一直执勤到现在。

      “不用了,我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些吃食。”方乾宇说着左手提起。

      方子平这才看到他提着一些熟食,便打水让他清洗一番后,进入房间吃了起来。

      “定岳,你有什么打算,是继续读书,还是有其他想法,要不要跟我一起练剑?”方乾宇边吃便问道。

      方子平听了,开口说道:“二叔,我打算继续读书,再有一个月便到了考核的时候,若是能进书院,有书院中的先生教导,我也能学到儒家的浩然正气。”

      他自然不能说自己的打算,若是现在便说自己要进入小说家,那二叔恐怕要打死他不可。

      毕竟如今的小说家,连一个四品都没有。

      普通人对小说家的概念,大多都是说书先生。

      “那也好,你从小读书,若是能进书院,前途自然是比练剑划算。”方乾宇也没有坚持。

      若是现在方子平还是七八岁,那他肯定让他跟随自己练剑,但是如今练剑的话,若是没有什么机缘,一辈子顶多就是九品了。

      虽然九品剑客也能活的不错,但跟进入书院相比就不是一个等级了。

      朝堂之上的官员,有三成是从书院中走出来的。

      虽然并不是说进入书院之后就能当官,但却更容易通过科考。

      书院的全名为青山书院,是儒家正宗建立的,传承到现在已经超过千年时间。

      书院之中有好多不想当官的大儒。

      能够称得上大儒的,修为最少达到了四品。

      其中更是有一位二品大儒担任祭酒,三位三品大儒担任《春秋》《诗》《易经》的主讲。

      而小说家,实际上也勉强算是儒家的分支。

      虽然儒家不想承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