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级一级的

      被唤做小佳的自然便是裴思的独女裴佳,身为女子却素有才名,在这湖州乃至浙江,不知道多少自诩风流倜傥,家世不俗的π公子哥想要成为其夫婿。

      只不过裴佳对她未来夫婿有硬性要求……

      丰神俊朗、文采惊世,状元之才!

      这样的人在쟗大明不能说没有,至少三年也能出一个,可要同时满足三个条件还没有家室的估计只有볾一个词能形容。

      凤毛麟角迨……

      裴思对自己这独女也是宠溺加上年纪不过二八,倒也没那么急切,可弹指要是再过上两年还没能觅造的佳婿,别看他是一省布政,这风言风语估计也少不了。

      所以有䏝了这飞英诗会,目的倒不是쮀一定要在诗会上觅的良婿,而是想要发现几个人才加以培养,让自家女儿得个眼缘,要不然等这些个人才都成了家,就算考中状元又有个屁用。

      再说了,真要考中了状元,就意味着青云路现,那样的才子,不光妎是王侯公卿,恐怕皇室都有意为其赐婚,他一省布政到时候迉还真未必够看。

      老头子明显是要耍赖,可裴佳却不以为意,而是抿璓嘴笑道:“王伯塷伯说平局,自是平局⿳。”룏

      王佥事脸色不变,对裴泓招了招手䍬道:“来来,把士子们逩的大作拿来看看,本佥事今日就提前考量一下湖州쁢府士子的成色。”

      裴泓不敢怠慢,连忙将䄚一沓词纸规规矩矩的放在棋桌上,然后肃立一旁,还不忘给妹妹挤了挤眼,惹得裴佳翻了个白眼。

      时Ꝧ间一点一点流逝,围帐里却是垶安静的落针可闻,一直过了足有小半个时辰,看了大半词作的王老头才显得很是疲惫的揉了揉眼角叹道ứ:“湖州也是ツ人杰地灵,钟灵䧅毓秀的好地方,却没想到这些士子竟然씡如此……欠如此鄙➜薄。”

      ៩裴泓心里面咯噔一下,连忙道:“王伯可是没有中意的词?”

      “《长相思》这뾂么简单的词,老夫这些看过的里面十篇倒有九篇狗屁不通,剩下的一篇也是为赋벉新词强说愁,硬幥堆词藻而成,当真是让老夫失望,小佳啊,㌡看来你爹拜托伯伯䁄的事难办咯。”

      沪 裴佳俏脸一红䂹,啐道:“王伯伯这是为老不尊,小佳年纪还小,还不想谈儿女之情。”

      王佥事把脸一板道:“都是你爹惯的,䜏女儿家大了就该嫁人,眼光丵高些配得起你家的门楣,可⏵太高了未必是好事啊,岁月蹉跎,若是能有良缘,掤一旦错过没准就墼要悔恨一生。”

      裴佳不说话,她也知道王伯伯说的是实话,现在她爹还能宠着,可再过三四年,她年近双十,要是还没有婆家……

      “王伯,这后面的词作还看吗?”裴泓适时上前岔开话题。

      ᗋ “受人之托,自当忠人之事,老夫既然来了,自不会半첡途而废。퍄”说完勨这话,王老头又拿起一张鈢词纸。

      ‘爱悠悠,恨悠윁悠辏,爱恨两难几时休?莫说与人忧。历春秋、误春秋,渐老朱颜人难留,梦里似旧游。’

      “有点意思。”王老头笑道:“若是老夫在前头看到这篇词,那此词多半会被扫进纸堆,现在嘛,就勉强录了。”

      裴泓连忙把聀这词接过,然后抄下名姓,心里面뇠还在庆幸,要是王老头眼光太高,最终一篇词都没看上的话,那他这飞英诗会都不知道该如餗何收场겒。

      接下来又有十几篇被王老头给扔了……

      ‘晚霞红,月当空,繁星点点缀苍穹〉,婵娟谁与共。南风弄,莲叶动,独自芬芳无人宠,依然把香送。’

      此时王老头手里拿的떐正是田文的大作,看ꀍ了一遍后微微点头道:“这篇不错,不错㣢,记下。”

      裴泓连忙记下田文名姓。

      ‘一更寒、两更寒,窗外蛙声阵阵喧,相思人未眠ꩦ。别亦难,见亦难,欲上青天催月﹑眠,一帘晓梦鑳残。’

      ꝭ “这篇뒿也还行,留下。”说完,王老头又拿起一张,朱厚炜和田文、范韬一桌,词纸羡自然也是一起蒇被收走,现在田范二人的词作看完,自然而然便轮到了撻朱厚炜的海抄袭大作。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泃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ꥣ “好!好!好!”王老头陡然间拍ϛ案而起,一连ഓ说了三个好字,将裴家兄妹吓了一跳。

      “王伯伯可是푋看到中意的词作?”裴泓小心翼阾翼问道。

      王老头哈哈笑道:“何止是中意,能得观此词,本官这趟诗会⺽就算没白来!”

      裴泓也激动了趂,赶紧擜取过朱厚炜大作读了一遍,然后폁叹了口气道:“长相思,相思僓意,外间的士子多半都会描述男女之情,然而此篇却是在描述出征将士ພ的思乡之念,当真是好,妙㥜到毫巅啊。”

      王老头捋须벁赞道:“没想到湖州府竟䂕然还有这等诗才,老夫且看看是谁……朱福?朱福是谁?”

      裴泓摇了摇头,显然对这个名字也陌生的很。Ჯ

      럤 “看来不是湖ㄚ州士子。”王老头笑了笑,是不是湖州士子躷无所谓,他팊是浙江提学佥事,管浙江学政,只要朱福是浙江的就行。

      这一刻王老头彻底动了爱才之풪念。

      如果说朱厚炜的词是山䋁珍海味,那后面的简直和猪食没什么区别……

      王老头也是兴趣索然,又딬随意点了几人,凑了十名士子后就摆了摆手让裴泓离去。

      奌外面的士子都快等的不耐烦了,不过谁也不敢将怨ꪋ言说出口,现둊在一见裴泓出来,精神顿时一震,那感觉就好像是府试的时候放榜一样。

      “诸쬣位才俊稍安勿躁,王大人已经ꃤ将诸位的词᪶作一一观阅,最后从中选铵出十首……”

      才十首?两百多士子顿时有휏大半萎靡了下去,如果㦝能选四五十首,没准还有机会,要是仅仅只有十首,ᤉ那些自认写的不好只是̚抱着侥幸的士子顿时没了奢望。

      “十位士子分别是苏州朱福……”裴泓念完道:“有请刚才点到名字的才俊来前排安坐㑴。”

      原本坐在最前排却没能被选中的士子纷纷苦笑离开,这时候还待最前面,就魀是典型的自找没⷏趣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