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野朝阳经典在线观看

      “这么说,我的母亲是来自ủ剑神宗吗?然后剑神츳宗的长辈知道了ჴ她与一个小小王朝的家族中쭖人蘽结合,前来要人,结果就是不仅断绝了这具身体的修炼之路,还打伤了父亲和爷爷。”

      项川心里逐渐有了脉络。

      䞕 “等实力达到,一定要去这个剑神宗讨个公道。”

      ⢎“在东大陆,能与神宗扯上关系,也只有剑神宗了。”钱穆接着说道。

      ꕈ “敢问쪅穆爷爷,这个剑神宗在何处?횽”

      “位于ꃫ离大齐极为遥远的大虞帝朝。” ㉀ 

      “大虞帝朝,这又是何处?”项川问道,心里想着难道这就是徐子贤前辈说的大洇虞。

      䶘 “帝朝也是拥有神话境坐镇的,剑神宗和大虞是互相独立的,但可以看作位于一个区域。等你们修为到튏了,自然会知絯道。” 躎

      一切都需要实力,不然很多事情都没资格知道。

      项川更加体会到了实力的重要性,今天听到这么多他ﻖ都没资格知道的秘闻,已经非常满意。

      ᰗ “多谢穆爷爷告知的这些。”

      “小川,我在这劝你不要有向剑神宗报复的想法,神宗的强大你是无粊法想象的。”

      钱穆知道项家的事情,但不知道项家招惹的居然是剑螉神宗,于是劝项川道。

      “穆爷爷,我知道,您放蟎心,我不䖊是鲁悇莽之人,况且我现在根本不﹢知道神宗在哪,我目前的目标是加入大齐武院,一步步뱘变强。”

      钱穆不知道自己拥有系统,早晚会成为这个世界的巅峰存在。 囨

      项川对这一点是从没怀疑的,虽然우他现在很弱,但整他会很快成长起来。在成长起来之前,一定要低调,毕竟自己得罪的是神宗。

      现在就是不清楚母亲还有当年来项家之人在神宗是什么身份,如果他镈知道自己现在能修炼了,说不定恼火之下还会对自己銶出手。

      这个不得不防。

      “小川你想加入大齐武院,我这里倒是可以烙帮个忙。早点我在江湖上闯荡的时候,混了䊑个铁鹰的外号。吳

      我还有个搭档,也是我的生死之交,叫做谢飞凰,她目前在学院里担任供奉。虽然听说不管事,但肯定是有几分面子的,我这边给你一个信物,你在学院里遇到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她。”

      钱穆说完拿出一块玉佩给キ了项川。

      只见其上雕刻땙着一只展翅跏欲高Ÿ飞的苍鹰,栩栩如生,边缘还有一个小小的“穆”䠂字。

      钱穆的搭辖档?那应该也是天阶高手了,毕竟龙不与蛇交。

      这算是后门吗,项川其实是比较讨厌走后门的,但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感觉还挺不错?

      藒项川一路走来好像都有人帮他挡风遮雨的,父亲,行叔,小三,钱穆。

      他决定不到最为危急的时刻不要去找那位谢前辈,不然以那位的身份和修为,项扝川根本没전有得到历练的机会。

      倒不是因뻃为项川有受虐受苦的癖好,他现在只是觉得自己器在这一群前辈高人亃的护佑下,如同温室中的花朵,硖毕竟靠别人是不可能靠一辈子的。

      “多谢穆爷爷。”项川感激地说撔道。

      项川和钱万三还有钱穆说了明天就要动身前往应天㲯府的事,和他们道了别。可惜行叔还在闭关,只能拜托钱穆转述了。

      钱万三虽然有点舍硳不得,但他也清楚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

      大家都是修炼者,也没有那么多的离愁别绪,今后᳍有缘自然会再次相见。

      “我过些日캵子ؕ应该就会和穆爷爷回大周了,到ꞁ时一定要来大周找我。”钱万三和项川做了一个约定。

      “嗯,大周我一定会去的。”

      찎回到城主府,项川和父亲说了下行叔在巩固修为,然后又去冥想了。

      这是项川留在晴阳城的最后一晚了,下次回来就不知道什么时候。

      蝤项川想到了前世从大学毕业回家的那一晚,心情也是如此复杂,既有鋠将要别离的些许惆怅,更多的是对未来不可把握的一丝期待。

      护城将军府。

      刘熊威被项应天打軰伤,估计得要疗养一阵子。ᕇ

       “该死的小畜生!刘闯,你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城主府,只要那项川一人出城,立马就安排截杀。你褈是人阶中期,杀他绰绰有余了。另外帮我通知家族还有刘鸿公子那边,这个项应天已经成了气候,光靠我们对付不了。”

      “是,౏将军!”

      让他俩又惊㑾又喜的是,ŭ项川第二天就骑着照夜玉狮子出了城。

      蝴刘闯连忙带着几名刘家的私人护卫也跟着出城追了上⍅去。

      项川第一次一个人出城,一路东看西看,走得并不快。

      在䪔晴阳城东北不远处,刘闯等人就追上了他。

      褢 훤 “哼,项川,你的死期到뗽了!”刘闯指挥着一群人将项川包围住,以一种猫抓耗子的姿态说着,想在动手之前先戏弄一下项川。

      “立刻下马给我们磕个头ﻸ,就ナ给你一个痛ᡡ快!”

      “大家都是文明人,不要动刀动枪行不行?”项川表示很害怕。

      “不行,你笊今天必须死,昨天杀我们少将军,那是天大的死罪。”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父亲,穆爷爷ܦ,请出手吧。”项川换了一个表情,神态自若。

      “什么?”刘闯等떔人环顾周围,并没有看到什么人,下意识地向天上看去。

      顿时肝胆俱裂,项应天和一位不知名的散发鋇中年人正站在一件鹰蓵状的器物上,就在他们头顶。

      쪏刘闯哪还不知道自己中了埋伏了,身份从猎人变成了猎物。頺

      “城主,前辈,这都是一个误嗓会,↕我们马上走。”他知道自己再不求በ饶,这城外就是自己的墓地。

      项应天和钱穆虽然都不是嗜䏀杀之人,但这种情况他们怎么可能会有妇人之仁,ퟎ两人一起出手,几个回合就먏把这群人杀得一干二净。

      项川赶过去见礼。

      “川儿,果然如你所说,刘熊威会安排人在城外对你出手。”

      瘊原来,项川早就料到刘熊威暂时对쿕付不了父亲,肯定会找机会对自己再出쑅手。

      于是昨晚就已经和父亲还有穆爷爷提议了一下,请求他们在自己出城后,看看有没有尾巴跟踪自己。

      果然不出他所料,这次相当于断了刘熊威的一只手。

      “父亲,穆爷爷,后面的路我就要自己走了,多谢您二位。”繌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远远的,飘过来项川的声音。

      뮣ꐗ“川儿的ﳛ文采也是如此出众,好诗好诗,穆前栐辈,我们回城吧。쫐”

      “确实是好诗,老夫现在非䯭常期待与小川的再次相见,哈哈ヽ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