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亚瑟中文门户变了吗

      准备好相应的材料后,九叔岺便制作了几张符箓,并找銐来一根干粗的绳子,将其贴在上面,并让人将水井周围给围了出来。

      之后,他还在井身上贴了几张符箓。做完这一切,他便呆在一颗大树下,开始静䃇坐,等待夜晚的降临。

      阿威闲着无聊没事,于是便拿샌出了一副他找人精心定制的扑克牌㐹,和几个手下玩了起来。一旁没事干的秋生与ᶾ文才二人,也加入了进来。

      这边一群人在打牌,那边一个人在静坐,静……是不黋可能静的,尤其是文才的声音,格外响亮,想不听清都难。

      阿威留心注汊意着九叔这边的情况,只见九叔眉头微微㚒一皱לּ,却未睁眼,只是手不知不觉的攥紧㾞了些䕓,看样子应该是띥在忍耐。 

      “你们玩吧,剩下的人跟我一起去附近排查,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里。”

      佚 阿威等人走后不久,九叔的眼睛就猛地睁开,接着敄便一个ષ健步飞快来到秋生与文才二人身后,猛地朝两人的脑袋上一敲。

      㴁“哎哟,哪个王八犊……”

      讍 文才顿בֿ时扭头怒骂道,只是当他看清身后那人的面容时,语气不由一滞,而一旁覽的秋生悄ષ悄挪了一下位置,离文才远了些。

      “你说什么?好啊,连师傅都骂?长本事了啊!” 눭

      九叔笑了笑,一쌓只手直接揪住了文才的耳朵,ꭸ吓得文才连连ដ喊痛。

       “少玩这些东西,쓱你ﶏ可没钱赔。”

      쿲 “没啊,⽈师傅,我们不玩钱的,只是抽牌,打发时间一下的。”秋生解释썧道。

      “嗯?”九叔皱眉。 ֏

      “쬄额,您说得对,您说得对!”

      “还不快㼨去吃饭,顺便给我带一份纉过来?”

      Ṝ “是,师傅。”

      “文才你也去,把金钱剑⽄拿过来䮑。”

      “是,师傅。”

      쒾这两人走后,九叔看了看其他⾭几人,其余人也是面面相觑,都从各自眼里看出了一些不安。

      “真不玩钱?”九叔问道。

      “不玩,队长说了只是打发时间休闲一下,不给赌钱的。”

      钿“那好,我也来一把。”

      “啊?”

      “啊什么啊?难道我不能玩吗?还是你们瞧不起我这个老人家”

      “不敢不敢,ℾ九叔您请!즶”

      伔……  㜉

      틱夜晚悄悄来临,月明星稀,不时还有几道阴风袭来,那刺骨的寒意显然与这炎逸热的季节非常不符。

      九叔坐在法坛前面,手里握有一把桃木剑,另一只手则是握着一个罗盘。

      法坛上,各种符箓、一个空坛子、一瓶泡过沉香木的沉香水、一小볪碗石灰、一个铜铃、Ჷ还有一把金钱剑。

      事实上,对付一只厉鬼罢了,用不了这阵仗。

      畻忽然,水井里冒出了缕缕青烟,一道人影悄然从水里钻出。

      九叔见状,立马持着桃木剑上前,与那女鬼斗了起来。只不过,那女鬼显然无法招架住九叔的攻击,她的手一触碰到桃木ᇻ剑,就发出一阵滋滋的响声。㯿

      每一次都会使她的灵体变得透明了几分,终于女鬼得知自己打不过九叔,便想要朝远处笡飞去。

      她的身子还没飞多远,就被水井上的符箓给拦了回来,外面捆着的绳子也发出一道金光,吓得女鬼连连后退,竟是又退了回来。

      九叔此时已经拿起那瓶沉香水,见女鬼倒退回来,连忙将水抹在剑身上,朝着面前的女鬼刺去。

      “啊!”女鬼发出一阵凄厉地惨叫。

      롿 䈎 紧接着,九叔又将剩下的沉香水倒在女鬼的身上,溅起一阵灰烟,这些就是女鬼的怨气。

      “好在你只是冤有头债有主,只报复了你丈夫一人,㍩要是牵连别人,你恐怕就没法投胎做人了。”

      嫑“多谢道长相찈助,我刚才被怨气影响,希望道长不要放在心上。”

      “不会,说起来你也⟶是个⿹可怜人,嫁错了人,苦了一生。”九叔摇头叹气道。

      “就是,那阿瀥彪真是个白痴,这么好的媳妇都不懂珍惜!要是我,估计会十倍十倍的疼她!又怎么让她受到배欺负?”文才愤愤道。

      “闭嘴啊,听师傅继续说。”

      “姑娘别往心里꒡去,我这个徒弟心眼不坏,就是有点……”九叔歉意道。

      “道长多虑了,与我那混鐊账簒丈夫比䇭起来,这位大叔简直好的不得了。”

      귌“就是就是,等下,大……大叔?”

      文才瞪大了眼ꋇ睛,他指了指自己的脸,愋又看Ꜯ了看秋生和阿威等人,只见他们都强忍着笑意。

      “咳咳。其实,他是我二徒弟,年龄其实与他大师兄,也就戦是他旁边站着的那人差不多。只是,只是他长的……太着急了一踂点。”

      ኵ 文才:“……”

      “啊?实在抱歉!”

      ᥙ “这样吧,你ࠏ的冤屈也已经伸了,我把餐你收入这个坛里,等明天我再替ꉗ你择个好时辰,将你的尸身安葬好,再鶕施法度你入地府投胎。”

      铸 “那就多谢ᙗ道长了!”

      “哎,我辈行道之人,这是应该的,姑娘不必客气。”

      一眨眼,阿彪媳妇便化作一缕青烟钻入了那个空坛子里,九叔用两张符箓贴在␘坛口,接着壨便让秋生与文才二人收拾东西回ᎅ义庄。

      “多谢뮌九叔,要不是九叔,할今日发生的这命案槝,我还真不知从哪下手。”

      阿威走过来,拱手道谢。

      “ᢱ队长也是辛苦了,好在队长相信了我,不然这事情也不会那么顺利。”

      “自然是信的,对于这道术或是슪道家高人ଓ,我也是接触过的。”拐

      “原来如此。”

      九叔点了点头,这世间又不止他茅山一家,况且茅山也有不少弟子入世,不只是他一人,因此倒也并非稀奇。

      “一会儿还得麻烦队长,派人帮忙抬一下这副棺材。”

      “哦,应该的,小事。”

      阿威叫来了几名队员,让他们Ꭶ抬着棺材同九叔回到义庄。

      “我在这里再次替治安队谢过九叔!”

      阿威说完,便伸出了洁净的右手。

      九叔点了点头,也伸手同阿威握쯵了握,他是知道的,呩这是当下流行的握手礼。

      “싸那么队长,天色不챭早了,我们就告辞了踠。”

      “九叔慢走。”

      ጀ 懁“嗯。”

      阿威目送九叔䊖等人离开,他又看了看自己的ꮇ右手,这是他刚刚特意擦过ᓬ的,以免九叔不高兴。

      趴“茅山术ཅ?好东西!”

      九叔ⵧ身上最强的气便是这茅山术“气”,因此阿威就主动吸收了过来,一般而言ꚿ,阿威的能力都是针对一个人身上最强最厉害的“气”进行吸收。

      例如村里卖豆腐的,他的最厉害的“气”就是制作豆腐,秋生最厉害的武“气”,以及九叔最厉害的茅山术“气”。

      “这波不亏!”阿威㟵嘿嘿笑道。

      “所有人,收工!”

      “是,队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