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abo生殖腔打开扩张

      ꘋ 伴随着“哔”的一声,同样有着眼镜标志的金属大门向两侧滑开。

      一楼并没有人,是一个宽阔的大厅。既像是陈列室,又像是储存夔室。用玻璃䷯分割开来的空间里넉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物件。霱种类繁多,稀俆奇古怪。

      有王小虎认得出来的,比如用水晶雕刻的冰淇淋,第一代超音速战斗机模숔型,亜恐怖的印第安人雕像,战国时日本忍者的隐形草桩,老式字体头,恐怖泥人,古香古色的安培表,双镜头反光照相机。峆也有许许多多뚗王小虎认不出的玩意儿。

      这令他有些意外,原本以为这是一个非常科学严谨的地䷢方㭒,但走进来之后却发现这里,散发着一股怪奇博物馆的气息鍀。

      沿着环形的楼梯走上二楼,这里就是研究中心的所在了。

      四壁被冰冷的铁柜子所覆盖,里面密密麻麻地摆着专业书籍和文件。两张桌子,其中一张上摆着三台电脑。与房间风格不౹符的是附近那盆赏叶植物,样子非常古怪,如果放ꔖ大ጲ一点,王小虎会觉得那是一种食人花。

      来之䍡前,王小虎以为像古摩这些怪人,一定长得跟爱因斯坦差不多,不修边幅,头发散乱,衣服简单邋遢。

      令他意外的是,䟸古摩却是个标准的阳光帅哥,头矕发略长,穿着一件印有“antisci鈶ence”字样和奇怪图案蓌的T恤,而且把自己打理得干干净净。而且据韩碧青说,古墨似乎已经42岁了,但保养的很好。

      “古教授您好,我在电话里已经跟您提到过了吧。关于那个案䇱子……”

      ᜴“基本上,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是不存襶在的。”古摩懒洋萖洋的说,“现在很多影视作品都把催眠妖魔化了,导致大家对于这种很普通的事物总是抱有某种不切实际的期待心理。每次看到有这样的文章或者䰇视频,我都会气得想狠狠跟作者理论一番。”

       ㋺ “这么说,您是心理学絉的专家?”王小虎好奇的问。

      他指指身后的板子,上面写着“反伪心理学联盟会长”,也不知道这賀个称号是别人封给妲他的,还是他自封的。

      也许联盟只有他一个人也说不定……

      王小虎心中已经有了认识,看来这个古摩教授,是以打击伪心理学为⒠乐的专 家❝。

      “那么实际的催眠是什么样ꄐ的呢?”王小虎趁机问道。

      古摩也不答话,他拿起手中的怀表,在王小虎面前摇晃了一下又收回手中:

      “为了说明接下来我要说的原理,我们做一个实验吧。不过,为了收到理想效᳽果,你必须严格遵照我的说明和要求鄜。”古摩的脸冷冰冰的,这种늖气质倒是和韩碧青有得一拼。

      캩“行,您下指令吧。”王小虎已经接受自己即将成为“小白鼠”的现实了,为了破案,就算是被戏弄一下又何妨呢。

      “你好好看着这个,接下来,你的视线不要离开我的怀表。”古摩在王小虎面前有节奏的摇晃着怀表,像极了电影作品듣中的催眠师。

      王小虎说到做到,收㬏敛起所有斀的疑惑,专心禚的望着怀表,他感到自己似乎逐渐进入到某种抽蟐离的状态。他清楚的知道周围发生的事情,但又没那么真切,比起平时似乎少了一点什么,这种感觉很难用言语表达。⹱

      一分钟后。

      “回答我的问题,一只老鼠吃了仙丹,会飞了䇪,老鼠在休息的时候来了一条蛇,蛇也会飞了,蛇休息的时候来奇了一只猫头鹰,猫头鹰也窀会飞了,为什么?”

      “因为猫头鹰吃了……”王ྟ小虎目光注视着怀表,话还没出口。

      后面传来一个声音:“猫头ጛ鹰本来就会飞。”

      说话的人是韩碧青,她的思维ﰩ并没有受到干扰。

      王小虎马上也反应过来,刚才他目光聚焦在摇晃的怀表上,只是用某种本能在进行思考,很容易就着了对方㣒的ꈫ道。不过这也是必要的ಪ,如果不䣎这样就无法体验쀷到古摩所说的“催眠”的核心。

      古摩缓慢的收回怀表,说: 啴

      “你们也看到了。正如我所表演的⾎这样。催眠,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误导。”

      䶨 “误导?什么意思?”

      噔 “人一旦心觾甘情愿的췺交出大脑的控制权,就会被带离自己原来应有的思考方向。我这么说比喻你会更清楚一点。人的大脑内有一个开Ǔ关,这个开关是决妑定人的意识是否开启的,就像是一盏感应灯泡一样㝟。而催眠,就是发出令那盏灯泡熄灭的信号。当催眠师想要催眠一个人的时候,首先是要挤压对方的思考空间,比如说要对方放松、注意力放在某个画面、某个物体上等等,然后通过误导的方式让对方的潜意识进入睡眠状态。”

      敛“那如果,有人通过网络发送某些图片、音频、视频,令受害人大脑中的灯泡关闭呢?比方说什么错觉图、魔幻音乐、诗신词做等等。”王小퀑虎突发奇想。

      먤 王小虎想起在魔图里苗,看过一期用音乐迷惑对方的故事,但那个并非说的是催眠,而是“暗示”,而且并不是通过网络,但是他也考虑到了这ॺ种可能性。

      “暂且不论是否存在这样的诱发媒介,我们先看看催眠,催眠的有个必要条件,就是被催眠者愿意被催眠,或者他潜褲意识里有这种需要。而你跟我说过的那两名死者䅩,显然是没有这种需求的。”古᭫摩不容置疑的说。

      “好吧,如果催眠可以排除的话,那古教授您对这桩案件有什么看法吗?”王小虎又问。 芍

      “我相信科学。既然没有发现外力的作用,那就是㐞自杀。”古摩淡淡的釱说。

      “那么……假如有凶手呢?比如这个凶ꛂ手,对死者施加了某种影响……賆”王小虎不依不饶,就是要古摩做出判断。

      “你这种想象没有依据。”惙古摩还是不说。

      “科学家不也先有假设⡒再做实验去想办法去证实或证伪的吗?您难道没有尝试过先进行‘没有依据的想象’,然后再去寻找依据的吗?”王小虎理直气唞壮的反将古摩一军。

      古摩大概没见过这么能缠的警察,他有点不耐烦了:

      “如果真有你说的那种东西,一定有一个前提。”

      “您请说。”

      ⵷ 赇 “既然他可以做得如此完美,那他一定是经过长时间的谋划。也就是说,他和两个死者都有比较深的恩怨。”

      “古教授,您说的非常有道理。”王小虎彬彬有礼的表示赞同。

      “我只是随口一说。”古摩看到终于可以打发王小虎的追问了,稍稍松了口气。

      娭 这时候,王小虎的目光䢽一瞥,突然发现不远瀤处的实验桌上,有一张四四方方的图纸摊开着,图纸上面好像是一只外貌古怪的生物。

      “咦,古摩教授,你喜欢制作生物模型吗?”王小虎有点禄好奇。古摩这位个性十足的研究者在他眼里越来越古怪了。

      但是他刚走近一떹步,古ᆜ摩脸色一沉,用身푈子一☄挡,迅速把那张图挡在了身后。

      王小虎笑嘻嘻,但古摩看起来很是紧张,两个人的表情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不喜欢,只ַ是喜欢研究。”古摩板着脸孔说,“这些都是我的死人研究,我不希望凣被关注,婰也不喜欢被打扰。”

      “那么……”王小虎刚想说什븊么,却被韩碧青打断了。

      “好的,抱歉,古㍚教묧授,感谢您,我们还有其他事情要办,就此告辞了。”

      “嗯,不送。”古摩又埋头于自己的实验当中。

      韩碧青和王小虎刚刚消失,古摩又猛然抬起头,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锐利。

      “这家伙是警察么?真是有点烦人。不过,实现我的目标也许还쒠需要他们的帮忙……”

      他拿出刚刚藏在身后的图纸,仔细注视着핱,然后将之收了起来。

      “罗超到底到哪去了?明明让他去找那个⛞东西,怎么一点回音都没有。难道说他……”古摩喃喃自语,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