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忍不住了好难受

      玄羽道长嘿然一笑,静默了两下,轻声说道: 厠

      “若不是有我门下弟子恰好破了魔芋䛽子的‘八角魂篮’,উ不知现在他们说这句话,你可肯放튻过他们,都是经爌年的老狐狸了,干脆些﹌吧。”

      说罢,手中“惊䀿神鞭”骤起,在还未碰퐫到“陷空镜”时,雷튦光四溢,登时将镜面炸的粉碎,把那立地成阵的带믒头人也震的后退两步,一口老血喷出,身边的人赶紧ᒉ将其扶住。

      “玄羽,要不是麒灵畏阵潜逃,我等焉能如此下场。”带头人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这次是我们大意了,下次这些小娃娃落我手里面,定让他们好看。”说罢,带头人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口中低念。

      “想跑㓪!”“惊神鞭”雷光又起,只是杹劈了ો个空场,魔皇殿一众人等已经不知道遁去了哪个角落,只留下了一具尸体和“瑶光剑”顶上的黑盒子。 ✅

      “倒是果断,可惜了我这出来一趟,啥也没干。”玄羽叹气道。

      ޵ 小女孩看着此间事了,也没说要走要留,只是定定的朝中一处方ἇ向看去,然后对长者说道:

      퀤“赢叔,去带回来吧。”

      “小姐,这里……”

      “不妨事,左右有您在呢,不是吗!”

      赢叔点头,微微一笑羚,正准备动起身,却是玄羽长老大喝一声“不好”,只见一道光波已是欺至身前。赢叔急忙之间,掏出两张“金箔”,就不再动弹,再看整个山洞内已是被一团柔和的光雾笼罩其间,众人皆定住不动。

      隇过了䱍一会儿,蝡林午一个激灵,大吸一口气,仿ꛐ佛如从噩梦中醒来一奡样。他左右望घ去,除了小姑娘在四下查看外,其余人送皆入定一般,他急忙冲身边的灵筠喊了两声“师妹”,却没有半分回应,然后㍪动手就要推人。

      “别动,小䚳心害了你的小情人。”小姑娘清丽的声音传来,林午赶忙缩回了手。

      “这是怎么回事,我读书少,没见过这ꦥ种阵仗啊。”林午这回是真有些着急雳了。

      孝 “魔皇殿诸人确实是够心狠手辣,一边遁㣻逃不假,一边引箎爆了用来削弱那柄宝剑的黑盒子,让宝剑㹉受到一时重创,和那颗珠覽子的平衡之势,也是被打破,现在这样的情形,当时那颗珠子的威力所致。”小姑娘分析道。

      “那,那这些人……这是怎么了?”Ꞷ

      玄羽长老第一个作出反应,“惊神鞭”モ护在头顶,一片祥光罩着,人则是在那闭目养神一般。那长者虽然慢了一鍲分,但“金箔”却也护在了胸前,也是闭目入定。剩余诸人Ð,则鋾多半是睁着眼,但双眼如灰,毫无精神,脸上也是一片惊讶之情。

      “让我看一下。” 㻗

      说着,小女孩走到膻灵筠的面画前,用食指轻触其眉间,低眉寻思了一会,又走到陈笕面前,像刚才一样思量了一ꎹ会,才说道:

      “他们被困在了自己的梦魇当中,除非能控制住那颗珠子,否则就算他们定力十足,也只能是从一个梦境之中,走到另一个梦境之中。”

      “那我把他们带离鿊这里,是不是就没事了?漣”

      ᆙ“喏,洞伆口就摆在那里,你能出去爃算你有本事。”小ᗻ女孩朝洞口那边努了努嘴,调侃起了林午“而且,我刚才说了,不让你碰他们,现在一旦有外力加深,就算离开了这里,也是碎在了自己的梦里,变成痴傻之人。ꀷ”

      林午还是走到洞口前,尝试走出去,可是那团光雾看似绵柔,实则坚厚,用竹杖砸去谊,只如叶子落到水面一般鸽,只是荡起了一抹波纹。

      “那个……你咋没事呢?”

      林午这才想起,场中还有两个能活动的人。小멘姑娘却没答话,只是歪着脑袋,饶有兴趣的向林午脸上观瞧。

       ⤶ “呃……也是,我咋也没事呢?”

      蘒 묣“我知道我为啥没事,我可不知道你为啥没事。”小女孩笑了笑。

      “你뿰好像一点都不担心啊。“ 柚

      睧“你应该是第一鈽次下山吧,也是第一次픧看到杀人吧,怎么样?什么感觉?”小女孩反问道。

      “嗯……”林午沉默了一下。

      “刚才是觉得,人就这么死了?”

      “现在觉得,人就这么死䷁了!”

      햓 “心里反而不急躁了,想想还有些奇怪。”

      “不奇먪怪,Î再来两次,就如吃饭喝水一样了。”炯小姑娘说道。

      弌 “你这是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駌。”

      “不是啊,怎么会置䡝之度外,我很惜命的,我只是见多了而已。”

      㼽﯋뽽小姑娘说完,俩人陷入了一阵陻沉默。

      “有쨈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吜个?”小姑娘调皮的问道。

      䨜 “你这……姐姐啊!都这个样子了,你还有心情逗醾闷子。”林午颇有些无ա奈。

      “好吧,好消息是你这位师叔修为深厚,而且有宝物护身,我估算一嘁个时辰应该能够醒转过来,到时候以他的本事,或许能破了那珠子,也或许可以带你出去。”

      “带我出去?他们呢?”

      “这就是坏消息了。我刚才探查的时候,发现不仅入梦之人的精血正在慢慢被吸食,应该是那颗珠子干的好事,我怕你的师兄师姐,还有你俊俏的쯑小师妹,撑不到你们师叔醒过来。”

      林午瞬间落寞了许多,他相信小女孩说的话,这多言辞,这等行为已经说明她是友非敌疊。只是如今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师兄弟这湌样死的不ộ明不白的,心中是无限的懊恼,无力之感游遍䓪全身,那样子,就如同一坨被㤚骨头支起来的软泥一样蕽。

      “不过ﴈ,我觉得总还有那么一点可能。”小女孩看着失落的林午,又说道。

      “有什么可能,你也说了,得﹐会掉那颗珠子,我连这个光团都打不破,那颗珠子,我定然也打不破。”林午眼中,稍微有了一丝光亮,但闪动了两下,就又暗了下去。

      “我赢叔是阵法高체手,我对阵法没什么兴趣,但是ᢇ也知晓一二,我仔细遐看了看这个山洞,以现在我们这种情形,那颗竹子的威力当不仅仅如此,恐怕一时罩下整个尘山头,都有可能,我怀疑,此间或有阵法,或者其他宝物,依旧克制着那颗珠子,使其不能肆意作乱。”

      헔 “当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