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吟鸟唱福利大巴

      只见冷月身䈮上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燃烧了起来,并且虽然能够看得出冷月在想办法扑灭쟃衣服上这些火,但却成效繢甚微。

      但让林若初感到奇怪띙的是,虽然这火是在冷月身上的衣服上燃烧的,但不仅这件衣服没有丝毫损伤,而冷月本人除了有几分慌乱外,也好像感受不到疼痛一样。 硈

      而林若初刚才听到的那声惨叫声,也不是由冷月口中发出来的,而是由困在阵法中的红衣女修口中发出来的稉。

      这銻红衣女修的情况看起来却比冷月要糟糕多了,虽然火是在冷月身上烧着的,但却是红衣女修身上的那身红衣在明明暗暗的不停的变幻덝着埶。

      而且这红衣女修刚才ꔻ因为吸收了不少血肉,已经苣变得清晰了的五官,也开始若隐若现起来。

      林若初这时才发现这红衣女修除了开始캛用了一个阵法把她困住后梫,竟然就一直再没有人管她。 次

      ഖ 按照这冷母的说法,这红衣女修应该就是法ᰔ宝器灵,虽然还不知道ꢕ这法宝的具体用꜒处,但只要拥有器灵,法宝的珍贵程度就可想而知了,林若初真没有想到会씍没有人管这红衣女修。

      쫀林若初不关注这件拥有器灵的法宝,是觉得在两个金丹真人的眼皮낹底下,自己是不大可能有机会得到这件法宝的。

      再加上这法宝的器灵一直都是在吸收活人的血肉的,뚨要是ꆒ自己得了这法宝,想着这上面有这櫓么多的人命,就不说心里面膈应不膈应了。

      那万一这法宝确锖实是需要供应活人的έ血肉才能使紡用怎么办,要是给的话,也过不了自己心里狇面这一关啊,不给的话这法宝握在手팶里面又没有用处,才不怎么关注这法宝的。

      但是林若初想着緘自己不动心,怎么其他人也不管这法宝器灵啊,这刘篻杰就不说了,毕竟这东西跟问天宗的联系太紧密了。짥

      但这凌恒不应该啊,这凌恒就算不对这法宝动댌心,也应该拿回去交差啊ፅ,怎么也不管这器灵。

      都让林若初在心里面怀疑,是不是因为被人看出了这緜红衣女修不是器灵,所以才会没有人管的。

      好在倒也不是氕所有人,都不关注这有可能是法宝器灵的红衣㻋女修的,至少看到这场景,冷父却是着急了。

      厉声说道錩:“你做了什么,就算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我的命就算了。月儿可是你亲生女儿,平时月儿对你可不差,关于这里的情况,你应该也是从月儿那里套出来姦的吧,你怎么连月儿都不放过?”

      “你也说了月儿是我亲生女儿,也算是对我最好的ꗓ人了,我倒是想放过她,可你这做父亲的会放过她了吗。

      뜘我可是只在月儿身上做了手脚,你到是说说看,为什么她的情况看起来比月儿还要糟糕?”冷母指着场中的红衣女修开口对冷父质问道。

      Κ 这话一出口,冷᳄父就无话可说了,这种情况,任谁看都知道켫一定有问题,就算是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也明白这冷月身上被人做了手脚,和这鵔红衣女修建立起来某种闏联系。

      这时,从出场就没有开过口的红衣女햄修,忽然一挥手就扑灭了冷月身上벢的火,˽然后才开口对冷母说道: 쁗

      “你倒是挺聪明的,在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的情붷况下,只凭着其他人无意间透露出来只言片语,不但就弄清楚了这里的一切,甚至连对付我的办法䨮都想好了。

      可惜的是你实力檷不济,只能用阴谋诡计,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徒劳的。

      不过看来人还是要多经历一些事情,才会有所成䒤长。谁嬩能想到当年那个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在那一群女孩子中,天天受人欺负的小女孩也会有如今的心眼了。

      瞭你要是早有这个心眼,我就选你做合作者了,没必要选这个废ꥱ物,耗费了这么多年的时间都没有把事情办成功。

      甚邔至还为了自己心里面那点私仇,不顾大局,非要惹那些修虹仙世家出身的修절士,让㥡事情在最后的关头贡差点就功亏一篑了。

      煵不过也罢了,虽然这事最后还려没有完⨧全成功,但也只是还差一点,但콢把你们这群人加起来Ā,也ފ将就着够用了,就不再等了。”

      说完这话,也不知道这红衣女修怎么动作的,只见她手一挥,林若初就觉得眼皮一沉,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縛若初才悠悠转醒,缓缓沦的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现在正靠着墙壁昏睡在地上,入目全是一片像血一样暗红婿色ࣄ的墙。魧

      还不等瑇林若初缓过神来,便漎听到了身后传来的争吵声,忙转过身看去,这才发现觉得墙壁ವ像血一样还真不是自己的错觉。

      脋 只见这屋⟫子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红色血池,血池上面捆着不少人,刚才在场的所有人,除了刘杰与凌恒两位金丹不在这里外,其他ᙠ人都被捉到了这篒里。

      而除鐔了林若初自己是躺在血池旁边的空地上面的,冷月也躺在林若初不远处不愿处外,其他人却都被吊在了血池上面。

      并且每个人的手臂上都被划了一道口子,正在不断的滴着䊼血,一滴一滴的滴落在血池里杖面。䨀

      随着血滴的不断滴落,血池㭨里面的血如同떀被烧沸了的水一般沸腾了起来,发出咕咕噜噜的声音,并且不断的冒出血泡。

      而林若初听到的争吵声正是被吊在空中的冷父冷母之间发出来的,看着这两人在懱这种状态下都还能精神抖擞的争吵,而其他人却还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都在昏迷着。

      看到这场景,林若初在心里面都不由的感叹了一句,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撑着,让他们在这种情况下,都还能为那点事情吵了起来。

      但现在的혮林若初可没有心情再听这两人ჾ之间的爱恨情仇了,感叹托一下也就放下了。

      然后林若初便开始观察周梓围的环境了,在屋子里面看了一圈,夒没有发现出入口,但却发现红衣女也不在这里,볉见此情景林若初便想先起来,想办法离开这里再说。

      正当林若℁初准备站起来时,这红衣녺女修却回来了,看样子这红衣女修应该经历过一场恶战,受了不少伤。

      不但身上ꦆ的那件衣服上的血色几乎看不见了,这红衣女修的身形也变得飘忽透明了不少,几乎都快维持不住人形了。

      虽然受了重伤,但这红衣弧女修回来后,看到沸腾着的血池却满脸喜色,㷜开口说道:“终于成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