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鑫黄片

      “小三哥,又在找那个废物呀!我已经问过了,那废物一大早便出镇入山了,勤快得紧……”一名十多岁的黑袍少年开口。

      他的面前,站着一名约莫十四岁的少年。少年着一身锦锻料衣袍,长得眉清目秀,只是眉宇间显露出一抹自傲与嚣张。

      “勤快?他是怕挨咱们的揍吧?再勤快,还不就是个连一阶都不算的金冠鸡猎士?”锦缎少年语气中尽是不屑。

      “哈哈,小三哥说得没错,金冠鸡猎士,咱们天角镇独一无二的存在,哈哈……”众少年发出一阵讥讽的笑声。

      “咱们也忙去吧,争取早日成为补天人,什么时候遇上那个废物,再收拾他不迟……”一众少年散开。

      锦锻少年目光望向小镇一角。那里有他们口中废物的家,也有他朝思暮想的小美人儿。而一想到那个美丽的小人儿看向废物时的关爱眼神,他心中便是一阵恼火。

      ……

      “舅舅,疯子哥又进山打猎了,他什么时候才有时间陪我玩呀!好无聊呀!”一个身着粉衣,看起来似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嘟着小嘴道。女孩明眸皓齿,冰肌雪肤,生得极为美丽,犹如一个精致的瓷娃娃。

      她的问话对象,是一个肤色黝黑,身形高大壮硕的汉子。

      “小晶乖,你疯子哥是大人了,得养家糊口。他的志向是成为补天人,所以正拼命努力呢。有空的话,他会陪你玩的。你先去练会儿功吧!”壮硕汉子语气柔和地道。

      “不,不嘛,我最讨厌练功了,我更不想当什么补天人!哼,我找娘亲玩去……”小女孩嘟着小嘴走了。

      壮硕汉子苦笑着摇摇头,一手拾起数百斤重的银色大锤,轰向了面前的一大坨铁疙瘩。

      ……

      “小峰又一个人进山了,山里太危险了,真是让人担心呀!当家的,你说最近狄大师送来的东西,是小峰猎杀的,还是狄大师救济咱们家的?……”一个着粗布衣衫的妇人道。

      “咳咳!孩子他娘,别想那么多。估计着是狄大师送咱们的,小峰的修为太低,怎么可能猎杀得了二阶和三阶的蛮兽。咳咳!……你当着孩子的面儿可别提,要不然他的自尊心会受不了的。小峰骨子里有一股疯劲,最受不了激了。咳咳!都怪我无用,若非受我连累,小峰没准已经有所突破了。他的志向是成为一名真正的补天人,可现在,唉……”说话的是一名中年汉子。他面色苍白,伛偻着腰身,时不时便咳嗽一声,显然身体不好。

      “当家的,你也别这么说,若非为了小峰,你也不至于被伤成这样,一切都是命。希望小峰平平安安地回来。至于当不当补天人,还是随缘吧。唉!……”粗布妇人望向深山方向,长叹一口气。那隐带几分秀气的眉眼间,尽是忧愁之意。

      ……

      蛮荒大陆,广袤无边。茫茫林海,浩瀚无垠。

      山林深处,古树参天,怪石嶙峋,除偶尔山谷深处传来一两声兽吼,以及巨树头顶不知名禽鸟儿的脆鸣外,山林中倒是颇为静谥。

      一个看似十二三岁,身形矮小的少年,脸上手上皆涂着青色草汁,头戴青藤编制的帽环,手握一杆铁枪,猫在一片乱藤之下。他的衣服上粘着一些尘土和草屑,甚至有的地方被什么尖刺之类给刮破了,看起来有些狼狈。

      他的身侧,放着一副弓箭,一把铁铲,数根长短粗细不一样的绳索、勾环、铁丝软网之类,还有小包裹中装着的一些铁蒺藜、多头尖刺状小物事。

      他的脸庞因草汁而变得青黑,一双眼睛并不大,却是透着黑亮晶莹的光泽,偶而一抹光泽闪过,便似夜空中不耀眼却是深邃的星辰一般。

      这双小而微眯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前方的一条小道。

      说是小道,只不过是大树怪石和藤蔓荆棘中间的空隙,蜿蜒似成道路状,并非真正人工修出的通道。

      矮小少年已经在这处所在待了近三个时辰了。初到此处时,他通过足印、气息,以及散乱毛发等一应痕迹,判断出,清晨时应有一头体型在三百斤以上的三阶银斑猪从这里经过,去往他处觅食了。他已经循迹在不远处找到了此一蛮猪的临时落脚山洞。

      那山洞颇为隐蔽,有乱藤遮蔽,亦有小溪自洞旁流过,想来这银斑猪不会轻易放过这等合宜居处,一定会在吃饱后返回。

      他要做的,便是守株待“猪”。

      如他这般年纪和实力,要越三个小境界击杀三阶蛮兽,几不可能。要知道,蛮兽凶猛,原本力道便高于正常人,而三阶蛮兽一旦冲击起来,力道更是直达上千斤。

      且不说别的手段,单是直接撞中他,都能直接将他撞成废人,要了他的小命。

      然而,即便对手如此危险,他的眸中亦无丝毫惧意,反而隐带期盼,希望银斑猪早点返回。那样他也就能够早点完活,赶在天黑前回家。

      这是一股隐于他骨子里的疯劲,与生俱来,让得他每每敢行别人不敢行,为别人不敢为。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猎物一直不出现,少年面上终于现出丝丝焦急之意。

      不过,他并没有冒然起身去来路上查看,而是一直静静候着,顶多是攥住铁枪的手不自觉用力,关节处隐隐发白。

      “咚!咚!”隐隐的兽足踏地声,伴着“吭哧!吭哧!”的粗重呼吸声,自远处慢慢传了过来。同时,他的鼻中隐约嗅到银斑猪身上特有的古怪臭气。

      “正主儿终于来了!”矮小少年那双黑亮有神的眼睛登时射出神采。他屏住呼吸,身形一动不动,尽量收敛身上的气息,望向小道远处。

      蛮兽极为警觉,鼻子也好使,若是闻到异味,感觉不妙,它可能立时会逃往他处。他可不想白忙活一场。

      他之所以脸上手上等各处皆涂抹上青草研磨出的叶汁,不止是为了伪装身形,也是为了掩盖身上可能会出现的汗味等气息,让蛮兽无法轻松嗅到他身上的人类味道。

      视线所及,数十丈外远处,一道肥胖圆滚的身影终于出现在枝蔓掩映下的小路上。肥头大耳,体格壮硕,灰色毛发上生就块块不规则银斑,两颗粗大的獠牙露出口外,足有大半尺长。观其体形与獠牙长度,矮小少年明白,自己之前判断无误。这正是一头三阶的银斑猪,而且接近三阶巅峰。

      那么,接下来,就是人兽以命相搏的时刻了。

      人不疯狂枉少年。

      不拼命,焉能得好处!

      他打小的志向,可是成为补天人。屈屈三阶蛮兽,焉会让他退缩。

      银斑猪还在轻哼哼着,慢吞吞地往前走,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它的肚子又鼓又圆,看得出来,之前应该是什么美味花草让它吃得挺美,多花了些时间。

      若非两颗锋利的獠牙露在外面,这头蛮猪的样子只会显得憨傻可爱。当然,深谙兽性的矮小少年绝不会被此兽外表所骗,他深切地知道,此兽一旦发起狠来,成人腰身般粗细的树木都可一头撞断。如他这般的小身板,只是立时会被撞成一坨烂肉。

      矮小少年深知自己那点儿底细,没有一开始便与之硬碰的打算。

      “十步、九步、八……”紧盯银斑猪的步子,矮小少年心中暗数。

      但愿自己的猎杀计划能够顺利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