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迪熊高清

      ႙后面追踪的那辆军用卡鳛车,见横﷨栏当道,已向横栏冲撞遆过来,横栏“啪”的一声折断。卡车只是稍微缓了下速度,就向前直冲而来。

      离黑河城机场还有二十公里。

      后面卡车一直咬住不放,沈醉知道他的那个不仼共戴天的仇人一定在卡妷车上。

      他命令王若兰超车走前面。籕王若兰会意,加樗足油门,不一会儿超越了沈醉所떳坐的那辆奔驰,向前飞驰而去。

      沈醉看了下时间,已是拮凌晨五串点四十分,天很뵇快就要亮了。

      沈醉从车ಲ后쏩视镜里,看了下后面追菘来的卡车,然后果断命令궺长城一号,掉转䆕车头,准备撞击后面追来的䁤卡车。

      同ퟵ时命令长城一号与二号,做好뛔跳车准备,准备战斗⫣。

      奔驰转过一道弯,沈醉令长城一号迅速掉头,自已与馦长城二号已从车里跳出。

      筛 沈醉做了个分开的手势。

      长城二号迅速藏入左䕍边树林里,沈醉藏入右边树林⌑里。

      ʢ长城一号掉转车头以后,停在离转弯处五米,车没熄火,他与沈醉约好,枪声一响,他加足油门,在转弯处撞向卡车,在加速前进中,长城一号跳车。

      五分钟后,卡车艹如风而至,快要转弯时,突ᾎ然一声枪响,打破了清晨公路上的宁静。

      奔驰加速前进,长城一号跳出车外,他随地往车后一滚継,滚出了十余米,瞬间溜进树林。

      只听“轰”的一声巨声,两车相撞,刹时火光冲天。

      沈醉他们三人,趁大火浓烟之际,迅速脱离现场,向黑河城方向골而去。

      三人向前走了稊三里左右,见迎面来了一辆摩托。

      沈醉对长城一号耙与二号说,拦住他,天助我们了。ᅪ ᩱ

      三人在马路上一字排开,拦住了那辆摩托,沈醉从库兜里抓出一把钞票道:“这车我们买了。”

      唾 摩托司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时,人已被拉下车,沈醉三人早已骑车绝尘而去。

      黑河飞机场᪄,王若兰与长城三号带着钟专家与许专烕家ﲰ,由于沈醉早已给杜大使打了电话,因此,王若兰去时,杜大使已通过相关部门给机场打了招呼。

      王若兰他们四人到达机场ﴛ售票处,取了早已预备好的七张机票温。他们坐在售票厅内,等待沈醉他们三人的到来。

      不过,在进入机场之前,王若兰与长城三号把两位╗专家乔装打扮了一番,把两人化成了榰两个老太太,而他们自已却装成两个中年人篘。如此瞒天过海,他们相信䵬,一般人很难发现。

      七点二十分,沈醉他们三人进了机场售票厅。

      ぀三人ᅠ在寻找王若兰她们四人,他们搜遍了ᔁ整个候机售票厅,一时竟没发现王若兰她们。

      此时沈醉手机振动,来了一条信息,是王若兰发来的:准备去登⪓机楼,一号卡位两位老妇女及两位中年大叔就䋯是。

      沈醉放眼一望,果然发现两个有喉结的老女人及没喉结中年男人。

      沈醉心中暗笑:这小妮子,倒还有些唥招式,这样确实能有少许作用。

      于是沈醉对长城一号蘶与二号一使眼色,两人会意,飞快地向王若兰他们的一号卡位走过去。

      铵 安检处,突然出现了意外,有三名男子身份信息与本人面相不对。

      ꕋ 安检人员要求三人留下,重新验明身份后,再行登机。

      可三人坚决不同意,于是安检受阻。

      沈醉命令长城一号等四人注意警戒,那三人可能就是追踪而来的雇佣兵。

      此时,不知是谁用阿拉伯语喊了声:“不好了,洗手间里死了个人。”

      这一声喊,顿时整个售昤票厅乱件成了一团麻,尖叫声운此起彼伏。

      沈醉瞬间明白,前㝄面三人定是从河西追来的凶徒,他们杀了这个航班的一名乘客,然后登机,准备登机后再慢慢动手。

      谁知东窗事发,一时阻在安检区。看样子航班将要延误了。

      沈醉悄悄地对长城一号道,靠近那三个人,我们銌出手擒住他们ꢕ,让飞机快点朶起飞,免得夜长梦多。

      沈醉心里知道:两车相鰠撞␳,对他们造不成多⺰大的威胁,他们已兵分两路,这三人是从另一路来的。而追他们的那一路很快就会到了,到ၰ那时,只怕真的鼢走不了了。因为对方人多势众,根本不可抗衡。

      长城一号十分清楚眼前的处境,于是对沈醉悄悄地道:“如果他们不老实怎么办?”

      沈醉悄씨悄道:“格杀勿论!”

      机场外已是警笛长鸣,大批警员驐已到톹,封僾锁了机场内外。

      ⡧沈醉轻声地对长城一号੻命令道:“快,走过去,这是最好的时机。”

      长城一号会意,很快与沈醉靠近了安检处的三位夕徒。

      薚三位歹徒见沈醉两人靠拢,正想롓发作,却不曾想沈醉与长城一号突횸然鑨发难鳍。沈醉左右手同时出击,那两位歹徒面部各中一拳,被打得金星直冒莽,而另一位歹徒却被长છ城一号一拳击在胸口,被打得踉踉跄跄。

      三閹位歹徒突遭重创,但他们皆是历经生륔死的雇鑪佣兵,虽处险境,却临危不乱。גּ

      三人皆想拔枪,可沈醉岂容他们得手,早以扑上,飞箮起一脚,踢飞了一人的龠枪,另一人的枪尚未拔出,就被沈醉踢倒在地。长城一号也把另一歹徒击倒在地。

      此时,进来了几个安保人员,把三个身负重伤的쪘歹徒戴上脚镣手铐。

      安癒保人ꡔ员向沈醉及长城一号致谢。

      沈醉微微一笑,拿出特别通行证,说明了情况,同时要求见机场最高负责人。

      A国人对苍南国人很尊敬,由于苍南国对他们提供过许多帮뺝助。因此同意了沈醉的请求。他们想带沈醉去见机场负㡔责人。

      沈醉对他们说턢,最好叫他们负责人来这里谈。因为时间紧迫,出不得半点差错。

      安检人员点了点头,于是把三个歹徒押走了。

      不多时,一个五十多岁的黑肤色的中年人,在刚才那几个安保人员的陪同下来到了沈醉等ꬿ人面前。

      䡨 他见到沈醉后,一脸诧异:“你们是神州国的?可是与你们大使馆发来的照片一点不像呢?”

      沈醉已没时间解释,叫众人除去伪装,露出了本来⺷面貌。

      机场负责人见状,知道䆒他们七人正是自己要找的人。于是对沈醉道:“我已接上峰命令,用专机送你왵们去首都。楚跟我来。”

      沈醉道了声谢,然后五人拥着两位掆专家向候机楼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