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0综合网

      萨特说完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又补充了一句,“你确定他的房间内有邪典气息?”

      爱丽丝点了点头,“我确定,艾德是资深Ǔ的邪쀭典猎人,我相信惃他的判断。”

      她在෨说这句话时᧰稍稍有些底气不足,下意︤识地看了亚伦一眼。

      要ꂑ是艾德没有误判亚伦的邪典仪式,说不定她会更加有自信。

      “邪典教徒什么潐时候能够魅惑占卜师了……”萨特嘟囔着说宽道,也看了亚伦一眼,眼中䨙闪过一丝担忧。

      金币系超凡者借助㦸超凡气息锻炼自己的灵魂,相对而言,他们对于邪典气息的抗性是最强的,也是最不容易受到魅绫惑、操纵之类的职业褏。

      而现在,提恩作为一鬼名占卜师,主动解除了所有的防身手段,并且死在了自己的房间땾里,而且房间里还有邪典气息……

      这几乎就是意味着,这个不曾露面的邪涣典教徒已经能够操控青铜阶超凡者屘的意志了!ớ

      ే而㯕很不巧的是,提恩大师的死才发生了没几天,旋即莱登城全城戒严,很有可能这个邪典教徒并没有离开这座城市。

      换句话说,亚伦和爱엊丽丝,ﱝ乃至于他本人都有被这Ⱌ个未知的邪典教徒盯上的风险。

      就算萨特是塔二代,是青铜阶的预言家,可照样没有信心能够ꈪ豁㈾免掉这䄁种强度的魅威惑心燛智。

      “这个教团是什么教团?”萨特忍不ᶍ住说道。

      爱丽丝摇了摇头횬,“暂￟时还不知道,你也清楚,邪典教团的种类繁多흐,甚至时不时就会冒出来一个新的教团,很难䳾完全确认。”

      萨特沉吟着点了点头,心如电转,开始考虑接下来的安排,可一想到亚伦的“命运的拨弦者”的身份,他就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暗暗叹了口气。

      命运被完全搅乱,他看櫦不到将来的走向,根本不知道ⵯ该怎么决断。

      ಒ究竟是继续跟着亚伦,期望能从他身上获得进阶的机会,톟还是及时抽身离开?

      邪典教徒虽然擅长蛊惑人心、迷乱心智,可那也只是相对而言的,他们更多的蛊惑肋人心的对象还是普通的平民。

      邪典教徒最常见的手法,就是迷惑平民,用幻想和假象驱使詬着信徒为他们效力。

      甚至萨特可以断定,这个不曾露面的邪典教徒起码是个精通心灵操控的白银阶,亦或是个黄金阶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萨特瞟了一眼若有ꗨ所思的亚伦,随后又与爱丽丝交换了眼神,心中不详讼的预感愈发浓烈。

      亚伦并没有发现萨特和爱丽丝的眉来眼去,他倒是并不知道其中的这么多内容,只是暗暗嘟囔着܍:“这Ͳ算是密室杀人案?”

      原来异世界也有密室杀人啊!

      隐约间,亚伦仿佛把握住了某条线索,只觉得提恩的ꇓ死和他有着莫名的联系,他下意识地开始摩挲着下巴,回忆着穿n越来经历的一切。

      这时候,爱丽丝轻轻咳嗽一ꃷ声,又一次打断了他的思考,“艾德应该已经在等我们了,我们䒐也该出发了,相信城主那边会给我们更多的线索和信息。”  ڎ

      萨特抬头看了一眼已꜎经昏暗了不少的天色,看向亚伦询问道:偪“您准备去见城主么?”说着,他还特意看了一眼爱丽丝,还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亚伦。

      思来想去,他最终还是将这츮件事的决定权交到了亚伦身上。

      雵 輻 如果ꜝ亚伦不愿意与城主见面,他自然会想办法强迫爱丽丝一个人去见城主。

      ㎴这个未知的邪⢫典教徒的威慑力实在是太大,不得不防。

      庿很多灆时候,知道的越‫多,死得就越快。

      当然,如果是亚伦主动要去倕,那么他也不会阻止,只会陪着亚釖伦一起前去。

      ⌄ 在看不见未来的走向时,萨챊特只能选择随波逐流,㖕静观其变樆。

      而爱丽丝同样在意识到萨特言语中表达出来的潜台ℂ词,张了张嘴,可最终还是没能在萨特的注覓视下说出话来。

      깕 她同样知道其中的䭷凶险,而她也知道亚伦在这件事中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她想让他一同前往,不过是想要借助他的身份,顺便能让城主提前知道鸢尾花家族的态度而已。澏

      确实也不是非要亚伦陪着她一起前去。 ﮦ

      不过,如果自己未来的敂丈夫死于邪典教徒之手,那么是不㮖是她就能……

       爱丽丝本能地控制着自己的思绪不继续想下去,作为鸢尾花家族的成员,她理应为了家붚族荣誉牺牲一切,包括自己。

      想到这里,她甚至隐隐有޸着几分羞愧,看向亚伦的眼神也不酡觉柔和➽了几分。

      “我……”볃亚伦明显注意到了两人的不同态度,有些迟疑。

      鍽 经历过启蒙仪式后稍微活跃的直觉在隐约提醒他,前㷍往앱城主府似乎会有着某种意想不到的风险。

      䂩 这젏种感觉₤分外ࡗ微妙,难以言表,却又ꅠ分外真实。

      要是ẇ换成旁人,说不定这时候就该考虑打退堂鼓了。

      可惜,亚伦好奇心被这提恩的死法又激发了起来,反컒倒想要见识下这异횠世界的密室杀人案。

      亦或者,他也需要借着爱丽丝的鸢尾花家族和萨特背后的星之塔来为自己造势了……

      他最终看着萨特点了点头,“去城顷主府看看吧,似乎有着⫢某틗种感觉……”

      亚伦故意说得极其含混,反正萨特当初对自己说得也是极为含混,只说自己是他将来进阶的妫助力……

      至少从目前来看,萨特对他并没有恶意。

      既然如此,那当然是扛着“感觉”的大旗一路走到黑了。

      ᠿ諳只有神棍才能忽悠神棍!

      至于这种“感觉”是什么? 㙗

      亚伦相信萨特会自行脑补的。

      果不其然,萨特听完后只是皱了皱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一副“我知道了”的模样。

      就连是爱丽丝也不禁疑ꮗ惑地看了一眼亚伦,似乎试图想要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

      可她立刻回忆起了方才亚伦那几次走˗神的模样,又想到了亚伦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名黑铁阶的超凡者,不由地隐隐相信了一分。

      “那么,萨特大师,希望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能ȧ相处愉快。”爱丽丝对着萨特微微躬身行礼,又看向了亚伦:“请跟我来,艾德应该已经到了。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