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我弄的舒服

      杨安兄妹二人倒是走的干净利索,只是简单的带了些小物件,其实并不是他兄妹二人不想多拿,只是段轻伶娟财ゐ大瀗气粗,说什么也不让再搬,只说到拓苍山应有尽有,这些破烂之物便留在这里罢了,兄妹二人也只好将想把整个破庙搬去的心思收了下去。

      聾 杨安不喜离别,也不善表露,反倒ᤒ是杨婉儿和城北的屠三娘哭的像是个泪人般,难舍难分;

      䅑 杨婉䆯儿虽并未见过那救了自己的采药老者,但却从杨安的嘴中听到了无数遍,导致她对这个素未谋面的爷爷也是喜爱的很,所以倒是年年来山中祭拜,如今兄㇀妹二人要离开起云,自然也要前来。

      杨婉儿看着石碑,轻轻睡说道:

      “我们来看你了爷爷~”ꇠ

      杨安跪在地面,磕了几个头,说道:

      “爷爷,我与婉儿要离开起云城了,如今婉儿有莫大福缘,若是错过,我多有不甘,想必您也如虆此思虑吧,此行山高路远,不知何时再能回来看望,望泉下有知,保佑婉儿~”

      告别了城北旧人,告别了青山孤坟。

      ꛰ 兄妹终于随着段轻伶来到起云城外,只听后者口中吹出一阵轻响,不多时那天西远处便飞来一只灵兽,收起驭雷双翼低下身形停在了三人面前,段轻伶双脚蹬地,身形一跃䶸便率先踏上了背部。

      杨婉儿一个女儿家,看在眼中倒芐是没有过多表现,可杨安眼中却蟫放出了羡慕的之色,少年心思表露无遗,试问哪个少年不想驾灵兽遨游ᝄ天地?

      ꘆ 段轻伶看在眼中,面容之啖上也不免浮出樴几丝骄傲神色。

      驭风鹧雷虽只是二阶灵兽,可贵在稀少ꭝ,更有传闻说此乃古神兽黄天白凤的后代。

      成年此兽本无驯化之法,奈何段轻伶的师父爱徒心切,在段轻伶小的时候架不住其百般撒娇,才寻遍天下找到了一个驭风雷的窝,盗了一个未孵的◦蛋,饶是如此还מּ是被成年灵兽发现并且重伤与她,凭借着拓苍山的底蕴也修养许久才恢复灵力,这件事也一度成为段轻伶心中的一块心病。

      “还愣着干什么?走吧。”

      段轻伶说道兄妹二人回头望了一眼那满城喧闹的起云,眼中也是ꙸ浮现出几分不舍,二人存于起云,别于起云,起云虽苦,却也是缘起之地,难述离别之意繲;

      半晌后一声轻叹,才收起䥗心中思绪,翻身上骑,随段轻伶一骑扬尘而去。

      三人盘坐在驭风雷的背部,不仅不显辢拥挤,尚还有着几分余地,杨安看着灵兽越看就越是欢喜,心中暗道日后若有机会,自己说什么也要骑来䍋玩玩。

      而盘坐在颈部的段轻伶似乎也感觉ﰳ到了杨安的心思,闭着双眼说道: 샼

      “别看了,就你这满身三两肉,只怕喂了我这驭风雷都嫌不够!”

      杨安嗤之以鼻,也不自讨㓛没趣,收了心思看向四周的风景。 뮾

      驭风雷双翼伸展,一行人竟然行在云烟之间,脚퉛下那山川大河、郁郁葱葱尽数向身后划过,杨婉儿睁着一双大眼睛,兴奋之色一览无遗,从小便在起云生活的她,ꨦ哪曾见过这般山河景色壮阔,此刻自然是兴奋的不滀得了。

      不多时,一行三人也是来僀到了一处山头,兄妹两人也被浮现眼前的雄伟大山震惊⮊到了,这向来只在人们口唝中听说过턷的地界,竟然比想象中的还要气派上几分。

      “看,是师姐回来了~”

      “快看快看!是伶儿师姐。”

      灵摧兽伸展羽翼还在空中盘旋未落,拓苍山上便也是看到了狮鹫背上的段轻伶,传出了一阵喧闹之语,而一众男弟徲子更是紧紧的盯着空中灵兽背上的绝世佳人,目光火热,尽是爱慕之情。

      倾城的绝色与三分英气的矛盾结合,令人的眼光不受控制的追随,甚至一些女弟子眼中也有几分向往的神采。

      “若鍤是今生能得了师姐如此佳人,还求什么大道正果?”

      一个男弟子喃喃而语,周围几人听见此话,也是呆呆的点了㊓点头,可回过头来看到周围一众鰟女弟子的不屑目光之时,众多男弟子虖也ᤌ是脸色微红,讪讪的挠了挠头,可既是如仺此,那看向上ꧫ空倩影的火热目룓光却依然没有减去半分。

      ィ 广场之上的喧闹之声,尽数传到了大殿之中,半晌后缓缓走出了一个少女,恍然看去约摸着只二八而已,绸缎白袍,腰间挎着二尺青锋,青丝如男子般束起,没有一点的金钗银饰,但即使如此,还是让뛿一些男弟子收回了聚集在段轻伶身上⮌的火热目光,转移到了这少女面容之上벪。

      不同于段轻伶身上若有若无的三分英气,这少女可谓是实打实的男儿态,而见过了太多庸脂俗粉的一䟿些男弟纔子,眼光也有ᢧ了几分挑剔,少女的姿态倒ꮉ也意外的合了一这些人的胃口。

      ྮ 而这少女并不是别人,正是那林悦容座下二弟子白悠悠,白悠悠和段轻伶同是林悦榕最喜爱的弟子,数年前和段轻伶一同受了师命,出山寻才,几日前接到了段轻伶的传唤,才回到门中。 ꐫ

      此时看到段轻伶,更是略显几分急迫,抬眼望着还在半空之中的段轻伶,一阵由灵力加持的话语传䑼到了后者耳中:

      “师姐~快下来,师父已经等得急了!”

      妵 段轻伶看向鍑说话之人,俾睨众生的眼神之中浮出笑意,足下灵兽仿佛也懂了那人的心思,双翼ᠰ一收,慢慢的落了下来,扑起了地面一阵烟尘。

      잫 “师姐,我可想死你了~”

      白悠悠跑上前来,紧紧的抱住了还未站稳的段轻伶,举手投足,可真是没有半分的女儿姿态。

      被像八爪鱼的白悠悠这么一抱,段轻伶当下有些娇羞之感,漫看整个托苍山,也就只有她白悠悠这般调皮了,段轻伶佯装怒状,轻声说道:

      “一介女儿身,怎么尽做男子态,日后可如何嫁的出去。”

      虽是听了첆训斥,可白悠悠表现的确实置若孈罔闻,全不在乎,似是已经听得太多,不当回事了,耸耸香肩,吐了꘤吐丁香小舌,才慢慢说道:

      “色欲滔天的臭男人我还不稀罕嫁呢;ⶡ这世间唯有那心若微尘,兼济天下的真英雄方才配得上我~”

      癤 此番可爱之举更是让周围一众男弟子眼睛都看的直了,可口中的话可着ꗟ实是让在座各位脸颊泛红,这小妞儿,说话还真不客气。

      “你啊~”

      段轻伶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自己的这个师妹,她从小可没少操心,可谁知这白悠悠偏偏不喜琴︱棋书画,女红银妆;

      反倒是喜欢舞枪弄棒,琢研兵法,林悦容和段轻伶两人对此也甚是无奈。

      两人寒暄两语过后,白悠悠也是看到了段轻伶身后的兄妹二人,在看到杨婉儿用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看的时候,问道:

      “这想必就是你口中的那个天才了?还真招人喜爱。”

      怏白悠悠眼光又是一转,对着杨ݺ安上下打量了一番,嘴角一撇说道:

      꼻 “这位就是天才的哥哥了吧,没有灵域,身子骨还这般的弱,明显一个普通人嘛。”

      “师妹!”

      杨安嘴角一抽,这白悠悠一身男子装扮,说话倒也直来直去,不仅没쨔有小心耳语,反倒是ㄲ大声的说了出来,杨安心中郁结。

      “这两人都什么毛病,托苍山的人都糖损人有瘾吗?”

      白悠悠也不掩饰,对着段轻伶吐了吐舌头,又是说道:

      “还不许人说了嘛~”

      段轻伶却没有解释,反而是说了一句让前者险些将舌头咬断的话:

      “你禴可见过能将一阶成年游蛇活活打死的普通人吗?”

      此话一出,白悠悠看向끳杨秇安的眼神竟有了几分莫名的意味,不过段轻伶声音并不大,所以杨安并未听见。

      当下也鞒没有过多表现,Н干脆移开目光看向了别处,杨婉儿则是돔躲在了杨安的身后,不留痕迹的躲着周围那火热目光。

      杨婉儿原本便不喜生人,而今到了这人生地不熟的地界更是全都暴露了出来,原本在起云城中的强做成熟之举,킈也被全然打破。⡔

      段轻伶简单介绍了一番,三个女人倒是快速的熟络起来,白悠悠更是对这个不言不语的杨婉儿喜欢的不得了,越过段轻伶,白悠悠凉径直走向了杨安身后,蹲下身来对着杨婉儿说道:

       ᪇“婉儿妹妹,走,我带你〺去见师父~”

      看着满面笑容的白悠悠,杨婉儿好像并不想从杨安的身后走出,一只小手还在紧紧的抓謾着杨安的衣角,良久才在杨安鼓励的眼色中任由着白悠悠牵起了小手。 ἂ

      行至大殿,每走一步兄妹二人便越震惊一分,口中不是发出倒吸凉气的声响,他ᑪ二人何时见过这等场面,这大殿之中随意抱走一块砖,恐怕都是能让平凡百姓一生衣食无忧了。

      一位雍容华贵之人端坐于大殿方台之上渖,雕凤宝椅之中,赫然便是这拓苍掌门,林悦容。

      方台左右两侧还端坐着几位头鬓斑白的老人,也正是这拓苍山上颇病具话语权的一众长老,这些人虽然鬓发半白,可面容却是容光焕发的很,身上散出的生命力就算比之眼下这些年轻人也不遑多让,由此也不难看出这㬦几人实力的强横。

      段轻伶连忙上前,行施一礼。

      “见过师父,各位长老。”

      几位长老摆手示意,林悦容问道:

      䊶“伶儿免礼,人带䃶来了吗?”

      林悦容面容쿲之上的急迫,任谁都能看得清楚,段轻伶见此,急忙点了点头,身形一错Ⱡ,杨安兄妹二人便行至了林悦容的眼前。

      看到来人,林悦容体内灵力不着痕迹的涌出,几位长老也若有所思的细细的荕打量着面前的两人,随后便瞪大了眼睛,͂吹起胡子惊呼出声!

      “果真是极境之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