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败战神5200

      早茶店,洗手间。

      “哗啦!”……

      刘赛君将一捧清水甩嘴唇上,开始揉搓起掻来。

      站在门口的李真默默地抽了几张洁净纸巾,递了过去,细声说道,

      槐“刘赛君,你都已经重复洗了那么셖多次,也差不多了。”

      刘赛君直起身来,微微少发胖的左手接过纸巾。

      他用纸⒵巾用力地擦拭着嘴唇,眼睛有些微红㩖,声音有些难受地说道,

      “这可是我的初吻啊。”

      “额……”

      李真已经第三次听到这一句话了,这一次他终于想好了措辞,便说道ᕛ,

      “这种事情怎么能算勉接吻呢?初吻是那么神圣崇高,自己最起码要有接吻的意思才算吧。”

      “你就别安慰我了。”

      = 刘赛君声音依然难受,默默地又弯下了腰,继续漱起口来。

      李真嘴角浮现出不可察的笑意,两世为人的他哪里听不出刘赛君话里的一丝,这是要让他再多安慰安慰人家啊。

      行 他又默默抽了几张洁净纸巾跲,一边递过去,一边说道,

      “如果你真说这是初吻的话,那你小时候和其他小朋友玩耍的时候,也有过亲亲,初吻不早就没了么銑?”

      䆵刘赛君听到李真的话,停下了漱口,但是腰没有支起来,头依然低着,只是默默说道,

      “我没有这样的经历。”

      “!!”

      李真这就有些尴尬了,忙将话一转,

      “小时ࢫ候,朋友没有,父母也算啊。”

      “也没有。”

      刘赛君依然只是默默回答,回答完又继续漱了漱口。

      ⿻ “养的小猫小狗也算。”

      无奈,李真只能将就扯一下緖了。

      “呵呵!”

      刘赛君冷嘲一声,直起腰来,结果纸巾,擦了擦嘴唇。

      ꭬“你给那老人做人工呼Ɨ吸,不就和䳇养的小猫小狗亲亲嘴差不多么。”

      李真依然耐心开解道。

      “别说了,这能一样么?那老头可是有口臭。”

      说着,刘赛君气呼呼地用纸巾狠狠擦了一把嘴唇,然后将纸巾丢进垃圾殚桶,再接着弯腰漱起口来。

      “嘿嘿!”

      李真低笑两声,说道,

      “룙原来你已经不把这当回事了。”

      刘赛君没有理会李真,᤟默默地漱起不知道漱过多少遍的口。

      “不用漱了,已经非常干净了。”

      李真认真宽解道,但刘赛셕君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只能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差不多就行了,下次网费我请你。”

      “呵!你以为我是这么点东西就能安抚的么?咔”

      刘赛君直起身来,轻轻扬起下巴,又起步走到李真旁边籀,继续说道,

      “最起码得来个套餐。”

      “咳!”

      听到刘赛君得话,李真立马感觉被自己崮口水呛到了⸥一样。

      一般网吧套餐,一﻽般是指几人包间,配上茶点水果零큋食。

      而刘赛君浶这里的ꖠ网吧套餐,指的是流传于诸多屌丝间的一种高级上网方式,点个陪玩,点个情侣包间,配上茶点水果零食。

      李真好不容易缓了过来,才面带苦狖涩,说道,

      芪 “我可没有那么多钱,怎么可能给你来个套餐。헊”

      “谁不知道我们李剑客蝉联了几个月江北网吧联赛ᡷ霸王。”

      刘赛君伸出右手搂住李真肩膀,低声在李真耳朵旁边说道,

      “你那台机子,每个月收的网费稍微匀出一点,就够给我来好几次套餐了。”

      “???你说什么?”

      李真满脸问号地看着刘赛君。

      ჩ 他觉得这部分可能是记忆残缺的一部分,原主记忆里只是涉及了林源江北网吧联赛,没有关于这一点的ꕑ内容。

      “嘿!李剑客,你总是这么扣扣嗖嗖的。”

      刘赛君冲李真白了一眼,继续说道,

      “你这样来骗,来偷袭,我这个老剑客!这样好吗?这䨈样不好!”

      “好吧。”

      李真没有关于这事的详细记忆,他怕自己露馅,决定不和刘赛君在这个话题多做纠뮓缠。

      他将话一转,说道,

      “你不说这个,我都差点㌩忘记了,下午你和陈高有空么?”

      “怎么了?”

      “八月份霸王争夺赛不是正好也在下午报名开始么,下午一起过去?”

      李真想起了这一件好像很重要的事情。

      赢得这个联赛,成为霸王,便可以在江北网吧拥有一台机子一个月的所有权,上霸王网。

      “嘿嘿!”

      刘赛君似是有些开心,说道,

      “当然有,下午ᤊ就打算给我来个套餐么?”

      一听这话,李真脸都臭了,他卡里可没这么多钱了,当即用微微嘲讽道,

      “你不是刚失恋么袗?怎么就能直接来这个了?”

      “唉!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

      ム刘赛君松开了搂着李真的右手,脸颊微微一偏朝上抬起,四十五度角仰望,神色有些悲伤地说道,

      “郎有情义妾无心。我这一片痴心终究这样错付了。总是需要找找人安Ꙫ慰一下我受伤的心。”

      这般文邹伤感地话,让李真脸颊忍不住抽动了一番。

      他没有否定刘赛君,只是轻咳一声,说道,

      “我暂时还没有这么峆多钱,等下个月吧。ᘇ”

      刘赛君不由眉头一皱,转过头来,说餭道, 破

      “你打算就这样看我一直这样伤心下去,不得딜安Ỻ慰?”

      李真感觉刘赛君有些辣人眼睛,媑摆了摆手,说道,

      “好了,别扯了,我还不清楚你么ഹ。说下个月请你,下个月就一定请你。”

      새“好吧,看来你这个月还真没剩下多少钱。真搞不腈懂,你老家有收租,霸王机子有收网费,怎么每个月月末都没啥钱呢。”

      걫 刘赛君脸上神色有些疑惑,随即又摇了摇图,说道,

      “走吧,我们回去吧。其他人都等了这么久了。”

      说完,刘赛君便抬腿向外走去。

      李真撇了撇嘴,然后跟了上去。

      ……

      片璿刻后,李真和刘赛君便回到了之前那张白布桌子。

      早茶店已经恢复了之前模样,那位老人已经不菱在,应该已经被送上了救护车。

       而李真几人所在的白布桌子上也开始上了各种精致茶点美食。

      靼 晶莹的虾饺,粉嫩的红米肠,白绵的豆沙包,焦润的排骨,……

      李真看得不由食指大动,这些美食在前世之时,他还真么见过,仅仅在原主记忆中有过体会。

      但是这种体会很是干燥,只有简单的好吃印象。

      就ꃥ好ᖓ像让你回忆烤鸡的味道췀,你脑海中肯定只是显示好吃两个字,具体是什么味道,估计也形容不出来,也回忆不出来,甚至直接彻底忘了。

      李真就是这个状态,对这些美食具体是啥味道,他可以说是毫无体歊会。

      他目光巡视其他四人,不由笑了笑,抻了抻手,拿起筷子,说道,

      “开吃?”

      “开吃!”……

      众人也纷纷拿起筷子,跟着开始夹取各种精致茶点。

      “吧唧!”

      李真夹了一块虾饺,放入嘴里。

      舌鎣尖感受的柔滑触感,好似抚摸香云纱般细腻,牙齿轻咬,口腔间弥漫的鲜嫩味誰道,好似雾气弥漫般充盈。

      将嚼碎的虾饺咽入腹中,李真感觉自己好ീ像:差点连着自己舌头都一起吞了进去。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美食么?”

      他不由暗暗吃惊。

      从憟他魂ြ宿原主身体以来,他是第一次正式在这个世界接触美食。

      当然,之前拜托林思灵喂的蛋粥和今天早上赴约前赶时间随手买的早餐面包不算。

      脳李真又夹了一块焦润的排骨,放入嘴里。

      ซ 很美味,淡淡的肉质清甜和浓郁的佐料香味混杂在一起,在李真口腔中共同弹唱,掀起津液波浪。

      ④ “如此了得。”

      ́李真再次在心中赞叹。

      他前世修道,虽然清心寡欲,却也接触过不少天然美食,鸲却很少像吃到的这两样东西般美味,充满人气。

      或许,也正是因为前世修道,他对于饮食这方面不太过于注重,很少去探究,所以没有去各地尝遍美食,到现在才发觉原来有些食物这般美味。

      㻣“这也是道啊。”

      李真夹了一块烧卖,刚尝完,便有所明悟般,在心中叹道。

      他觉得有些可惜,要是早点发现这饮食也是一条大道,那他前世修行一定会多很多乐趣。

      “就算是为了这一份美食,也不能任由那道君肆意妄为。”

      䚼李真新夹了一块凤爪,斛不由暗自在心中梽说道。

      ……

      这一餐,众人吃了四十多分钟。

      其他人脸上表렲情看起来还算愉悦,李真也感觉很是心满意足。

      众人各自拿出手机,扫了扫桌上二维码,便将这顿早点费用按人数平分付款了。

      毕竟两个女生和这几个鞃男生不是说很熟。

      虽然说前面给老人急救,帮男生博了一波好感,却也不至于让女生觉得到了能让这男生请客的地步。

      而且几人都还是学生,吃用都还是靠自己父母,也不好意思让别人请客,或者硬是充大方。

      “表妹,你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大家就此散场?”

      因为真赛高三剑客下午要去江北网吧,李真便率先和两个女生提出散场。

      宁婉莹眉头不由一皱。

      幍李真㔪先前的表现让她有些意外,和她曾经的印象很不一样。

      她想多了解一下朩这个表哥如今状况,毕竟一直都是她哥哥照顾这个表哥,⣡她想帮她哥哥分担一下。

      只是她没想到,李䂅真这么快提셒出了散场。

      她不由目光看向刘惜玥,ㅨ做了一个几乎不可察的暗示。

      刘惜玥身为宁婉莹的好闺蜜,立马就发现了暗示,也明白宁婉莹的想法,正好她也想验证心中某种想法。

      她微微整理心绪,露出吃惊的表情,

      “李真表哥,你有噁什么事情么?怎么这么快就想着和我们散场?”

      李真两世为人,活了接近三百年,观察力极好,当然也发现了宁婉莹的暗示,也知道怎么回事。

      他心中呵呵,怎么可能告诉你是什么事情,告诉了,岂不是有增加很多麻烦。

      他点了点头,说道,

      “是有一些急事。”

      挵 “什么事啊?”

      掿 刘惜玥摆出好奇模样,询问道。

      李真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刘惜玥嘴角轻撇,便转头看向刘赛君,问道,

      “赛君,你知道李真是有什么事吗?”

      因为急救老人这件事,两个女生对两个男生的印象好了很多,之后相处的时候都比较亲切。

      “웝这个……”

      刘赛君有些吞吞吐吐,没有回倸答。

      刘惜玥见刘赛君似是不想回答,便眨眨眼睛,低声温柔说道

      “赛君,你告诉我的话,下次你可以继续约我哦。”

      听到刘惜玥温柔低语,刘赛君感觉人都要酥了,当即福掩饰着心中若狂欣喜,淡定诚恳地说道,

      “即使你不这样说,我也是会告诉你的。毕竟,为你是我的荣幸。”

      他又清了清嗓子,说道,

      “李真下……”

      刘赛君还未说出口,便立刻被李真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쒗 “赛君,下午老板付的钱足够的话,立马就给你来个套餐。”

      “啊?套짙餐?什么套餐?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刘赛君装模作样,似是大吃一惊。

      看着刘赛君的表情,李真心情都有些不好了,这人怎么能够这么轻易否定自己呢。

      “哎呀,李真,我不是想的那样的人”

      刘赛君语气有些正气凌然,微微转头看向一旁长发披肩相貌可爱的刘惜玥,继续躺说道,

      “李真下午要和我,还有陈高,一起去江北网吧。”

       李真有些想要捶胸顿足。

      前世他习惯了独处修道,做事很多时候都依靠自己一人,下午三人去江北网吧都让他觉得有些麻烦,更何况可能再添两人。

      “反正,我们两人也没有什么事情,不如跟着赛君他们一起去?”

      刘惜玥转头看向宁婉莹,询问道。

      宁婉莹点了点头。

      “⮆这刘赛君到底给这有料小巧萝莉给灌了多少迷魂汤。”

      见此,李⤻真不由在心中暗叹。

      最终,五人离开了早茶店,一同前往江北网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