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语冰莹莹成冰奴莹奴

      军中第一猛将张辽弃刀认输的表现,引得校场众人棑一片哗然。

      相比热衷于手中权势웪的赵喾等人,张辽在军队士卒中䰛的威望远远超之,顿时让这些士卒不知如何是好。

      龠 﫬 看着众人的目光再次汇聚在自己的身上,军中长史赵喾的脸色异常퉙的难看。

      皇甫哲茂满不在乎的将佩刀抗在自己的肩膀上,朗声说道:“赵长史,你不下来试一试?”

      赵喾自家人知道趇自家事,他的武力比之张辽那是远远不如,如何能与皇甫哲茂争雄呢?

      就在他准备推オ脱的时候,皇甫哲茂可不给他这样的机会:“在本校尉麾下,向来都是有能者得之。赵长史也说了军中䁬以武为尊,张文远的武力本校尉是测试过了,接下来就看赵长史能否让本校尉满意了!”䃥

      䗺皇甫哲茂这一番连消带打,其目的直指军中长史一职,他不能容忍赵喾这样的酒囊饭袋再继续窃居高位。

      赵喾铁青的脸色徴没有丝毫改变,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既然校尉燈执意如此,괘那卑下恭敬不如从命!”

      暗餏地里他从袖口中抽出一个小药瓶,顺手就摸到了自己ꙶ的佩刀上。

      眂 绿色的寒芒一闪而逝,赵喾迈步走到ѐ了皇甫哲茂的面前:“刀剑无眼㞘,还请校尉大人小心。”

      皇甫哲茂微微一笑,对于赵喾言语中的威胁根本不屑一顾:“好说ﺑ好说,本校尉自会手下留情。”

      렇 “叮,检测到对手的武器上抹有剧毒,请宿主小心!”

      ☈ 许久没见动静謸的系统突然出声提示,着实让皇甫哲茂吓了一跳。

      原本緦他以为赵喾不过是贪恋长史手中的权势,现在看起来对方竟ꤧ然是想要自己的性命。

      心中虽缟然模拟了짡眼前赵喾无数种死法,但是表面上依旧保持着平静,害蹑怕ﷶ让赵喾看出什么来。

      赵喾默默将手垂了下来,刀尖斜指地面:“校尉大人鱼先请玷,卑下接招便是。”

      皇甫哲茂眼底的寒芒一闪而逝,手中佩刀化₎作空中游龙,转瞬间謺斩向赵꽼喾的头颅。

      쾐赵喾嘴角露出些许嘲讽的笑容,立刻迎着皇甫哲茂的进攻冲了上去,同时手中的钢刀也笔直的刺向了皇甫哲茂。

      皇甫哲茂可不会忘记对方的钢刀上抹了剧毒,立刻收住自己的进攻,下意识的闪到了一边。

      “呦呵,校尉大人刚才的武勇哪里去了,末将的进攻应该奈何不吓了大人吧?”

      皇甫哲ʧ茂知道这是赵喾要逼着自己与他硬拼,只要划到自己一刀,这场游戏就宣告结束。

      不过自己哪里会让赵喾这般崌称心如意,假装自己受不了对方的刺激,大踏步的冲向梦赵喾。

      赵喾脸璞上闪过一丝得色,芞自大的皇甫哲茂已经落入自己的瓮中,不会再给他任何的机会了。淇

      果然赵喾对于皇甫哲茂的进䭀攻不闪不避,手中的佩刀依旧是一股脑的砍向对方。

      皇甫哲茂✻等的就是这么一个机会,斩向赵喾的佩刀立刻转向。▯

      只见血光一闪,赵喾๼手臂连着佩刀直接被他斩㭢落在地。ᙄ

      洎 皇甫哲茂正准备接下来퓀继续进攻,张辽突然出现在赵喾的身前,将他的雷霆一击阻挡了下来。

      “校尉大人,左右不过是军中的一场比试,何以要痛下杀手?”

      军中司马杨灿也⩲立刻从高台上跑了下来,他的目标居然不辏是躺在地上哀嚎的赵喾,而是第一时间准备收回掉落在地的佩刀。

      到了现在,腹皇甫哲茂哪里会不清楚几人的计策,当下闪身挡在了杨灿的前面。

      “杨司马何以这般惊慌,要去做什么?”

      杨灿不得已停下了脚步,面色惊朱恐的看着皇甫哲茂:“皇퟇甫校尉,卑下可从来没有得罪过你,还请校尉手下留情!”

      张辽闻言横刀将봄杨灿、赵喾守在自己的身后줓,高声说道:“皇甫校尉,你不顾同袍之情痛下杀手,此时竟还想加䌘害杨司马,你心中可曾有朝廷的法度?”

      张辽此时的心情别提有多糟糕了,他在原本已经被皇甫哲茂说服,准备为朝廷献上自己的绵薄之力。 ᛃ

      没想到皇ᛲ甫哲茂这么快就变了一副嘴脸,简直就是大奸大䪒恶。

      刐杨灿的演技之精湛,让皇豔甫哲茂都叹为㳛观止。

      不过最有利的证据被自己拦了下⪊来,就凭他们两人能掀熴起什么风浪。

      皇甫哲茂慢条斯理的捡起地上赵喾的佩刀,笑眯眯的看着杨灿:鎎“杨司马,你心急火燎的想要컀收回这把佩刀,到底是为了什么?”

      鿋 杨灿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表面上却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依旧惊恐的ⶢ说道:“校尉大人,末将只是害怕你继续加害赵长史,以致自己万㗺劫不复,所以才会过来阻止大人。”

      皇粥甫望哲茂没有继续陪㩬杨灿띻演戏的欲望了,看着张令说道:“张令,去捉一只母鸡来,今日让全军都开开眼界。全军士卒听令,凡在场穻之人皆不能离开,有谁胆敢擅自离场,休怪本校尉手下无情!”

      张辽这会也算是回过味来,默默站在了赵喾和杨灿的身后,防止两人突헨然出逃。

      谧不一会张令手里拎着一只老母殈鸡就走了过来,递到媙了自己Ⓛ主公的面前。

      皇甫哲茂掂量꺛了两下钢糙刀,笑着说道:“今日本校尉就让尔等大开眼界,到底是谁包藏祸心!”

      赵喾的佩刀被皇甫哲茂慢慢探出,轻轻的刺入母鸡的身体里面。

      只见原本一直在挣扎的母鸡扑棱了两下翅膀,很快就失去了性命。

      蓾张令捏紧了失去生命큱的母आ鸡,将它ﱴ丢到了赵喾的身上,一只脚对准赵喾身俘上喜的肩膀狠狠地踩了下去。

      赵篑喾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只是现在根本没有人回去同情这么一个心思狠毒之辈。

      죥 “校尉大人这般륨栽赃嫁祸,着实让卑下大开氏眼界!”

      杨灿深耺知不能让局势这般发展下去镃,要不稗然他们几人所有的一切都是笑话。 塤

      皇甫哲茂微微一哂,根本没有再给杨灿说话的机会:“张文远,长史赵喾、司马杨灿意图加害本校尉,现在着你将这二人﹧捉拿。张令髍,给本校尉撬开两人的鋰嘴巴,本校尉要知쩿道谁是幕后主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