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性奴诸葛大力H文

      春,渐渐来临。

      ຑ轩浩盘坐在床上,将长枪放在双腿上玈方,妜他正在冥想。 ⧵

      蜅这是李书文教他的冥想方法,∶说是能让他清楚的感受自身。

      武道并非只要曠身体上的功夫,强大身心的过程同样重要,有时候势均力敌的战斗胜者往往是意志更加强烈的一方。

      学会冥想之后,他也确实是感受到了自身。

      但是他发现自己的情况很特别,别人冥想是为了修炼精神뛉,而뱞他感觉到他的身体与精神仿佛被是一种莫名的ꡣ力量隔开却又藕断丝连。

      这鵞种感觉就好䔰像他明明只是一个旁观者,却能操纵这具ꢿ身鮻体的一切并且感受到咔的一切都能感同身受。但肉缙体的死亡并不能真正影响到他的精神,就像一道无形的屏障笼罩着他的灵魂,选팪择性的过滤一些情报。

      想想就让人觉得誇很卑鄙,就像是在这个世界玩着百分百痛觉的全息游戏,其他人死了就厇死了,但他却可以原地复活。 ⮋

      “呼~。”

      长⃖舒了一口气,轩ퟙ浩结束了他的冥想,他感觉冥想是除了睡觉之外,唯一能让他精神感到稍微放松餹的项目。

      “잮咚咚咚。”

      门突然被敲响。

      “咔嚓。”

      硢 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看见轩浩穿是穿着衣服的,就推开门大摇大摆走了শ进来ⱈ,手里还拿着一根棍子。

      “嘿~”夏弥挥了挥手里的棍子:“别偷懒了,出来挨ޫ打~”

      “喵喵喵?”轩浩懵了,“我没偷懒,我刚刚才冥想完呢。”

      “冥想?那不就是偷懒?”夏弥说,“李爷爷今天不在,他走之✂前说过,让我好好的,锻炼你,别偷懒哦~쨃”

      げ 自从那晚酒后,李书文就经常퐺说有事要处理谡,出门,之后就一整天不知所踪,说是明天之前会回来。

      轩浩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偷偷跑去屠龙了,但是应该不至于?都说好了明天会回来的。

      “啪啪啪。”

      院子里响起㇕一阵击打声。

      “嗯,哼,夏弥㳲你轻点!”

      “ี哼~嘿嘿,少啰嗦,别动,我已经很温柔了。”夏弥拿着棍子嘿嘿笑着,露出小虎牙,手里的棍子时不时地往轩浩身上招呼。 ᤥ

      ዜ轩浩现在正摆着一个扭曲的姿势,扎着马步,上半身봛扭转着,手臂高高举起䛘。

      濾  这是在탇练拳,自从李书㻉文开始教他拳法,他就天天都挨打,所以⸃现在他讨厌练拳,本来之前还挺向往的ꞔ,说多了都是泪。

      打人之前要先学会挨打,这是李쑆书文的原话。

      所以,夏弥是在帮忙锻炼他的抗击打能力。

      有一说一,轩浩觉得自己身体素质ꤣ已经很强了,一般人就算拿着棍子,应该也打不疼他。但眼前✲这个丫头哪里是一般人?这摆明了就算公报私仇啊,虽然他濄不知謓道哪里得罪了夏弥。

      “我是不是下手重了点?”夏弥心中想着莍,她今天心情不错,这家伙平쳶时没少调戏她,今天终于找到机会可以报复啦,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太用力了,这人好像不是混血种来着。

      “嗯,不管他,看他满脸享受的样子,应该还能再加把嵄劲,夏弥,刚把得!”夏弥摇了摇头,打起精神来。

      歜 “啪啪啪。”

      “手再举高一点啦,这样才好看~”

      곾 ə “我…这是练勛拳,不是为了好看!”轩浩浑身打颤,脸上的微笑发僵,还不如直接捅他两刀子都要来得痛快一点。

      ……

      “小夏弥,今天就放过我吧,你看师傅也不在,放我ጎ一马如何?”轩泙浩嘴角抽搐着看着夏弥,这丫头不知怎么会是好像越打越上瘾了。

      佁夏弥喍嘟着嘴巴,有些遗憾地翻了翻眼睛:“那今天就到这里吧~”

      话音还没落下,轩浩緂就如释重负地摊到在地,长长地舒퐖了一口气,躺在老树下。

      “哎,真难受啊。”轩浩累得要死,想放松一下,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睡不着,能感觉到浑身都痛롧,可就是特别精神。

      夏弥看着摊在地上的轩浩,跺了一下脚:“你不行啊,这就受不了了?”

      “不狝想动,不想动。”轩浩懒懒地躺在地上,说什么都不想动了。

      春日渐暖,阳光柔和,透过ﵳ老树刚抽出来的嫩芽,散在树下躺着的轩浩身上,暖洋洋的让人稍稍放松。䄪

      轩浩穿着单薄的练功服,露出来的地方能看到一块青一块紫的,能够想象这丫头下手有多狠。

      说来也奇怪,但凡是个伤口,他的身体就会迅速的恢复,但这些淤青,就好像被忽略了,完೏全没有快速恢复的迹象虔。他想他的身体应该只会修复破损的伤口,并且修复过的地方会越来越强。那么…他的目光稍稍向下,他有个大胆的想法。

      想想还是算了,万一出什么事情不太好。

      “嗯?”

      感受到肩膀上的力道,轩浩有些好奇。

      夏弥不̤知什么时ᴳ候坐到了轩浩的身边,无奈軎的撇着嘴巴,轻轻地帮轩浩捏着肩膀,看样子是良心发现了。

      詅 ᄒ “嗯,算你还有那么一点点良心。”

      “哼。再说继续抽你啊~”

      温和的声音在轩浩耳畔响起,吐气如兰,弄得他ܧ耳朵发痒,但这话却ヷ让他打了个寒➤颤。

      李书文的原话,只是让夏跹弥帮他锻炼。ᆰ

      那时候夏弥不知道퇝想些什么,还加上了几句,不许反抗,橛训练的时候要乖乖听她的话,还有不许反چ过来欺负她。李书文想了想,觉得没毛病,就点头同意了。

      这一根首肯却让轩浩的日子苦不堪言,打不敢还手,骂不敢还口,否则等᫈师傅回来了必定超级加倍。

      ┭ 这日子过得,祾没个盼头,只觉得欺人太甚(痛并快乐)。

      ……

      “蹬蹬蹬。”

      狉 一阵脚픳步声传来,士兵弯着腰走进了宫殿,恭敬地朝着老宦官耳畔说了几句。

      직老宦官挥了挥手,让士兵退出去。 欚

      绗转身,㊈朝着帘子里躬身道:“ӆ陛下,李书文騪求见。”

      “嗯?”帘子内的男ᚽ人愣了一下,又轻轻叹息一声:“让菰他进来吧。”

      大门打开,李붌书꾲文被上缴了长枪,踏过大门,走进了宫殿中。

      ᧡ 这是一处偏殿,平日里娘娘摨休闲的地方,李书文进来第一眼就看见了面前水晶般的垂帘㶖。帘子后一个男人坐在那里,身上披着华贵的长袍,用金线镶边,看起来很奢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