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身长痴女DWD―072

      得了这样的暗示,慕容枫不计前嫌,对着沈┩绎满意的颔首:“这衣服你穿着甚为合适,那便继续穿着吧!菗” 폐

      孟辞松了口气。

      果然,做渣ꆂ女比做一个正ᅯ直的女孩要容易的多。

      她不想两人再起冲突,又是一番茶言茶语将慕容枫Ť打发走了。

      ᴿ

      刚将ॳ人送走转身,沈绎便从枣树上跳下,不偏不倚落在她身边,盯着慕容枫的背影,嘴角勾着笑,眸子里却是冷的。

      “你们很亲密啊!”

      ﹝孟辞做贼心虚,唯恐被他发现自己的女人身份,擦了蔚擦汗道:“我与他自幼认识,是好兄弟,他就跟我兄长一样!”

      殒不是你想的那层关系啊,大佬。

      沈绎瓮偏头,看入她的眸中,嘴角勾起的弧度加大,重复一句:“跟你兄长一样?䜫”

      쑵 不知怎的,孟辞觉得他뾼这个眼瘅神十分危险。

      求生的本能䫰让她瞬间福至心灵。

      她伸出手,紧紧的握住沈绎的手臂,双目真诚热烈:“从前我没有哥,他对我好,我便孲视他为兄,如今我有了兄长你,他自然是要靠后的!”

      “在我袟心中,你是最重要且唯一真正的兄长啊!”孟辞련眼眶水汪汪,“哥,你可是젢我亲哥啊!”

      只要你愿意接纳我做你的腿샖部挂件,说些犯恶心的话又算什么。

      社畜对于拍老板马屁还会陌生吗?

      沈绎勾起的嘴角缓缓放平,将手抽出来。

      他的视线在孟辞㿕的头顶落了落,手指虰微微勾了下,似乎是想动,却又按롇住了这个念头。

      他抓起孟辞的手,将三颗礔枣放᾽入她的掌心:“给你!”

      㲘孟辞看着三颗圆찺溜ꗗ溜泛红的枣,双手发抖,眼眶唰的就红了。

      这是男ㅎ主给的,是大佬赏赐的枣。

      现在树上的枣都是青的,大佬采了三颗最成熟的㊓枣,给了她!

      激动!

      資她的抱大腿事业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迓 沈绎偏眸看了她一眼。

      这弟弟,看来还是缺乏社会的毒打!

      孟辞拿起一颗⏼枣在衣服上擦了擦,嘎嘣咬了一口,哽咽道:“好甜!兄长给的枣子,就是甜佹,我从来没吃诏过这么甜的枣!”

      她正要将整个嬙枣塞进嘴里,突然表情一僵,抱着树就哇哇哇的吐了起来。

      ⽁ 这枣子里,竟然有半条白胖胖蠕动的虫!

      も 半条!

      봠 孟辞吐了一阵还觉得不尽兴,准备回去漱口,就听得沈绎清清淡淡的开口:“你是不是峞喜ツ欢那个叫南歌的姑娘啊?”

      咳瑄咳咳……

      孟辞被口水卡的直咳嗽,她涨红着脸,努力摆手。

      不ᒓ不不!

      ﱱ 南歌是大佬你的女人ᓄ,是我嫂子!

      我怎么可能喜欢!

      而且,我喜欢也没用,我没⣇工具啊!

      “兄长,大哥,你别误会,我绝不喜欢南歌的,我只拿她当好姐妹!她麍就像我的亲人一样!” 劼

      大佬你别误会,我绝不会跟你抢女人。

      沈绎盯着她,再度发问:“真的不喜欢?”

      孟辞头摇的像个拨浪鼓。

      沈绎像是舒了口气:ﱬ“那便好!”

      他转身朝屋内郑走,孟辞屁颠屁颠跟上,试图加快故事๖进惹度:“Щ兄膸长是不是对南姑娘感兴趣?其实南姑娘挺不错的,需要我为兄长引荐一二吗?昨天的误会,我已经修书给南姑娘解释清楚了,她知道你是我们侯府的大少爷了。”

      你如今跟女主门当户对了,上啊,大佬!

      开启你的篓感情线吧䁄!

      沈绎脚步一顿,孟辞差点撞在他后背上。

      “我对她,没有男女之事的兴趣!”

      孟辞回到房间补眠,入睡之前她一直思考沈绎说的最后一句话。

      没有男女之事的兴趣。

      没兴趣就是没兴趣,什么叫ꁖ没有没有男女之事的兴趣。

      ﲡ 意思是,还有其他方面的兴趣?

      她太困了,没有等想明白就睡着了。

       ퟒ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

      渗白日里阳光⿭灿灿,然闚而此刻,外面却电闪雷鸣,从窗户里吹进来的风带着凉意,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场大雨已经路上了。

      ሤ 两个婢女守在床边,见她醒来콴,赶紧安排她洗䗎漱吃东西。

      原主天天作,作到全书快剧终ো才死,这必然要有个好身体。

      縐 所以虽然昨晚拉得虚脱,但如今睡了一天,又吃完东西后,孟辞感觉精神抖擞。

      小绿和小茶在旁边叽肸里咕噜的汇报着白日里的事情。

      긮 瑞王殿下走后,又着人午后送来了一堆好吃好⾤玩的,箱子底下竟然还有两个簪湨子。

      南歌姑娘让奴才送来了త止泻药。

      侯夫人白日里来过好几次,又跑到Ⓘ北院去找了沈绎的麻烦,好在 双方没有打起来,夫㜺人也没有占到便宜,最后灰头土脸的回去᷅了。

      “兄长来看过我吗?Ѡ”

      小绿翻了个白眼:“没有,大少爷真是一点良心也没有!”

      孟辞略有失望,但这也很正常。

      别看沈绎嘴角经常挂筤着笑,可那笑是冷的,一如他的心。

      想要捂热这块铁,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还有什么新闻吗?”孟辞的声音懒懒的。

      小茶仔细的想了想,哦了一声:“对了,南府五公子今日回京都了。”

      南歌作为女主,标配是团宠。

      她是南府唯一的女儿,有五个兄长,个个都对她宠爱非凡,不止如此,她还是南家这쵆一辈和她母亲那一辈中唯一的女儿。

      ᢓ自幼所得的宠爱可想而知。

      这才养成了活泼开朗,略有些骄纵的性格。

      明晃晃的像是春日里的阳光,丝毫不惹人讨厌。

      与南歌是双胞胎的南府五公子,是书中最宠爱的꯮南歌的人。

      撕啦……

      天空有一道闪电Ꜻ划过,压过了屋内的烛光,将孟辞的矡脸耀得一片惨白。

      电光火石之间,她突然想明白了白日里的困惑。

      为什么沈绎说没有男女之事的兴趣!

      潦因为沈绎这一次进京都趉的目标,就是刺杀南五公子。廜

      这是暗影阁接下的任务。

      暗影阁一旦接下任务,就一定会办成,牺牲再大也在所不惜。

      孟辞记得很清楚,原书๬中沈绎被赶出府,之后便在客栈焕养伤,然蕛而这只是迷惑人的伎俩,实际上他金蝉脱壳,去刺杀了南五公子。

      之后南歌出现,沈绎偏了剑锋,然而南五公子卧床三月坫,咩最稈后还是死了。

      在书的后期,南歌发现了当初的刺客就是心上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两人痛蜸苦分手,开始各种虐心。 䐰

      两年!

      闹了꫘两年才和好!

      孟辞拔腿就朝着北院冲去,心中暗自祈祷:大佬,你可一定ϡ要在床上躺着嵝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