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桐光app

      这是一颗新的星球,无尽的丛林,广袤的大海,新鲜的空气无不吸引着来自地球的殖民者。殖民政府封锁了殖܌民地外面所有的消息,似乎外面的新世界是个危飛险的地方。

      “政府到底为什么不让我们离៛开殖民地控制范围?”

      “大概是害怕外界的病菌会对我们造成致命的影响吧。”

      “聟呵呵,所谓政府不过是那个人的独裁组织罢了,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你也信?”

      麭 “就是,我看他是想做这个星球的王。这种恶毒的想法简直不能容忍。”

      ආ 类似这样的言论在殖民地中快速的蔓延。

      “你们想去窉外面的世界看看吗?”

      不知什么时候这句话成为了ꢺ一条标语,如同病毒一样开始在有同样想法的人之中快速传播ꮱ,短短几个月的时溚间里就把有同样想法的一밧群年轻人聚集煽到了一起。

      带自地球的“自由”观念依旧在他们的意识深处作祟,他们不敢皬在公开场合高喊自由、民主,却忍不住প在志同道合的人群中歌唱。

      长久的殖民地配给制度磨灭了这群人最后的耐心,他们艝心中自由的呐喊越发强烈,终于一个逃离殖民地的计划悄然而生。

      计划的组织者为他们编织了一个美丽的圈外梦境﯊,即便雄这个组织者也从未到过殖民圈外。对自由的向往超过理智的一群人被逃离计划编织的美梦所迷惑,一个接一个为了那并不真实的未来而加入了逃离计划。

      人言可畏,一个虚假的幻想便使得那些自称自由民主的人迈上了反抗政府的道路,不断地在集体中黑化政府,黑化其领导人,他们游说官员和士兵,他们쐭偷盗军用武器,他朧们囤积物资,现在距离他们实现逃离计划只剩最后一个障碍了——殖民地的电磁隔离罩,它是隔绝殖民地与外界的一道能控量屏障。

      似乎“自由”就在眼前,终于可以告别那“该死”的毫无人权可言的殖民政府了。外面是广阔到同地球一样的新世界!

      夜晚,笒当太阳沉眠星光似睡时,数十筵辆汽车在买通的士兵帮助下顺利开启了防护罩的门户,浩浩荡荡地离开了殖民地的范围。

      䡳这一晚,他们高声歌唱,他们纵情欢呼璺。

      明亮的车灯仿佛是自由女神的火炬,轰隆的汽车引擎仿佛是自由的号角,欢歌笑语中他们脱掉了那象征着规则和拘束的宇航服!呼吸着来自另一个星球纯净的空气。

      四野的野兽低鸣,夜风吹响树木的叶片,潇潇冷意和寂寥荒漠喝不退这群疯狂的年轻人。

      ໰ “恭喜各位,我们将成为这新世界的主人酾!”

      组织者在车载的通讯器里高声宣布。

      三天三夜的行驶让他们远离了殖民地的控制范围,辽阔的大陆任他们去往何方。 矑

      车停下了,他们找到了一处依山傍水的草地。他们决定在这里建立属于自己꬛的乌托邦。也곩许连续三天的奔袭太过疲惫,第一天他们所有人在搭完帐篷后都沉沉地睡去了,溢竟然连守夜的人都没有留下。

      夜里突然的一声尖叫声惊醒了疲惫的众人,随之而来的是连续的枪声!

      所有人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纷纷拿起身边的武器走出了各自的帐篷,外面緋的场面让人惊恐,有些心理素质差一点的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

      一群长着六只脚两对手的巨大生物正在将数个成员进行分尸!他们用巨大的蛮力撕扯着那些早已死去的尸体!坚硬髉的肉体使得这群人手里的粗制军械成了摆设,子弹根本打不穿他们厚厚的皮肤!

      “快上车!” 挗

      混乱之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声,所有人开始往驻车的地方跑去,几百윿人乌泱便泱地一涌而去,死神面前什么自由、什么辀民主、什么人权都被他们践踏在ꝕ脚下,甚至为了自己活命有人将自己的同行者推向身后的怪物!

      惨叫声、哭泣声、呼救声无情地在荒野中回荡却得不到任何回应,他们离殖民地太远了,离他们心里原楤本的围城太远了,Ꜻ没人会来救他们,没人能来救他们。

      数骞十人丧命在那群怪物的口中,十几辆车被怪物ၚ掀翻,近乎四分之一人来不及上车被同伴抛弃在了这荒野之中。

      淳 清晨的阳光姗姗来迟,数十辆汽车在这荒野之上漫无目的地飞驰。没有人愿意去回想༩昨夜发生的一切,汽车通信器静悄悄哽的,没有歌声也没有欢呼,所有人都一言不发。

      “我䥶们回롱去吧。” ǁ

      一个人颤抖的声音在车队最后的汽车里响起,他劝说着车里的同行者,唯有那殖民地才能保证他们此刻的安全。 젣

      可车里其他人全都沉默不语,是的失去大量物资檈的他们的确算是失去了在外界继续生存的最大依仗,可回去面临的却也是来喺自殖民政府法庭的严厉制裁,虽不至死,但多年的牢狱之灾如何是˂这些标榜自由的人可以接受뺃的? 宿

      “我们冷静一下。昨晚的野兽不可能到处都是,回去也许可以活下去,可面对的是暗无天日的监禁岁月,你们真的希望下半ధ辈子在监狱里度过吗?出来的那一刻我们就应该明白我们回不去了!”

      通讯器响粲起,组织者这如同魔鬼般的돈话语把惊魂未累定的众人拉回到了他Ⲅ的身边。是啊,总不能到处都是这种怪物吧。

      “不,他说ꐚ的不对,那些怪物完全和地球的不一样!”

      车队最后的汽车里那个瓯颤抖的声쐿音再次出声了,仿佛喃喃自语一般。

      “我看见最先吃人的怪物发生了变化!”

      那个人似乎真的看到了什么,那些六足四臂的怪物在吃掉了人类后,身体开始发生难以想象的变化,怪兽퍟的头颅开始变得像人一样!原本以为是幻觉,在看到后续的几个怪兽都陆续地出现“人化”的现象后,这个人终于相信这不是自己的幻觉!

      但他说的这些就连车里的同行者都不相信,更不用说去说服整个车队了。

      一天后,他们把车停在了一ᭁ片荒芜的戈壁滩上,四野望去都是寸草不生的戈壁,这里总不会藏着昨晚的那种怪兽了吧。

      仅剩的帐篷被他们全部搭起来,但却住不下所有的人,一半的人只能㰭在车里休息,夜晚再次来袭,轮流的值班保证了他们一夜的安全。第二天的人们也终于从第一晚的惊恐中慢慢恢复了。

      他们开始收集资源,建造临时的住所,可食物和水源却成了他们又一个难题,为了安全他们避开生物密集的丛林和河滩,同样也远离了水源和食物。

      生禓存的欲望开始驱使他们回到丛林去狩猎,回到河滩去取水。

      䈆可괕厄运仿佛一直笼罩在这群“自由”之士的头顶,出去的打猎和取水팸的车辆接连失踪,没有人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似乎这个ላ星球旅对人类一点都不友善,明明只是一颗才刚刚发展到与地球↌三叠纪类似时代的星球!而身处三级文明的人鞲类却频频在这里ӗ发生意外!

      终于第八天的时候,有人受不了了,有第一个人要离开,就有第二个,如同他앭们离开殖民地时一般,此刻那可笑的自由与性命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了!

      在付出了半数的车辆和三分之一成员性命的代价后,这群年轻人再一次踏上了旅程,只不过这次是回到那个从前被他们唾弃的地方髍。

      鋧 三天的旅程如同煎熬,车里㪷的人轮流开车,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停留먽,夜里四起的野兽叫声让他们根本无法入眠,似乎他们的身后一直跟着那群骇人的野兽。

      럭 依旧行驶在车队最后方的男人屼此刻车里原本的同行者都已经在之前的事件里失踪了,只剩下他和另一个女人两人轮流开着车。 ো

      第三天白天,他们的车出了故障,任他们如何向前面的车队求救却得不到丝毫的回应,也许他们这辆车的通讯器也已经坏了。

      一男一女就这样被车队抛弃在了荒野之上。

      就这样坐在车里只能是死路一条,两人只能背起可以用的生存物资尽可能快地离开这里。两个可怜人如同被社会遗弃的孤儿一般,在这冷漠的未知世界里穿行。

      䖻他们为了心中自由跟随那些自由卫士离开殖民地,可如今却讽刺地被自由卫士们给抛弃了。在走了整整一个白天后,他们迎来了此生最恐怖的场景。

      那群怪兽真的跟着他们追了上来!十几头怪兽ᑈ将他们团团围住,不同的是他们围而不杀。

      直到一个长着类似人首的怪物缓缓从这群怪兽的身后露出了它那奇怪的长相。

      无疑这与男人那天晚上所见的情况完全吻合了,这群怪兽中似乎有着一些超级变异者,在吃掉了人类后竟然快速融合了人类的基因发生了䩺惊人的变异!

      这个长着人首的怪兽一声嘶吼控制住了躁动的兽群,似乎⥚那类似人首的脑袋已经拥有了一定的智慧一般!它来回观察着眼前的两个异物。

      女人此刻已经跪倒在地哭泣不止,她祈蘗求男人拔出手中的手枪了䌔结了自己,她不想活生生地被这群怪兽给蚕食了。

      男人此刻的手的确已经握在了뢨腰间的手枪上,同女子一样的㲗想法萦绕在他的脑袋里。可当那个人首的怪物来回观察他们以后他有了另一个想法。

      他从将自己背包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然后颤颤巍巍地拿起人类的食物伸向那个人首的怪物,怪物ὅ原本还有些忌惮地往后退去,但在闻到了食物的Ს味道后,他还是慢慢地用手接过了男人递过来的食物放在了嘴里。

      那是一块煮熟了的牛排,味道极好。

      那人首怪兽似乎也觉得这东㊇西十分盒自己的瀱胃口,吃完竟然还向男人索要!

      麷 男人赌对了,这个人首的怪兽在融合了人类的基因琡变异成如今的样子后,竟然有了同人类一样的味觉,这意味着人类觉得好吃的东西,它也觉得好吃。

      美味的食物对这群茹毛饮血的野兽来郤说无疑是最大的交易筹码,在这个已㘪经拥有些许智慧的人首怪兽面前,男人也就有了谈判的可能!

      男人将女人背包里的食物同样递给了人首怪兽,并且不停地用手语告诉它,只要放他们走,他们以后可以为它源源不断地提供这种美味的食物。

      人ೳ首怪兽在吃完所有的东西后,似乎也的确想要更多,在看了男人粗劣的比划뾗后似乎也明白了男人的意思,随后一声怒吼喝退了那些原本蠢蠢欲动的兽群。

      男人竟然成功了,一旁的女人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野兽竟然比那些自由卫士更通人性!可笑餢自己竟然相信那群自私自利的家伙编造的谎言!

      男人和女人离开了,距离殖民地还有一天的路程,身后的兽群信守了自己的承诺,没有追杀他们。可失去了食物的两人,在经历了这几天连续的打击和不⧦眠不休的赶路后,体力已经所剩无几了。

      最终他们倒在了距离殖民地仅仅只有几슆公里的地方,希望没能支撑到他们回到那个原本的“牢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