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悦猫咪秒历练APP

      知道自己挖了自家太奶奶的坟墓,杨婷是悔不当初。

      想去将自家太奶奶尸骨重新挖出来,换个地方下葬。

      Ⓥ又不敢一个人,也不敢让其他人知道。

      于是棫乎,他便把注뻧意打到了姜生身上。

      非拉着姜生要陪他一起去。

      姜生也是无奈,最后本着送佛送到西的念头,同意了。

      于是,二人就在当天深夜,等工地两읉看守的老头睡下。

      二人带着铲子、锄头悄悄摸到还未完工的隧道里。

      ታ 那是好一窾阵忙活。

      将杨婷太奶奶的尸骨挖出来后,又ᝎ在附近找了处〢看起来风景还不错的地方。䁴

      重新挖坑,将尸骨埋了下去。

      对于风水什么的妝,姜生也不懂,杨婷那就更不会懂了。

      윥 做好一切,又点上几根香,烧了一打纸。

      杨婷‘噗꿽通’一声,跪在自己太奶奶新坟前。

      那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鼻涕一大把。

      ﶊ 各种赔罪,最后可能是说到动情处,还左右开弓,来回甩着自己大嘴巴ḱ子。

      姢䆥要不是姜生实在看不下去,给拦了下来,可飴能杨婷能把自己那一张大饼脸给扇成猪头。

      看着也差不多了,天都已经蒙蒙亮,姜生将还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杨婷给拖回翩了他家。

      后面没啥好说的,暿杨婷不仅付清了剩余的酬劳,还额外多给了五千块,当做封口费。

      姜生自然是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也没矫情,痛快的收下了,表示杨婷萼刨了自家太奶奶坟墓的事情,他就算是死外边,从悬崖跳下去,都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

      保证烂在肚子里。

      杨婷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既然事情⽒都已经处理完了,姜生也不再停留,在天还没完全ᵣ亮透,就离开了拂柳村。

      ……

      弯弯曲❊曲的山间小道。

      入眼皆是巍峨的大山,高耸엒,枝叶茂盛的大树。

      天还没亮透,但已经有几只叫不出名字,但叫잨声十分耳熟的小鸟在枝头上回来蹦哒,发出悦耳的叫声。

      一阵微风拂面,一股草木混着这泥土的ꁖ清香传入鼻腔内。

      姜生双手插兜,嘴里哼着小调,走在山间小道上,心里好不快活。

      这一趟收获颇丰。

      ㈯心情自然⌣不错。

      䮒 㿶 ᣫ正走着走着,姜生忽然看见前方不远处,杂草中似乎模模糊糊有个人影,蹲在那里。

      其中还有百一点橘红色的亮光一闪一闪的。

      ⶤ㫄姜生猯顿时一个激灵,这天还没亮,怎么有个人蹲在杂草中。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距离最近的拂柳村,走到这里都要半个多小时。

      这家伙……

      怎么这么早就跑这蹲着了?

      莫不是……

      鬼怪?那橘红色一闪一䡟闪的是鬼火?

      可是,鬼火不是绿色的嘛?这怎么还是橘红色的? 즧

      这不正常,绝不正常。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쐫。

      难道是哪个不长眼的鬼怪盯上了自己,⠡想对自己来个不讲武德,搞偷袭?

      “哼!”姜生冷哼一声,这还真是老寿星上吊,纯属活腻歪了。

      他挺直了腰板,装作没溪有看到,就径直朝那蹲在杂草中的人影走了过去。

      他到要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蹲在这里想干嘛ᅩ。

      离得近了,这才发现,这原来那里蹲着一个干巴老头。

      老头干干瘦瘦,没二两肉,蹲在杂草中就像一坨晒干的꒻牛粪。

      按说这个时候谍抽冷子出现一个人,욺也够瘆人的,特别是这个靖环境,普通人不说被吓的屁股尿流,也至少会被吓ᖏ的一蹦两米高,大叫一声‘卧槽’

      但姜生可没被吓到,他斜着眼睛打量这不远处那坨牛粪……不对,是老头。╴

      发现他蹲在杂草中不知在干嘛,此时还正在抽一根旱烟袋。

      那橘红色一闪一闪的,就是那烟袋锅里燃烧的烟丝发出껻来的光。

      距离更近了些䥮。 뤄

      这老头此时偧正聚精会神,滋滋有味地吧嗒吧嗒抽旱烟,对姜生踢踢踏踏走过来竟无动于衷。

      姜生都快走到那老头眼前了,蓨也没见他转一下头。

      “莫非是个聋子?”姜生心中如此想着,不免生出一丝同情来。

      这天还没亮,这又瘦又㟑聋的大爷怎么独自跑这里来了?

      莫㓂非是子堠女不孝?不愿意赡养老人,所以将老人赶了出来,不准他回家?

      姜生脑綀海中闪过一幕幕曾经看过的苦情剧。

      顿时封印在深处的圣母心,有些蠢蠢欲动。

      便想着既然遇到了,那就上前打声招呼,也好打听打听。

      于是姜生想了想,在走到那老头面前时停了下来,脱口而出“大爷……您吃了吗?”

      他实在想不出别的话来,

      便说了一句人们打招呼最喜欢说的话。

      숯 很多数据表明,这句话在陌生人见面拉近关系上,起到뮊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起码会让彼此的生疏感减少89.369%。

      姜生当然也希望是这样。

      不过接着,姜生就報突然闻到了一股恶臭,熏得他差点没吐了。

      姜生看着蹲着杂草中措的老头,联想到那股恶心臭味,瞬间意识到一个问题。

      ય 他再仔细一看。

      卧槽!

      果然,这尼玛老头在拉屎。

      这可真是尴尬回家,尴尬他马开门,尴尬到家了。

      那老头听到姜生的话,狠狠地瞪了姜生一眼,吐出一뛒口烟,骂道:“滚一边去。”

      姜生脸一下就黑了,光闻着臭气熏天的气味,不用说那绝对是每天大鱼大肉,要不然也拉不ḣ出那么恶心的屎来。

      刚刚对老头生出的同情心汬一下就消䶼失了,转而是厌恶。携

      对于这种随地大小便,没有公德心的老棺材瓢子,姜生可不会给皧他什么好脸子。

      䜩 硥就⤝当刚刚生出的同情心諆喂狗了。

      향姜生也懒得搭理这随地大小便,没公德心的ɰ老棺材瓢子瞁,就打算直接走过去。

      这气味实在是难闻。

      没想到,那蹲在杂草中正拉屎的老头,一见姜生不搭理自己,还用极其厌恶的眼神扫了自己一眼。

      这老头居然还来劲了,贱兮兮的对着姜生来了一句:“小伙纸,吃油条不?”

      一听这话,姜生顿时就恼了。

      本来对于这种随地大小便没公德心的老头就没啥好脸子,没想到这丫的居然还敢挑衅自己。

      刚刚的好心情全被这老棺材瓢子给破坏了。

      姜生虽然不是什么鸡肠小肚之人,他是……特别鸡肠甕小肚!

      “好你个老杂毛,你给我等着。”

      ോ 姜生不动声色,⼅装作没℉听到,㎬在就要走过老头身前时。

      突然出手,抬起一脚。

      一脚就踹在老头的脸上。

      这老头刚刚抽完一口烟,那旱烟杆就拿在手中,放在下巴附近。 癞

      姜᭥生这一脚,好巧不巧刚刚好踹在那ﯭ旱烟杆上。

      踹在旱烟杆上后,这一脚去势不减,连带겎着那根旱烟杆结结实实贴在了老头的脸上。

      那被点燃还冒着白烟的烟头,就一下烫到了老头脸上。

      老头一声‘卧槽’,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这一下刚刚好,坐在他刚拉还冒着热气的屎上。

      ᴅ姜生一看这情况,那还敢留,撒丫子就跑。இ

      可能是感觉自己做的有些过火了,姜生远远甩下一句:“老棺……大爷对不起了,我不是故ꣂ意的。”

      “卧槽,小兔崽子,你啯别跑,看我圠不打断你的狗腿。”

      那老头也桫是气疯了,竟然䬳不管不顾,反手就捞了一手的屎,裤子都没提,就朝姜生追来。

      一边追,还在后面大骂。

      姜生一看那老头那副玩命的架势,哪敢停留,一路狂奔。

      一边跑绪还一边道歉:“大爷对不起,我刚刚不是故意的,你别追了,累坏了身体可就得不偿失了。”

      “小兔崽子有种你别跑,看我不全都让你吃下去,老子今天就是你孙子。你个王八蛋。”

      这老头怎么可能追的上姜生,更何况那老头此时裤子还没提上去呢。

      老头一看姜生越跑ἔ越远,以他的速度根本追不上,气的一跺脚,把手中的屎朝姜生甩去。

      不过,此时二人相隔距离已经比较远了,这肯定是没甩到姜生的。

      反埼倒因为一阵晨风吹过,那老头此时又正好处于下뢛风口艣。

      那些什么汤汤水水的,一部分都吹到老头自己的脸上、身上去了。

      “这小兔崽子跑的真快。”

      “你以后别让我遇到了È,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

      “呕呕呕………”

      老头对着姜生已经远去的背影骂完,最后他自己也忍受不了那股恶心的气味。

      蹲下身来一阵狂吐。

      那滋味……

      那混合的气味……别提多恶心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