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直播平台

      堻 第65章我也信

      三月十三号,星期天,农历的二月初二龙头节。

      阳光明媚,万里晴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节的缘故,今天的香江迎来了难得的好天气。

      只不过看着外面那明媚的太阳,一身囚服的甘地却眉头一皱。

      他脸色阴䛁沉,眉宇间闪烁着煞气,让人看了之后㥱心里莫名的感觉一阵压抑。

      鐃“滴滴滴!”

      伴随着电子门的滴滴声,监狱外的走廊里,两名警察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陈长青认识,就是送他出狱的中年警察,旁边则跟着一鴕个二十来岁的小徒弟,模样有辸些小帅,脸上挂着阳光的笑容,而看着还坐在牢房里的甘地。

      中年警察掏出警棍敲了敲铁栅栏:

      “甘地,出来吧,你的律师来找你了。”

      不过甘地并没有起身,他凝视着窗外的太阳,阴沉的表情下目光一阵闪烁。

      旁边的小徒弟眼里闪烁着不满,虽然当狱警的时间不多,但他明白自己是츊警察,而甘地是罪犯,但如此嚣张的罪犯他↾还是여第一次见过。

      而眼看着小徒弟准备发作㕯,扼中年警察拍了拍小徒弟鉶的肩膀。

      枲 他摇了摇头䬭,示意对方冷静。

      大概过了一分多䷗钟,甘地的目光从窗外收回,掎他起身拍了拍囚服。

      看了眼还关着的牢门,不由眉头一皱:

      “还愣着干嘛?开门!”

      小徒弟眉头一挑,眼里闪烁着怒意,但中年警察却抢先打开了牢门。

      ਞ 起身走了出来,甘地越过中年警察。

      而当他看到小徒弟那双怒视着自己的眼神,甘地想都没想,反手就是一巴掌:

       ⛍“啪!”一声,小警察被扇了一个踉跄,ᣱ半边脸很快就浮现出了红印、 쪠

      他下볳意识就要抽出腰间的警棍,但却被中年警察一把拦住。

      这让甘地眼里不由闪过一抹冷笑,眼神轻蔑ᑞ的뮗看着对鲲方:“一点眼力见没有,这么年轻就当差佬?小心和他一样一辈子都没出息。”

      说完这句话,甘地嚣张的向外面走去。

      那姿态仿佛在说他才是监狱的主人,而中年警察和小徒弟不过就是两条看门狗罢了。

      벝而看着甘地离开的背影,小徒弟捂着脸,咬牙切齿的表情下,眼神中带着愤怒和不解:

      “师傅,刚才为什么拦我?他已经被抓쐗起来了。”

      中年警察摇了摇头,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不同,经历过人生的苦难和沧桑,他眼神中闪烁着复杂:

      “是,甘地是被抓起了来,但这不代表他死了,你虽然没结婚,但别忘了你ỡ的家人。”

      小徒弟脖子一扭,下意识喊촨道:

      “他敢!”

      而看着眉宇间闪烁着倔强的小徒弟,中年警察仿佛퓰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这让他不由叹了口气:

      “他为什么不敢?要知道这世界有一种东西他们看起来是人,但心却比畜生还要不如。” 砂

      小徒弟很愤怒,但中年警察心中就没有怒意吗?

      他也♃有,但问题是甘地是什么人?

      香江鼎鼎有名的社团大佬,但秓和报纸上报道的那些大人物不同,甘地手里的每一张钱都沾满了鲜血,他所有的财富积累都是靠着压榨普通人换来的。

      甚至更过分一些,他的钱就是靠贩卖那些成瘾性的违禁品得来的퇶。

      说句不好听的,类似甘地这种人就该死,香江就是因为有他这样的䰒毒瘤,才会有那么多人家破人亡ⱄ,妻离子散,从而选择结噲束自己樖的人生。

      就如同中年警察说僙得那样,有些东西看起来是ᮃ人,但早就变成了畜生。

      醙 人有底线,有良知,而这些畜生是没有底线,没有良知的。

      年轻的时候,中年瑣警察也去过一线。

      他见过那些被蜵迫运货的,一个个땊鸡蛋那么大的瓍包裹硬是让䵛你吞进去,吞不下去就打,打的你不得不将这些货都吞了。

      还有更残忍的,直接将货塞进后门里。

      中年警察见过◴这些人,后门都曓裂了,一边哭,一边往里面塞。

      ꌑ更惨的还是他们这些警察,手指剁掉,眼睛刺瞎,牙齿打碎,折磨的你不成人形。

      小徒弟还年轻,不懂社会的残酷险恶,騮不明白这些畜生的手段有多残忍。

      但中年警察明白,所以他⮴要拉着魋小徒弟,因为他不希望香江本就不多的好人在少一个。

      听着中年警察的话,小徒弟虽质然不是很明白,但眼神却闪烁着不਍甘:

      “就真的拿这些混蛋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中年老警察摇摇头,不꾚同于之前岁月和苦难打磨下的沧桑,此刻他眼神中闪着光:

      鯺 “会有办法的,马上就쩇要九七了,等鬼佬们都走了,你信不信香江一定会太平起来蝗?”

      小徒弟点了点头,其实他不明白为什么要等到九七,也不明白为什么鬼佬走了一切就会变好,但他相信师傅,所以重重的点了点头:

      “嗯,我信!”

      看着小徒弟那似懂非懂的模样,中年警察不由的笑了,他揉了揉小徒弟的脑袋。

      沧桑的面庞下,目光闪烁:欓

      蠺 “我也信。”

      而在另一边,尖沙咀劳教中心。

      虽然是一身囚服,但看甘地趾高气昂的模样,感觉他不是一个阶下ꩆ囚,楎而是唯我独尊的皇帝。

      其他警察虽然心里有气Ნ,但却拿甘地没什么办法。

      现在是94年,警察头顶上坐着的是那群鬼佬。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鬼佬们根本就不在乎香江人的死偒活⢖,只要钱衍送到位了,哪怕是当街杀差佬,这薒群鬼佬也就睁ꁨ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ᓽ。

      ⵥ 毕竟再过三年他们就走了,反正这里以后不属䓂于他们,何必在乎香江未来的发展?

      这也是为什么中年警察一直说要等九七的原因。

      㔴 因为九七之后香江就回归了,鬼佬不把他们当人,但祖国那边却一直挂念着他们这些离家的游子。

      当然,就九霶四年的香江ን而言?

      砎 甘地现在的做派虽然嚣张,但大家还真就拿他没什么긩办法。

      阳就这样,在警察难看的脸色下,甘地一脸嚣张的走进审讯室。

      不过审讯室里坐着的却并不是西装革领的律师,而是一个膘肥体壮,满脸横肉,脖子上带着纹身的社会人,而在看到甘地进门的那一刻。

      社会大哥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递了过去:

      “大哥,抽烟颔!”

      接皏过香烟,甘地狠狠뇙的᧽抽了一口。

      从被抓到现在,他已经被关在牢房里两天n了。

      虽说他来的第一时间就申请要找律师,但这群该死的差佬硬是拖到了现在。

      至于眼前这个有纹身的社会人?

      他真的是一名律师,不过律师证却是买来的。

      但也正是因为有律师证,所以他才能在这个时候接触到甘地。繋

      而伴随着一股青烟从鼻孔喷出,甘地弹了弹烟灰,冲着摄像头吐了一口吐沫:

      “阿龙,兄弟们怎么样了。”

      甘地虽然被抓了,并且警方设置了很徳多阻碍,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因此成为聋子瞎子。

      通过囚犯的信息传ώ递,甘地很清楚外面正在发生的事檌情。

      知道除了自己,这次差佬还抓了㰅自併己伊不少马仔。

      뙰而随着甘地的询问,阿龙给自己点了根烟,满੐脸横簢肉的脸上带着无奈:

      “还行,虽然被抓了一部分,不过我已经帮他们请好了律师。”

      甘地点了点头,对阿龙的做法很满意:

      “嗯,该给的钱都给我给足了,跟他们说等事情结紎束,算我甘地欠他们텰一个人情。”

      阿龙拍了拍胸膛,䑊在得到甘地的准确答案后,眼里多了几分轻松:

      氃“知道了老大,这件事情我会办妥的。”

      香江律师费可是很贵的,再加上这次是差佬的大行动,靌同样的价钱根本ꑌ请不起律师,保守估计这次的律师费要几百万,而且还І不一定諆能将所有人都救出来。

      这也是阿龙之前担心的问题。䊢

      不过在甘地看来?

      别说是几百万,就算是上千万港币,要真的能让自己渡过嶣这一关,他绝不会吝啬这笔钱。

      只要能用嘫钱能摆平的事情,在甘地看来就不是事情。

      他现在根本不在乎花多少钱,他真正怕的榊是事情严重到已圭经不是钱能够摆平的。

      不过作为老大,这些事情甘地是不会跟阿龙这种马仔说的,而在短暂的思索后?

      甘地深吸ⱊ了一口气,他的双眸多了几分厉色:

      㢎 “国华他们联系了吗?这三个怎么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